标签归档:浙江

处州的山,明州的海

处州的山,明州的海许久没有出去转转,感觉有点憋得慌。回忆自去年年中从杭州回家乡生活以来,就没怎么动弹,除去去年十一人挤人去爬了一遭黄山之外,也就只有端午的宁波舟山行跟清明爬丽水云和梯田这么两次省内游了。

话说这两地虽都在小小的浙江省内,但游乐的内容着实大不相同。

静守东南一隅的浙江并无崇山峻岭,然而山越之地也并不缺少连绵起伏的丘陵。杭州西南(古睦、严之州)、衢州、温州南部皆有诸多山川,不过其中曲径通幽处,还属西南的丽水。

濒海而生的浙江并不稀罕大海,击打着东海之滨礁石的潮水声对于海边的居民而言毫不陌生。温、台尽是近海的城市,但最能代表大海的恐怕要算浙东北的宁波、舟山。

同样有着后世赋予的更为响亮的名字,逐渐忘却着曾经的乡韵:西南方古称处州,东北方古属明州。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同样朴素的生活居所,一边多为黄泥砌造在山腰间,一边多由坚石垒立于海岛上。同样的炊烟在黄昏时分袅袅升起。

同样辛勤的劳作场景,一边是弯腰插秧在梯田里,一边是踏浪撒网在波涛中。同样的汗水在肢体动作更迭时撒下。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一个浙江小城的个金观念之我见

wealth

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我的家乡是浙江省中部一个名叫永康的县级城市。

在过去二十年间,这座城市凭借着民营制造业的迅速发展,与其他众多类似的浙江中小型城市一样,在社会上积聚了大量的民间财富。这部分属于广大的民营企业主、个体户、中高产白领的财富,在近几年来成为人们运作个人金融的原始资本,也推动着整座城市的个人金融理财观念向着一条与我在其他地方所见闻有所差异的道路前行。

随着金融市场的日新月异,“理财”一词对于很多人而言早已不陌生。越来越多人将精力投入到个人财富的管理上,选择不同的方式使之增值。对于“理财”的应用,最传统保守的银行储蓄、认购债券等早已不能满足需求;投资黄金、买卖股票、基金委托等也已早不陌生;有能力者在期货、外汇、私募市场玩得风生水起,高风险博高回报……

一直以来,似乎大多数个人金融理财的目的,都是为了利用好闲暇的流动资金,进而以钱生钱。

与先前建立在大脑中的观念存在很大差异,在家乡,更为激进的利用原始积累叠加信用进行“投资理财”的方式被广泛操作。

举个例子:某人手头有现金30万,名下住房估价50万,按70%的抵押率抵押给银行即可贷得35万。那么他短期内所拥有的流动资金就翻至65万,可操作的余地便大大超过原先仅有的30万。考虑到这种模式本身就是以承担信贷风险来扩充运作资本,一般都会被投入到高预计回报的领域。前些年是房地产,近两年是民间借贷和面向小企业的私募(多为高利贷);稍稳健些的,拿钱去参与矿产勘探等线较长但预计收益会较可观的事情,不过由于来钱慢,期间通常需要从其他渠道拆钱进行周转,技术上会更复杂些。

总之,就是在用信贷的风险加上投资内容本身所蕴含的风险,谋求其他(正规)方式无法获得的高比例回报。最好回钱时间也快。

相信杭甬绍台温辖下许多高民富的城市都有类似的情况。这与浙江人的两个特点不谋而合:一是对利益如本能般的嗅觉和冲动;二是对金融信用熟练的把玩拿捏。

其实这样操作个人理财的模式在国内并不新鲜,几年前便已出现,只不过在数量上和激进冒险的程度上都相对有限。在西方金融危机持续影响外贸企业出口期间,以及在房价疯涨几个月之后,各种期望从高利借贷或捣手房地产中捞一票的人,纷纷加入到拆钱向外投的队伍中。结果是,高回报富了一批人,高风险套了一批人,政府介入对金融市场进行管控。去年的温州就是最好的案例。

虽然在政策管控下得以收敛,但既然这类模式“启蒙”了许多人,不仅存留了下来,同时也被更多的人所接受。

谈到这种理财投资方式的出现,首先离不开原始资本的积累,也就是文头提到的民间资本,由民营企业主、个体户、中高产白领先期拥有,而后逐渐向外扩散;十余年间,以实业、民间借贷为主的业务操作又增强了这部分人对现金拆合周转的能力。其次,包括永康人在内的浙江商人在逐利的道理上拼劲很足,拼劲中又带着几分赌性,这与在其他很多地方——尤其是北方和内陆地区非常不同。另外一个必要条件是此地的金融氛围,此氛围萦绕在模式的始终,也是这种氛围使得这种模式即使是在对投资过热展开金融监管的大幕下依旧可以卷土重来。

关于浙江的金融氛围,可参见这篇文章,文中主要以浙江的企业和银行为主体作了分析。包括银行放贷的风险容忍程度,包括企业的抵押、担保贷款(09年我在一家银行的地柜实习过对公业务,见闻与其描述很是相似),十分详细。实际上,个人金融的情况就与此一个道理,大同小异。

这样的模式,无论是对宏观经济、金融发展,还是对与个人的财务风险承担,皆有很高的风险,这也是政府和观察者们所担心的。文章作者也对这种境况表示了担忧。

浙江从而演变成了全民投资或者全民投机的盛宴狂欢之中去,在经济不发生太大变化或者下行的情况下,这种盛宴有可能维系,但是经济形势一旦发生变化,噩梦就不期而至。

主要提到了实体的空心化,但那是针对宏观经济发展而言的。对于操作个人财富的人而言,真正的危险是哪天生态链条一节在压力下崩溃所带来的满盘皆输。

写到这里,我想到我不懂经济,所以我不会去预测未来。我所知道的仅仅是,如果经济态势稳定前行,那么这种“理财模式”还能带富一批人(不包括投资房地产),然后信用的力量再次被歌颂;如果大环境步入萧条或者某些泡沫破裂,势必搞垮一批人,“投机倒把,咎由自取”。

杭州公车站牌广告随手拍

前段时间发现天猫在各个公交车站的大幅展示广告换了。

前两天又看见支付宝也投了一个系列的广告。

于是今天下班就揣着入门相机去假装随手拍。搞了半天,完整质量的照片(大概是因为啃爹空间商强加的限制)无法正常上传,各种报错,之后先经过手动压缩。

首先是天猫的两个版本:

然后是支付宝系列。支付宝的版本比较多,脚程有限,只拍了四个版:

接下来是腾讯和电信版的Lumia的乱入:

杭州公交B1线4G网络体验

前些日子在网络上看到新闻提到杭州BRT公交1号线将覆盖中移动4G网络的消息,不过据天天乘坐B1的@胡Stig_Five同学反映早已开放,并非新闻所说的是新鲜事。不过因为最近老在电脑前坐着脊椎跟腰都酸得一哔,由于最近离职没网蹭手机里又一堆东西需要升级,公交卡里余钱多得痒痒,索性带上手机去跑上一遭。

杭州BRT1线路图。图片来自Google Map 。

杭州的BRT公交1号线,东起西湖区黄龙公交站,西至江干区下沙高教东区,全称三十余公里。我就是屁颠颠地赶到黄龙上的车。

初上车,人不多,开手机看搜到的WLAN信号列表,CMCC-4G就是了,顺利连上。

 

网页测试,海豚浏览器开自己的博客,速度妥妥儿的。下载测试,Google Play(在天朝恶略的环境内典型的极其依赖wifi),下载Wikipedia、Slice It、Pixlr等app的update,目测速度有100kb/s以上;下载mp3格式音乐,几秒钟搞定。

在高沙下车乘返程班,继续体验。

4G下打开Google Latitude 。图片来自Google Map for Android 。

这次体验总体感觉不错,整个过程网络连接都较顺畅,信号也还算稳定(信号基本维持在满格状态,不过返程途中有过一次短暂掉线)。

现有的4G,即第四代行动通讯技术,描述的是“高速的行动电话网络”和“无限网络”两个不同但有重叠的概念,目前主要包括Intel主导的WiMAX和我朝主导的LTE Advanced。杭州B1公交车内覆盖的4G采用的就是后一种标准。作为屁民感觉很超前。在某些城市建设的理念和实践上,杭州确实走在国内城市的前列。

鉴于BRT属于城市公共交通的范畴,可以大概地分析一下杭州城现有的城市公共交通系统。

简单归纳一下:

  • 磁悬浮列车:老话题所在,属城际交通,非城市公共交通范畴,况且:1.可基本确定为胎死腹中的项目;2.怨声载道,不得民心。
  • 城市轨道交通(包括地铁、轻轨、有轨电车等):目前已逐渐沦为烂大街的事物,除北上广深之外其他大中城市的城轨网都是渣。况杭州地铁尚未开通,无足挂齿。
  • 普通公交系统:普通,但公交站的实时信息预报很实用,在其他城市鲜见。

杭州公交实时信息提示屏

  • 快速公交系统(即BRT):虽然国内不少城市开通BRT线路,但杭州B1线路率先开通4G网络覆盖。且总体而言杭城BRT线路较多,分布合理,车辆、站台的制式也较符合标准。
  • 水上巴士:小G亮点,线路丰富,但受运营季节和固定水道的限制。
  • 公共自行车G亮点,租/还车点多且分布较均匀,已初步形成系统。虽仍有很多可改进之处,瑕不掩瑜,理念先进,口碑良好。

私以为,杭州(包括整个浙江)的经济指标发展既然已进入瓶颈阶段,喊转型转型也喊了不老少,所谓有的放矢,包括公共交通在内的基础建设就是一个很好的侧面着手点。经济结构和居民生活水平实在多了,GDP神马的,有伤风化。

维也纳跟墨西哥城你更喜欢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