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多巴胺

Categories 随心所欲

陪老咪37周产检,预约完B超,说是还有一两个小时专家才上诊。护士同志挥挥手:『不急,十点以后再来咯。』

得嘞,干脆先吃个早饭去。不过吃点什么好呢?

米线?(老婆:『可以。』)

……

早餐要吃米线这档事儿,是大小伙子永辉反复宣扬过的理念——

吃完第一个肉包,永辉咂巴咂巴嘴,顺势抓起第二个:『怎么就感觉少一碗米线呢?』愁眉不展。

又或者是——抓着刚摊好的鸡蛋饼,看着饼皮里裹好的两份里脊,永辉会来突然来一句:『超级想吃米线。』

人民医院出来这天,去的早餐店最早就是被永辉彼时带着来的。小店是夫妻档,藏在东塔路南侧大概是本世纪初建造的居民楼里头,就以老板的名字命名:卢成米线。这老板跟我弟弟的老丈人同名,故而第一次带老咪来的时候她还略有些诧异。

小店经营的食物种类不多:米线、红薯羹、大包子肉馅,小包子萝卜丝馅…大约就这么几样。

若是点了米线,老板约莫两三分钟就能给煮好,盛到不锈钢的碗中,抓一把花生米、葱花、榨菜末之类的辅料进去,然后拿一把大勺从特定的大桶里舀出汤汁浇入。再要几个包子,就是一顿早饭了。

来吃早饭的多半是居民区中周边的邻里,故而跟老板和老板娘都能聊几句家常。

『阿成呐,来两个包子。』进来的男子一副跟老板很熟的样子:『什么事把你给乐的?』

『明儿晚上都来我这吃饭,我做个东。』

『哟!啥好事?』

『没什么,儿子考上研究生了,哈哈哈…』好心情全写在老板(和橱窗另一侧的老板娘)的脸上。

『我就说了阿成家的小鬼从来不叫他们做爹妈的操心…』一边座位上的大妈附和道。

『往上还有博士生吧?』男子客人接过递来的包子,熄灭了手上的烟头:『等你小鬼再考上了博士生,可要请我们去馆子吃呵。』

……

回到米线上来。

米线色泽白净,形态圆溜而绵长,很多地方也称为米粉,或干脆就简称为粉,其实都是类似的东西。小时候不太喜欢吃尤以面条为代表性的多数面类食物,但米线口感更具弹、滑感,接受程度上就高得多。

或许隐隐中也有『南方人』身份更喜稻米口味的影响吧。

回想起来,虽然是南方属性的食物,但一路下来颇受我喜爱的以米线为主角的那些猪脏粉、过桥米线、桂林米粉、沅汤牛肉粉们,大都更多是西南一带云贵川的特色。浙中本地原先更多产的,是一种更细——也就是说横截面直径要短得多——的称为『粉丝』的米类制品。这也有别于红薯淀粉做的长条食物,后者在我们这叫『粉抽』。

米粉和粉丝虽同是稻米加工出来的,毕竟制作工艺与制成形态有所差异,也就造就了不同的口感,丰富了我们口腹之欲的体验,挺好。

最近时常关注的游戏社区『机核』办过一档(简陋的)做饭系列节目,胖胖的老北京人西蒙对地道的面食豪不掩饰地痴狂,管那一季专做面条的主题亲切地唤作『雪白的荷尔蒙』。

这样讲来,给米线一个『雪白的多巴胺』称号应该不为过吧?君不见这小小的米线店里,每一个滋溜溜吸着筷子间米线的人们,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满足的神态吗?

民以食为天,食以晨为先。多巴胺摄入完毕,该回去做B超了。

1 thought on “雪白多巴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