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湾霓虹

楔子

正如她所代表的西方文化与日本城市相交融的特征那样,港口横滨有着美轮美奂的夜晚。(图为横滨游乐场的摩天轮。)

而二十公里以外的镰仓则还流露着幕府时代的古韵,穿行在民居的巷子中,能够听见历史的海潮所带来的涛声。(图为江之岛电铁稻村崎站前的小道。)

都市圈的中心,自然是日复一日人们在其中川流不息的东京都。(涉谷十字路口,号称即使是在东京也能排得上最为繁忙的街口。)

当然,夜晚的东京城市角落也在灯光下闪烁着另一种方式的宁静。(图为夜色下的JR神田站。)

此行最开心的事自然是与久违的日本朋友重逢,聊天叙旧,品尝日料。(在一家名为『木曾路』的日料店享用名古屋风味的美食。真的好吃T^T。)

领略了东京的市井风貌。(图为浅草寺前商业街的灯笼。)

体验了日本风情的服饰。(摄于隅田川边吾妻桥西北侧。)

『朝圣』日本动漫制作或纪念的相关地点。(三鹰市的广告牌,我们所前往的吉卜力工作室三鹰之森美术馆正位于此地。)

探访日本神道文化的体现,感受日式哲学在物理层面带来的美学。(图为明治神宫的鸟居。)

行程中吃点什么对我家这位也是很重要的。(鹤冈八幡宫内举办类似庙会的节庆,各种小吃。还有诸如买菠萝与店主猜拳,赢了一块变两块这样的形式。)

首日

首先到访的地点是东京湾以西,神奈川县厅所在的横滨市。横滨素以港建市,如今是东京都市圈的第二大城市。

元町公园建在横滨市中区的高地之上,周边还有多处绿地公园及不少的近代欧式建筑。

沿山路往北下山,走进横滨的元町商业街区。

再往北走,就来到了横滨的中华街。这个中华街形成于19世纪中期,是日本规模最大的中华街。那几天恰逢日本『黄金周』,此处人潮涌动,络绎不绝。

随后随人流来到海岸的山下公园,邮轮『冰川丸』映入眼帘。『冰川丸』曾是一艘行驶于日本与北美西雅图、温哥华之间的太平洋邮轮,目前作为博物馆停泊在山下公园的海岸。

作为承载都市再开发规划的设想,横滨港未来21区域有着天际线和海天景色交相辉映的景观。

海边的蜘蛛侠,与少女们合影,乐此不疲。

横滨红砖仓库,建于20世纪10年代,作为保税区仓库一直使用到1989年。

横滨港博物馆与其身后游乐场标致性的摩天轮。

JR横滨站附近的户外广告,宣传的是日本职业棒球中央联盟横滨DeNA海湾之星队(Yokohama DeNA BayStars)。

次日

第二天乘坐JR东日本横须贺线来到古都镰仓。这座旅游城市展现出了惊人的揽客能力,一下镰仓站就是密集的人流,而站前的商业街区小町通里,也是挤满了日本国民游客。

鸽子们完全不怕拥挤,笑看滚滚红尘。

与大军一同来到鹤冈八幡宫。这座神社是源赖朝统治下镰仓幕府时期的中心之一,现今贡奉着八幡神、比卖神一类的神道教神祇。

为源式池所环线的旗上弁财天社左近,日式的旗子宛如竹林一般。

八幡宫前的步道。

乘江之岛电铁去往海边。车上人太多了,在稻村崎站下车沿海岸线步行。

任凭风再大,海滨的鹰都能够自由地翱翔。

朝圣的圣地到了——镰仓高校前的电车道口。拍照人满为患呀,而且耳测都是咱大中华区的年轻人为主……

三日

第三天,来到了东京,也迎来了这次出行最为重要的一件事:和六年多以前认识的日本朋友山下真纪子久别重逢,并且入住她与丈夫山下浩一先生的家庭民宿。两位朋友均已能说较流利的汉语普通话,而且为人依旧是热情善良。恰逢他们收养的流浪猫『小黑』生日(实际是收养纪念日),一起为她取了蛋糕,庆生。

家中摆放的日本传统女儿节人偶摆件。

山下宅邸一楼的民宿客房,榻榻米很舒适,从汗牛充栋的书籍及政府派发的感谢状可以看出浩一先生的学识与品性。

晚餐,真纪子提出带我们去附近的一家『深夜食堂』,吃地道的料理。

马肉、鲸鱼肉的刺身,透露着日料独有的精致美感。

我点的主食是天妇罗米饭。这天妇罗的口感配合汤汁醮料,味道『一番』。

吃过晚饭后,想着趁着夜色去看东京塔,于是搭乘都营地下铁的大江户线来到了六本木。

六本木位于东京都南方的港区,是年轻人与外国人较多的都市区域。

登上六本木新城的观景台,东京都南部的夜景一览无余。

四日

第四天一早,在山下家享用过丰盛的早餐后,浩一先生驱车带我们来到明治神宫。明治神宫的大鸟居与其他地方所见的多数鸟居相比,没有上朱漆,因而散发着木头古朴的材质感,上方还镶有象征日本皇室的菊花家纹。

各式日本酒的酒桶。另一侧摆放的是西式葡萄酒木桶。

在建筑的木门上发现一个家纹图案。形似过去丰臣氏及当代内阁总理大臣所用的纹章,但又有所区别。

神社中书写祈愿文字的地方。

日本各地神社内都少不了类似的『手水舍』,用于在参见神明之前清洁手、口,涤荡心灵。

走出神社往东,即是原宿表参道,这里与北面的竹下通共同构成了东京另一处年轻人风格较明显的商业区。

趁着上午最后的时光,抛下在原宿逛街的老婆,自己赶地铁前往另一处『朝圣』地点:《言叶之庭》的取景地新宿御苑。

从这个身处闹市区内的大型公园内,可以清晰的眺望周遭的高楼,比如这个影片中也出现过的NTT大厦。

这个亭子还是蛮眼熟的……

中午匆匆赶到新宿站和老婆会合,乘坐JR中央线前往东京都西部的三鹰市。作为东京市内大型交通枢纽,新宿站号称世界最复杂的车站之一。

吉卜力工作室的三鹰之森美术馆就坐落在三鹰市,此地就连巴士站牌也做出吉卜力的卡通形象。

虽在馆内不允许拍照,但三鹰之森美术馆的参观可谓难忘。看着各式的原画稿、动画设定,仿若回到多年前《天空之城》结束后《君をのせて》音乐响起的那一刻;红猪波鲁克、幽灵公主小桑、神隐少女千寻、魔法师哈尔这些形象都栩栩如生地呈现在眼前。在美术馆的放映厅观看了今年的短片新作《毛毛虫波罗》,和四周的小朋友为邻,就像回到童年……希望高畑勋先生安息,也希望吉卜力继续创作,给世人带来更多的感动。

晚上,带我们吃完极具日本风味的晚餐后,浩一先生又驱车带着我们环绕东京,遍寻夜景。在港区的台场,等比例的高达在当天的狂风中开始了他的灯光秀。

在东京湾内填海造陆的台场正成为东京市内又一处焕发着都市商业光芒的副中心。

晴空塔,又译天空树,634米的高塔矗立在东京都东北部的墨田区,现为世界最高的自立式塔形建筑,也是除迪拜哈利法塔外的第二高建筑。

塔内的内饰墙面以彩绘与电子屏幕的方式展示着多彩绚烂的东京城。此后,日本朋友将我们送至后一日的酒店后作别。衷心感谢他们为我们做的一切!来日方长,回头再见。

五日

新的一天在隅田川的西边再次与晴空塔见面。

远处架设于隅田川之上的红色的桥名曰『吾妻桥』。

说曹操,曹操到。这位穿了和服的就是吾妻了。

即便日本黄金周已经结束,浅草寺作为东京最知名的寺庙依然是人潮不绝。

这座寺庙供奉着密宗的圣观音。虽然是一座佛教庙宇,但明显在日本的文化土壤上与神道,乃至儒教都有所交融,互为影响。

寺前的仲见世商店街,小玩意儿琳琅满目。

其中一家商店出售日本传统的能剧的面具,不过价格不菲。

在寺内求了一签……虽说是『末吉』,好歹是个『吉』,不赖。

老婆回酒店修整了,独自前往上野公园,当天非常幽静。

东京文化会馆,是个现代感十足的音乐厅。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这座建筑是东京都仅有的两处世界遗产之一(另一处是千里之外的小笠原群岛)。国立西洋美术馆的建筑价值在于它是一座由法国建筑师勒·柯布西耶设计的功能主义建筑。遗憾当天是周二闭关日,未能参观。

比邻的是日本国立科学博物馆。

公园广场北偏东侧的则是体量最大的日本国立博物馆。

晚上的项目是陪老婆去银座买东西。

在返程的地铁站看到有趣的广告,大抵是与东京地下铁股份有限公司运营的某条线路有关。

酒店所在的神田一带,雨后朦胧的夜色。

六日

在日本的最后一日,又到了分头行动环节——老婆购物,我打卡。早上来到皇居,由大手门进入东御苑。

由三之丸到二之丸,经过石块垒砌的城墙。

二之丸以绿植庭院为主,图为其中一座茶屋,尤具日本特色。

东御苑本丸的天守台遗迹,依旧可以登高望远。

下午跑去秋叶原一游,不愧御宅天堂,饱览各式ACG手办及各路御宅。

虽没过入二次元一坑,但是依然在此逛一个下午。扭蛋店也是呆了半小时,仅仅扭了两个。街头活蹦乱跳的小姐姐也还好看的……

片刻宁静的小时光

©MONO

如果你想在偶然间腾出的一点点时光中从手机上读点儿什么——安安静静的那种,那么我推荐MONO,有着黝黑图标的MONO。

嘈杂的今天它依旧有办法让你在片刻间回归宁静。气质使然。

从中可阅读的内容及可订阅的主题五花八门。质量上,不敢一言以蔽之,唯让人庆幸的,是不同来源的内容在气质上还蛮整齐统一,也没有突兀的广告乱人眼球。

每天早晚,早茶和下午茶都如约而至。早茶会送来当日的日签——文化名人冷不丁给你一个警醒…还有博人一笑的勃艮第环节,图文搭配,时而让人忍俊不禁。伴随下午茶食用的,则是诗+歌版块,私以为很适合从中撷取一些发朋友圈什么的配图用……

至于推荐的或是自己订阅的内容,不论是喜欢摄影的还是中意美食的,或者是突然爱上迷幻电子乐,都可以在此各取所需。若是单纯喜欢包罗万象式地轻度猎奇,MONO就更适合不过了。

在“音乐门诊部”之类的主题站开段音乐,然后你就可以享受哪怕五分钟的宁静。

初探阳明心学

宋 马远《山径春行图》。图文无关。

近来尝试着看了钱穆所著的《阳明学述要》,只因过去对于王阳明及其心学有过最浅薄的接触,产生了朴素的兴趣。书是去年(2017年)三月份买的,和许多其它书一样,家里放了许久,如今已几近一载。

能察觉出这本《阳明学述要》无疑是本好书,薄薄一本,述说了王阳明的经历,再以朴实的语言解构阳明子的思想理论,应该属于那种助初学不深者庖丁解牛的类型的读物;然而大概是因为我自己此前着力理解过的儒学思想太少,再或者是对一些文言方面的内容无法很好地通透,总之还是觉得有些力不能逮。

对于心学最基本的见解,通过读过钱穆先生的解读,也有了粗浅的认识。包括沿袭自宋代陆九渊心即是理的思想,以及知行合一致良知,主张人心即是天理, 而人只是要此心不为私欲私章所障碍,使得知与行不被隔断,自然能够明觉天理。其反对程朱理学中格物致知追求“至理”的做法,提倡从内心寻求理的存在。

也许心学本身——就像人们说的那样——没有一定的人生阅历也是难以透彻地理解的,其核心在于人由文化修养、生活经历所带来的对于万物的视角变化吧。而王阳明正是一个经历过人生坎坷的学者,因而他对于“理”和“心”自然有了独到的眼界,同时也影响了一个学派的认知。

也正是因为如此,通过《阳明学述要》这样的书来理解、参悟阳明学才显得重要,毕竟现在这个功利时代有太多的机场读物将“知行合一”作出过度的解读。

特兰西瓦尼亚的法理问题

春节七天在家,强迫症犯了,溺在CK2里轰轰烈烈地整理帝国法理,仿佛别的啥也没干。

从爱尔兰到契丹,想必本皇帝的威名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吧……估且先欺骗一下自己。

区别于P社四萌中其他几款游戏,CK2最好玩的一点在于“法理”(源于拉丁语:de jure)的设置(当然更多喜欢这款游戏的人恐怕不能同意我的这一观点——他们认为CK2最好玩的点在于多样继承制下催生的混乱的宗亲生活)。

这个概念对于君权统治有着太大的影响,时至今日也留下无数的印记;再者,法理的概念不仅仅存在于欧洲,在君王统治时间更长的东方也有着根深蒂固的对应物,不过在此先不赘述。

按照法理的观点,至少在一定的时间内,根据上帝、教义或是先贤的合理安排,土地以及其他封建私产的归属于划分应该是相对固定、有序的。因此每当国与国之间发生争议或冲突,就应该按照如此这般的安排来指导解决……

话说整理至瓦拉几亚王国一处,按照当代民族国家罗马尼亚的思路,一直以来认为这个国度是由瓦拉几亚、摩尔达维亚、特兰西瓦尼亚三个主要地区组成。然而根据游戏默认的法理设定,特兰西瓦尼亚公国被划入匈牙利王国之下,似乎这项“法理”与我既有的认知存在偏差。

以下,是本着对P社史观辩证地接受的态度,所进行的对特兰西瓦尼亚相关历史的查阅:

  • 公元9世纪前,此地曾有过达契亚人、罗马人、西哥特人、匈人、阿瓦尔人、古斯拉夫人等民族的生活痕迹。
  • 在此之后,弗拉赫人,也就是后来的瓦拉几亚人似乎在此地有过一些统治。据现存的匈牙利古籍《匈牙利人的事迹》(Gesta Hungarorum)记载,当时的弗拉赫人统治者名叫格鲁(Gelou)。
  • 9世纪,马扎尔人从喀尔巴阡山脉以东进入这片盆地,继而逐渐地建立起统治与管理,并伴随着马扎尔民族的基督化成为匈牙利王国的一部分。在其后的漫长岁月中,特兰西瓦尼亚都是匈牙利政治实体的一部分。
  • 16世纪,奥斯曼土耳其西侵造成匈牙利分裂,其中特兰西瓦尼亚变为独立的公国——但是统治者依旧是匈牙利人。
  • 17世纪末,奥地利人击败奥斯曼帝国,将包括特兰西瓦尼亚在内的原匈牙利王国土地收入囊中。到了19世纪,由于欧洲民族主义运动兴起,哈布斯堡统治下的奥地利帝国被改建为二元君主制的奥匈帝国。而隔壁的瓦拉几亚公国同时期与摩尔达维亚合并,成为奥斯曼帝国治下的罗马尼亚,1877年宣告独立。
  • 由于常年被大的帝国统治导致民族迁移加剧,近代,尤其是19世纪后半叶,特兰西瓦尼亚的罗马尼亚人已经超过该地居民的半数以上,而匈牙利人只占25%-30%的水平。因此该地要求独立或与罗马尼亚合并的呼声高涨。
  • 一战中,罗马尼亚与奥匈帝国各自站队协约国/同盟国。同盟国败,奥匈帝国解体,特兰西瓦尼亚与罗马尼亚合并,并在《凡尔赛条约》及《特里亚农条约》中被确认。
  • 二战,罗马尼亚与匈牙利又各自站队盟国/轴心国,特兰西瓦尼亚的大部分地区先是在维也纳仲裁裁决中在希特勒的授意下被划回匈牙利领土治下,随后又在战后被废除。至此,特兰西瓦尼亚一直作为罗马尼亚的国土延续至今。

如果依照人类建立起文明的整体历史来看,名为特兰西瓦尼亚的这块土地在大部分文明的时间内是在马扎尔人及匈牙利政治实体的统治之下的。当然,如今的此地属于罗马尼亚人,这无可辩驳——但这也改变了我对“法理”的认识,至少在中世纪,更多的人谈起特兰西瓦尼亚会认为他们说起的是匈牙利的一个地方。而这也正是“法理”(de jure)这个词汇所蕴含的意味——“普遍认知之中”的、“原则上的”、“按照法律的”某种合情合理。

基于此——既然我玩的是一个中世纪的游戏——我把特兰西瓦尼亚公国原封不动地放在了匈牙利王国之下,毕竟这也更符合喀尔巴阡山作为地理分界线的一种逻辑。

吁……这下舒服了。

你是自由的鸟——《阿刁》

张韶涵在《歌手2018》第二轮中改编翻唱了一首赵雷的《阿刁》,是近几天来颇觉得不错因而反复听的一首歌。

原唱版本收录在2016年的专辑《不想长大》里头。之前这个专辑除了有一点点烂大街了的《成都》之外,其他歌都未曾听过。综艺即便商业化味道十足吧,总归有这点还是很好——多给我等孤弱寡闻之人挖掘一些不曾发现的美妙。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