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州的山,明州的海

处州的山,明州的海许久没有出去转转,感觉有点憋得慌。回忆自去年年中从杭州回家乡生活以来,就没怎么动弹,除去去年十一人挤人去爬了一遭黄山之外,也就只有端午的宁波舟山行跟清明爬丽水云和梯田这么两次省内游了。

话说这两地虽都在小小的浙江省内,但游乐的内容着实大不相同。

静守东南一隅的浙江并无崇山峻岭,然而山越之地也并不缺少连绵起伏的丘陵。杭州西南(古睦、严之州)、衢州、温州南部皆有诸多山川,不过其中曲径通幽处,还属西南的丽水。

濒海而生的浙江并不稀罕大海,击打着东海之滨礁石的潮水声对于海边的居民而言毫不陌生。温、台尽是近海的城市,但最能代表大海的恐怕要算浙东北的宁波、舟山。

同样有着后世赋予的更为响亮的名字,逐渐忘却着曾经的乡韵:西南方古称处州,东北方古属明州。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同样朴素的生活居所,一边多为黄泥砌造在山腰间,一边多由坚石垒立于海岛上。同样的炊烟在黄昏时分袅袅升起。

同样辛勤的劳作场景,一边是弯腰插秧在梯田里,一边是踏浪撒网在波涛中。同样的汗水在肢体动作更迭时撒下。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