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设计

MagicalVoxel建模

安利一款轻量级的3D建模编辑软件,MagicalVoxel,没有什么基础的人也可以用这玩意儿做出满满像素风的立体模型。

最近为了玩弄还特地买了个鼠标……

小小的软件集合了编辑、渲染等一系列的功能。在一个立体空间内,使用Brush下面6种不同的模式进行模型形状的构建,编辑方式包括Attach(搭建)、Erase(清除)、Paint(上色)。选择Mirror和Axis选项能够使用镜像和轴向的编辑效果。另外,和许多完善的设计软件一样,轻量级的MagicalVoxel也有一些通过鼠标、键盘按键来实现的快捷功能。

画好模型之后,通过Render来进入渲染模式。调整景深、阴影、光照等一系列参数,可以制造出不同的氛围,而在Matter功能下,还能针对模型的整体或者部分设定成特殊材质,已达到发光、反光、透视等奇妙效果。

简单上手一段时间相信就能够制作出不错的

感谢开发者大神GL君

Instagram 告别怀旧时代

文/Robinson Meyer, The Atlantic
译/horsefaCe

New Icon of Instagram

本周(原文发表于2016年5月12日——译者注),当无数的 iPhone 和 Android 用户寻思着去瞧瞧朋友们的照片而低下头,瞥向手机屏幕的时候,着实受到了一阵惊吓。他们原本应该去点击那个友好又略显庄严的卡通照相机,现在却只看到一个涂抹着难看的紫红色和奶昔色的象征镜头的简陋几何图形。

Instagram ,这款在美国最受欢迎 app 榜单上排名第十位的应用更换了它的图标。

人们对于戏剧性的设计变化很少会给予正面回应,Instagram 的这次改变也并不例外。“ Instagram 的 logo 在2016年变得抓狂。”——《纽约时报》显得怒不可遏。“一个拙劣的作品。”《广告周刊》也高声地抨击。新图标发布之前,这款应用的设计总监 Ian Spalter 在接受 Fast Company 的采访中被问及如果新设计的反响差强人意将会如何应对。“也许我会去休个假,”他回答道,“在一个堡垒里头。”

他尚且还不用跑到地底下去。我想不到有哪一次的品牌重塑在发布的头一天就能收获好评的。事实上,logo 的炒作周期是一个有趣的套路。假若你是一名记者,你可以宣布新标识的新闻,援引所有那些愤怒的推文,并暗示新的标识多么应该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而考验的时间又是多么地远长于 Twitter 上热议的期限,等等。

而到了人们对新设计更加深思熟虑地绘制意见的时候,专业设计社群之外的普通民众往往已经忘记了这个事件,仿佛它从未发生过似的。Armin Vit 在 Brand New 上的评论就指出,两亿人每天敲击着你的 logo ,这是“一种可口可乐与耐克都会疯狂羡慕的品牌参与”。

“只是时间问题——大概三个月吧——从被认知、被识别,到被下意识地视作 Instagram 的应用图标。”他补充道。

正如这个周期中所发生的那样,一些推文的确十分有趣。

译者注:此处原作者援引了两例源于 Twitter 的图文。其中一则加入 gif 动图调侃 Instagram 新图标是某个玩弄图片编辑软件渐变色功能的小孩的作品;另一个则戏谑 Instagram 图标的色系同甜甜圈连锁店唐恩都乐的设计如出一辙。

扯得有点远。我真的不知道我能否爱上 Instagram 的这个新图标——说实话我也从未崇拜过老的那个——不过我认为这种改变依旧富有教益性,在于它暗示了智能手机时代里,大众诉求消费的科技产品发生变化过程中的显性特征。

新的 logo 的灵感清晰地源于当前图标设计流行的趋势,在这一点上之前老的 logo 亦是如此。Instagram 在2010年面世,在那个十年里,原版设计中拟物化的元素令人印象深刻。由像素协调出的细节,彩虹色的装饰、舒适又亲切的皮革让人联想到装载着应用的 iPhone 本身:它整个散发着2010年代早期科技那种愉悦乐天的气息。

这款新的图标有着2016年的图标设计所能猜到的一切东西:扁平、极简、荧光效果,并透露着一股自信。在品牌设计的整体性上, Instagram 也做出了重要的举措,将渐变式的设计效果应用至旗下的关联应用上: Hyperlapse 、 Boomerang  和 Layout 。它们的图标现在即视感看上去比以前的版本更与 Instagram 更接近。

Icons of Instagram, Layout, Boomerang and Hyperlapse

上面一列是老版 Instagram 、Layout、 Boomerang、 Hyperlapse 的图标,下列则是新版。

然而,正在发生中变化远比设计趋势的转变更加深刻。相比较以往任何一个版本的 UI 更替,新版设计摒弃的是原先保守的过去。

当 Instagram 刚刚问世之时,它那怀旧感十足的图标着实令人感觉安逸。在那个充满焦急与狂热的2010年代初,有趣的 logo 以及所包含的滤镜名称都令人回忆起宝丽来 SX-70 和其他的一些1960年代的傻瓜式拍立得相机。(上世纪中叶摄影行业的发展对于今日智能手机进化的重要意义很难被忽视:苹果公司产品的设计者们都对徕卡相机赞誉有加。)它所散发的吸引力并不来源于它对于未来有何臆测,而在于它的设计暗示了某一段带给人们温暖、和善并且能持久存在的虚幻的过往。同时,由滤镜所加工出来的那些一次成形的蹩脚手机照片看起来都挺凑合的。

时至今日, Instagram 已无须再利用这样有伎俩来吸引注意。它就是……纯粹的 Instagram 。以我所见,这是唯一的一款大多数人真正喜欢使用的社交网络工具。(而且人们已经不再需要滤镜了。)这款应用的界面同样经过了重新设计,去除了几乎所有的其前身所具有的特点。界面的主色为黑白两色,而每项特性的小图标均被绘制为纤细、简略的表现形式,蕴含着各自潜在的象征。例如“发现”标签是一个放大镜的形状——一个圆圈外加从圆圈外延展出来的一条细线。

所以这就是这款 app 图标本身的内容。有人觉得奇怪,为什么 Instagram 不用一种极简的升级版来改进老版的“照相机” logo :

新图标感觉挺棒,不过我很好奇如果能稍微地保留一些原有的气氛是否会更好……

— Ian Storm Taylor (@ianstormtaylor)

但是新图标所暗示的照相机,不仅仅是普通意义上的相机。设计师 Craig Mod 写过一篇关于“网络镜头”的文章,一个连接了互联网的图像传感器使他相信终究有东西将补充并取代照相机。我也曾撰写过文字,讲述新的 iPhone 与 Android 手机在迭代中将只会保留对照相功能的持续革新,直到手机的发展道路在功能与形式发生重大变化。

新的 Instagram 图标是圆角正方形中加入两个圆,这是一个我所能捉摸到的最基本的类相机物体的图形表现之一。两个圆与一个正方形代表着一片镜片,一个光源,以及一种网络连接——即使网络连接在这其中是含蓄的。曾经的 Instagram 吸引用户,依靠的是频繁地讲述老故事,依靠的是提醒用户去回忆往事,依靠的是把所有的特性浸泡在怀旧的温暖大碗汤中。现在的 Instagram 只是几跟看着像一个屏幕的线条了。你会知道用它来做些什么的。

往左边来一点点,《西文字体》后记

helvetica poster

Helvetica Typeface 图片来源互联网

最早接触微软office套件的那个夏天,最喜欢做的就是“插入”各式的“艺术字”,好像越花里胡哨越有艺术成就感,待到堆彻了一屏幕的字符才发现压根就没有艺术的半点事儿,完全可谓不堪入目。

就好像小孩拿蜡笔水彩笔画画,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各种颜色上一遍,好像炫丽多彩就是认识最初的美感。

这是一个炫丽的世界,因而人们自然的,也经过几千年历练的审美,同样是异彩纷呈的。迥异的服装、饰品源于不同的民族,以文化之名在天然的屏障下各自滋长。虽然人类普遍都有趋美的天性,但在形式上毕竟获得了各自的自由,终也得以区分这个星球孕育已久的多样性。

若是这样说来,愈演愈烈的全球化就在弱化着这些审美多样性。看呐,从胡志明到圣地亚哥。一样的玻璃幕墙包裹钢筋混凝土,一样的衬衫领带搭配西装皮鞋。

不过这般描述可能有点过于消极了,毕竟许多美的东西在沿着另外一些轨迹发展,即便更多民族性的东西以后或许只能以艺术遗产的形式给人们提供创意了。

目前来说,拉丁字母作为现代文明统领者的工具,在全球范围有着庞大的应用群体,成为了通用的标识。在审美上,拉丁字母们同样很有话要说(尽管我们更熟悉的汉字在“书法”上很有造诣,其他诸如阿拉伯文、古代印度文字也曾将笔迹演变为美学,但她们终究不够普及)。尤其是在数字设备大行其道的今天,首先被沿袭应用到显像屏幕上的拉丁字母在字体创作上发挥了众多的灵感,我们今天才能在屏幕以及印刷到平面纸张上得到更多不一样的感观。

由于之前并没有涉猎过西文字体的领域,小林章的名号是见了书才得知。一个日本人在拉丁字母的设计上取得高水平,也足见该种文字的号召力。

越过衬线、花笔、合字等等小而有趣的概念,哪些字体是“可依赖”的,哪些排版会“出丑”,字体设计师总会有自己带着情缘的词汇来描述。区分不同的字体可以从年代特征入手、从地域风情入手、还有从最刺激的“气质氛围”入手,其实我们的视觉认知早已在这花花世界中被训练有素了。

当然了,作为仅有些兴趣的门外汉,在字体审美方面我们也不必细究太多,要知道那些个字体在设计之时被拿捏把玩,哪怕“往左边一点点”(一个像素?)都事关美感的象征,活儿太细!

紫禁城的CRAP

从景山公园自北向南拍摄的紫禁城。摄影师Trey Ratcliff的作品。

虽然一直认为自己的审美是靠谱的,但也自知压根不懂设计。所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大概就是我这种处境了。

不过在读过《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之后,好像觉得有点头绪了。作者Robin Williams着力强调了设计的四大原则,而后在此枝干上发展出缤纷的叶子、花朵与果实。

对于四大原则的联系与记忆,你猜我怎么着,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那个营建于15世纪,象征着古老体系下中央集权的庞大宫殿——紫禁城。有点扯?且待一一道来:

对比(contrast)

对比,堪称紫禁城最明显,最对得上号的特征。且不说处在当时,宫殿那华贵的颜色在平庸、千篇一律的城市建筑中如何万灰从中一点红;单论紫禁城之内,朱红色的宫墙,金黄色的琉璃瓦同浅灰色的墁地方砖,白色的汉白玉栏杆、须弥座、丹陛,即已径自形成鲜明对比。

另外,宫殿的建筑体量也大小不一,中轴线上的各道城门(午门、太和门、神武门)与宫殿(太和殿)雄伟之极,相较于其他建筑又显殊为壮观,预示着皇帝处尊居显,皇权至高无上。

重复(repetition)

尽管建筑师在紫禁城的建设中变换使用了不同的造型,但整体的风格的重复再重复是显而易见的。

华贵的用色彰显着皇室专用的特权,这必须在每一栋建筑上得以体现。琉璃瓦屋檐上的仙人走兽、门扇上的门钉与兽面衔环、宫殿基座栏杆外围的泄水龙头遍布于宫廷之中,随处可见。左右大体的对称是一种重复,“面阔9间、进深3间”亦是一种重复。

对齐(alignment)

毫无疑问,这是这座皇宫又一个显著的特点。而且紫禁城整体的构造是明显的居中对齐,这是“一种比较正式、稳重的表示”,噢,跟书中说的一样。泱泱大国之君工作和生活的地方怎能不“正式、稳重”呢?所以中间对齐是必须的,甚至是故宫外围的皇城、京城(内、外城)也有意地居中对齐,而且还深深影响了今日帝都沿中轴线的建设,乃至环线一环一环向外摊的发展。

亲密性(proximity)

Map of the Forbidden City来到了比较勉强的一条原则上。紫禁城的格局有亲密性的特点吗?我觉着还是有。

整个宫廷可以分为外朝和内廷两个区块。前者位于皇宫南面,后者居北,前庭后院,建筑体量与数量风格迥异,各成一体。

外朝是皇帝执掌集权的窗口,每日当朝政,访万机,一方面还要在此接受万国朝拜,兹事体大,因而不得不营造的大气凛然。故建筑庞大,也很分散。有些类似平面印刷中的标题,字号大,字间距也大。

至于内廷,那是皇帝与其他皇室成员的私生活,小巧精致是必要的,鳞次栉比也是必要的,且最重要的是休息的地方总须在一块儿,要不然到翻牌子的时候也太折煞抬人的下人了。不论是乾清宫、坤宁宫还是养心殿,都处在北面的内廷。

要不然,“亲密性”还可以这么理解:皇帝跟她的妃子们若夫妻亲密,岂非国之幸事?哈哈!

CRAP

将以上四点原则的英文单词首字母拼在一起:crap(废话)……

古今中外的审美都能印证到一块儿,看来四大原则真是废话了。

嗯。本文将建筑构造与平面设计、网页设计混为一谈,戏说成分较多,驴唇马嘴,请勿当真。

维基百科的首页(3)

索引:

维基百科的首页(1)

维基百科的首页(2)

维基百科的首页(3)

若有一新人误入维基百科的首页改版遴选页面,细致查看了各个设计提案以及投票形势,或产生以下若干感受:

大多数维基人都是保守派

更好的描述词汇是英语中的形容词conservative,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

  • 平庸的web设计

非盈利、由自愿者组成以及侧重于内容的特性,使得维基百科的页面(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内)注定会远离绚丽照片背景、视差滚动、聚焦简洁、图片瀑布流等等日趋主流的web设计,用”平庸“来形容之前及以后的维基百科视觉设计毫不为过。

幸好,访问维基百科通常不像是去Pinterest找乐子,或是去Tumblr上找feel,无非是在相对枯燥的文字中寻找些有用的讯息,无妨。况且大众的口味还不至于挑剔自此。可以接受。

  • 审美千奇百怪,但过于奇葩的都没戏

在提案中,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堪称“奇葩”的作品:奇怪的底纹、浓重的色块、诡异的布局……与大众审美反差太甚者必然被否决,这很好理解。然而也有提案若干,赞誉参半。支持者圈圈点点,拍手称妙,反对者亦言之有据。赞誉相抵,基本就晋级无望。

不得不赞叹审美这种东西的差异和多元。

  • 栏目排版其实八九不离十

纵观主流设计提案的版面排布,虽有细小差别,实际大同小异。十之四五予条目阅读的相关内容;十之三四予社群、帮助等编辑相关事项;剩下的再张罗张罗,鼻子眼睛俱在,就OK。

但凡有些与以上描述差异过大者,如用标签处理栏目切换的提案,其结局可参照奇葩视觉设计者,批评一通然后死路一条。

所有语言版本的维基百科首页都有这个特点。究其原因,大致是要考虑到兼顾普通访问者阅读、新手编辑上手和老维基人的方便。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协作,协作,协作

抛开设计的作品质量怎么样不说,活动最明显的特点还是得回到群体协作上来。

  • 金字塔形的分工

几个人主持,十几个人提案,百来号人投票,活生生的社会分工模型。

塔顶端的主持者人数虽寡,责任却重,制定规则与时间表,引导讨论,管理进程,以免一群人有效率地向着积极的方向前行而不是沦为纯粹的乌合之众。

提案的设计者,有能力还得有热情,愿意付出私人的时间和精力的维基百科编辑。这个层级有门槛,并不全是指设计的能力,设计丑点的也不少,另一个关键是热情。

  • 结果上,少数服从多数

大规模协作的结果如何,关键还得看大多数。这不仅仅体现在维基百科条目产生于UGC,在包括首页设计遴选这样由群体讨论、投票产生结果的社群活动中亦很明显。无论维基百科的引导中多么着重说明“投票不能代替讨论”,结果最终得出的形式确实是投票,多数人的投票最终会决定日后的首页将会呈现为何种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