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半日

六和塔上望向月轮山一侧。©胡颖

久未有过撷得闲暇时光的机会,过着忙忙碌碌而又碌碌无为的事情,耗竭着心智与自信,终究不是理想中的处世状态。

那日里说起去杭州访友的由头,犹豫了小半刻便欣然愿往。从什么时候开始,竟连去一趟杭州都显得十分难得了。

即便天色覆满了阴云,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我俩依旧是满心欢喜——毕竟逃离总是伴随着希望的喜悦的,哪怕只是短暂的两天周末时光。

到了省城,吃过中饭后,一行四人前往钱塘江边的六和塔公园。

六和塔既在离西湖稍远的山南一侧,面对的又是通过量较小的钱江一桥,反倒变成比较清静的一处名胜,因而即便是在杭呆了五年又那么爱西湖的胡颖同学也表示没有来过。实则这样很好,游人如织的地方早已令人不胜喧扰。

登塔远眺一番,大家的心境都不错,想来用心旷神怡之类的词语来形容不会过分。青翠如月轮山上的树木,奔腾如钱塘江中的水流,木塔的外檐伸向下起小雨的天际,拥抱这自然的景致。

中饭时,和咪来自香港的Jack同学聊到工作、生活一类的话题,即便他是来自完全不同地域、文化环境的个体,我们也有着对于在尘世中无所适从地奔忙这样同样的语境。而当我们来到这样一个所在,我们可以呼吸着更为自由的空气,讨论建造宝塔来镇住江潮这样的话题,而并非租住的房子多少平方英尺、每月多少租金这般现实的问答,果真闲暇也需要环境的适时营造。

就像杭州,这座城市的大多数区域人口稠密,楼房、马路、水泥森林,承载的是太多人的梦想、事业、生计,有时候显得几分浮华,有时候显得几分辛酸;而在西南角的湖与山,在秋雨中的午后,小声地述说的是休憩与闲适,是内心的安详平静。

快奔三的人了,写这么些,不晓得算不算得上“却道天凉好个秋”。

下了塔,在小屋子里正看着关于营造六和塔过往缘故的展览,屋外的雨下得愈发绵密了。雨点淅淅沥沥地落在屋顶的青瓦,落在石板的地面,落在木塔飞檐,落在钱塘江水面。

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庄周说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