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阿里巴巴

菜鸟物流猜

logistics of shipping

年前年后这几个月在淘宝上买东西,察觉些许物流通知上的小改进:无论是在桌面端还是移动设备app端,新发生的购物快递变化会在第一时间推送提醒通知;而当物品送达后,淘宝也仿佛比此前更敏感,以“签收成功”作标注,并提示完成收货后的购物环节。对于这个细节,很难不将其同之前成立的“菜鸟物流”挂上钩。

菜鸟物流取了一个比较无厘头的名字,还颇有些自贬的感觉,而且这物事要做的究竟是什么,一时半会儿还挺让人难以厘清,估且那么猜上一猜。

电商与物流

电子商务出现以来,以子之长地解决了传统贸易中信息流的问题,同时也以信息的方式间接地解决了现金流的问题,无奈物流无法以信息切实代替。于是,尽管一直以来是商贸中核心问题之一,物流却较游离于电子商务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之外。尤其是在繁荣的零售市场——买的东西一定得到手,但只要能安全、如期送达,其他的问题就能怎样呢——人们更关心的是找到更心仪的商品或价格。

淘宝系与其他国内诸多知名零售网站最大的区别,粗粗想来约摸也就两点:一是商品自营还是平台化;二是物流自营还是借助他人。随着各大电商的平台化拓展,前者的界限已日益变弱;而后者,至少就目前而言仍泾渭分明。

无论如何,都不能否认这两点是淘宝自始至今获得成功的因素,毕竟单干和拉一帮人一起干在速度和规模上不可同日而语。在物流的问题上,与第三方快递合作不仅在建设初期节省了大量成本,而且在日后逐渐带动出一个新的快递生态链。而当当、凡客、京东等等,无不是在物流配送环节上磕磕绊绊,吃了不少苦。但产业毕竟是攥在自己手里的更踏实——京东熬过来了,便又重新在现实中(包括舆论中)获得了与天猫竟争的地位。马云有没有想过自己物流的方案?我猜肯定想过。不过最终增强物流环节掌控权的方法并未如此简单粗暴,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个名曰菜鸟物流的计划。

从土地、仓储到数据

对于那些一开始便将物流配送的大任扛在自己肩上的电商而言,初来的成本恐怕不外乎两个方面——人力与基建。物流是讲究规模效应的生意,而规模也意味着庞大的投入,往往还是拖累财务报表的项目。而当阿里把视野转向帝国中的物流环节时,选择了投入基础建设,而非组建自已的物流团队。

因而有了菜鸟物流在全国四处拿地盖仓库的新闻。乍一听真高招也,不仅可以以此来支持其最重要的命脉业务——电子商务行业——中的卖家和物流企业,达到繁荣生态圈的目的,而且以目前国内土地价格高企的形势看,拿地盖房肯定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何况阿里和马云顶着明星企业和明星企业家的光环出马,各地政府就算不欢心土地财政,也多半冀望于沾点高新产业的光来支撑业绩,竞标、批文什么的,大约都不会成啥难事。

但若把这事放高深里考虑,想必此间的数据才是价值更高的宝藏,尤其是对于钟爱平台运营的互联网企业而言——他们一直深谙此道。

相较于物态存在的土地和仓库,数据这玩意儿虚无飘渺,也不像现金或固定资产那样直观地反映在财报上,但它正是互联网的力量之所在。淘宝或者阿里能否将他人主导的物流控于自己的掌心中,亦籍于此间。累活自有人干,而大势俱系我手。而对于用户而言,商品的流动能更紧密地与网站、应用上的信息动向相一致,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事。

高德地图的角色

最近阿里整体并购了高德地图,引发了不少的联想。对于菜鸟物流来说,在理论层面是一大利好。

高德地图在国内公路地理信息数据方面可谓重量级,而这一领域之于物流行业的重要性也不必多说。高德比大多数人更解城市与乡郊、公路与小道、甚至地理定位与实时路况,虽说原先致力的是民用导航,但其采集的数据,以及相应的领域能力都是阿里战略步署下的重要资源。

话说回来,理想很美好,不过如何在物流的大棋中有利用、整合高德的信息资源,并实现反哺,在现实中也必将是一件复杂的事情,还且待未来的成果。

杭州公车站牌广告随手拍

前段时间发现天猫在各个公交车站的大幅展示广告换了。

前两天又看见支付宝也投了一个系列的广告。

于是今天下班就揣着入门相机去假装随手拍。搞了半天,完整质量的照片(大概是因为啃爹空间商强加的限制)无法正常上传,各种报错,之后先经过手动压缩。

首先是天猫的两个版本:

然后是支付宝系列。支付宝的版本比较多,脚程有限,只拍了四个版:

接下来是腾讯和电信版的Lumia的乱入:

离职小记

 

掐指算算,在淘宝已经实习了小半年,最近群里久妹催论文催得紧,琢磨着也该留点时间捣鼓捣鼓。原本打算上周就去办了离职手续,骤然发现邮件提醒里礼拜五的周会上有彩依姐的运营思路分享,有兴趣,索性把离职拖到这周。

我所实习的搜索产品部隶属于一淘。拆分后,taobao.com和tmall.com的商品搜索都“powered by etao”,而我们的反作弊团队虽然在编制上都会上书“一淘”二字,身边挂的指示牌也都是兰白配色的,但主要服务的就却是淘宝集市与商城平台的搜索功能(话说以一淘网目前的情况看,在搜索结果上试图作弊动手脚的肯定还屈指可数吧)。

去年年底入职实习,临渊跟伏平面试的我。带着《淘宝网:倒立者赢》的印象就奔着去了。那时团队里的实习生还很多,边干活边在旺旺群上唠嗑,热闹到不行;wifi覆盖也就不多说了,茶水间边上,桌上足球、街机、PS3,一样都不能少;我又顺势占了个朝南靠窗的座儿,虽然活儿多点吧,也觉得蛮闲适的。

跟之前在初创小团队里实习相比,在淘宝呆了一呆赶脚还是很有收获的。闲暇时可以去内网分享上淘淘宝:产品demo怎么画啦,PRD怎么写啦,交互设计的举例分析啦,居家旅行充电必备。有时我也会凝神窃听一番对面一淘搜索的大哥跟接口人的探讨对话(窃听不能算偷……窃听!……读书人的事,能算偷吗?)。

必须加上一句,淘宝还是一个很黄很暴力的所在。其实主要是很黄。“3D肉蒲团”的字样会凭空出现在电梯口,话题全程涉及sex的“破冰”仪式随时等待着清纯懵懂的新人们。如果好上了这口,还是相当陶冶情操的。

再说说我在团队里的感受。

年会上对团队的介绍是:

……在2011年,他们处理了15种作弊类型,让所有的作弊商品密度下降到0.5以下,每日识别处理3800万商品,300万涉嫌作弊卖家……

如上所言,我在几个月的体验中也发现,若没有这个团队,淘宝平台估计早乱套了。

所谓搜索“产品”部,我们团队也有自己的拳头产品:对内(淘宝小二使用)的“魔戒”工具,和对外(淘宝卖家使用)的“诊断助手”。

每天,反作弊团队用算法、工具,还有人工的力量去跟不厚道的买卖家们展开大作战,于此同时还要不停地更新反作弊技术和理念:一方面加大反作弊的力度;另一方面,要知道“作弊ers”们的手段也是与时俱进日新月异的。鸣远、贯仲、扬溢这些产品经理们(正如苏杰学长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中所说,貌似PM这个词在阿里出现几率不高,用得更多的“PD”一词往往将其囊括至统称内)抱着电脑为产品和项目上奔下跳;运营彩依姐一人肩负着部门内多个团队与客户沟通交流与推广的任务;而临渊和伏平则带领着我们冲向辨识、处理作弊行为的战线上。每个星期,团队的周会在方圆的引导下召开。方圆是临渊的主管,也就是我老板的老板。会议主要有两个环节:1.一周工作的总结,2.分享。

听别人的工作总结是件有趣的事。我个人对产品方面比较感兴趣,所以听PD们的工作总结时会更机灵一些。“XXX项目已经完成PRD的撰写”、“XXXX进入测试阶段,预计下周三上线”、“XXXX日均PV达到xxx万”……不过有时也会听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何物。

听分享是件更加有趣的事。与工作有关的、无关的、貌似有关或貌似无关的,总之又是一个悠闲的充电环节。偶尔也会有趣事,我参加的最后一次周会上,运营的同学就跟产品的同学“拌”起了嘴:

——@#¥%&*……。所以说,以后请各位PD尽量在初期就告知我,不要等到快上线了才告诉我要写产品说明好吗?

——(一片寂静,然后)唔……你是在提需求吗?

之后的整个分享就演变成产品与运营的工作流程“探讨”。:-P

不多说了,就此总结一下。

实习了几个月,压力适中,心情愉悦,收获颇丰。就连离职手续也是半小时搞定。

祝团队各位“休生养性”顺利。

今天杭州可真是够热的。回去搞论文。

淘宝浏览器内部测试
国内互联网入口之争火热依旧

最近,淘宝内网开始了淘宝浏览器的内部测试。

淘宝浏览器由一淘的旺旺发展部出品,基于Webkit内核和IE两种内核(优先选用Webkit

内核,而对于天朝众多慢好几拍网站,如各大体制内网站,IE内核是很必要的),目前仅支持WinXP及以上系统,其他系统暂无支持。这款浏览器的LOGO如右图所示。

浏览器界面是目前的大众脸,不过其主打功能、默认书签和一些系统设置毫无疑问都是为了强推旗下产品或网站而生。

用户可以用自己的淘宝账户通过点击左上角的头像栏,或进入选项页实现在浏览器上登录。登录状态的用户在访问淘宝网站(包括淘宝、天猫、一淘等)都无需在网页再次登录。在其他一些原本可以使用淘宝账号登录的网站,如支付宝(或一些第三方网站),也会检测跳出询问是否以同一个账号登录的选项。

这个免登的功能想必是那些沉溺于网购不可自拔却又烦躁每次都得重复登录淘宝、支付宝的女性之友。不喜欢的用户也可以在选项页调整或关闭该功能。

接下去我们看看这款浏览器“强推”的是哪些东西……

  • 首先,新标签页的显示选项之一:没错,淘网址。

 

  • 其次,默认的书签栏简直就是淘宝系的全家福有木有。淘宝天猫一淘聚划算,还有一些二级产品的地址。

  • 再次,浏览器可选的地址栏搜索引擎:Google、百度,然后是……一淘。这个浏览器果然是为购物而生的。说真的,我希望正式发布时默认的搜索引擎是一淘,用户搜索“奥巴马”,出来一堆玩偶、手表、皮鞋……倍儿有特色。只不过这个希望不大而已。

淘宝浏览器目前处于内部测试中,距离正式发布还会有一段时间。

互联网产业,得用户者得天下。而控制住互联网的“入口”,正是获取开门见山获取用户的不二手段。除去浏览器这一软件类型的“大门框”,门户网站、网址导航、搜索引擎,这些看似有些年岁的领域在国内互联网行业内依旧处于激烈的竞争中。尤其是浏览器和搜索引擎,从IE内核到Webkit内核,从综合搜索到垂直搜索……SNS和微博能否成为Web2.0的入口,乃至未来会有怎样其他形式的入口,还需要新创意新发展带给我们以碰撞以及大众用户习惯的适应。竞争带给我们更多的选择,这是我们所乐见其成的。

明天是一淘的年会,这也算先爆个尿吧。

数据盛典与电商困境

这个海报早在上个星期就已经旗帜鲜明地出现在淘宝电梯口。它所透露的信息是,27号将会有一些好玩的数据被公布。

不过在27号,也就是今天,在我来到电脑前看到这场淘宝的数据盛典之前,先看到的确实另外两个消息:

  1. 来自手机报:高朋撤去包括杭州在内的多个长三角城市分站,辞去任职于这些站点的员工。
  2. 来自性浪微博:维棉大幅裁员,CEO林伟发表邮件称现阶段为“第二个重要的电商死亡期”。

相比其他电商的萎靡,淘宝的数据盛典显得灰常欢乐:

新疆是网购地图上“最爱比基尼区域”,大跌眼镜吧!新疆购买的BRA是全国排名第一的!……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马太效应是如此的显著,特别是当团购的大潮退去,高朋美团满座一个都不能独善其身,纷纷祭出裁员撤站等技能以求保本,唯独聚划算依靠着阿里集团和大淘宝靠山稍以屹立。

即便如此,在我看来阿里也处于明显的战略收缩期,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今年的人事招聘。除去早先结束的校招和不多的社招名额,今年的阿里集团在招纳人力的事情上显得相当”从容“,马云也在内网论坛上表示:”内部岗位给全集团内部同事为优先轮岗“。于是实习生群里众人均颇有微词,骂骂咧咧不在少数。

在这种情况下,另一个比较想不开的事情就是国内类pinterest社会化分享网站的爆发,左近所知的就又有腾讯“读图·知天下”和开心网的“开心集品”加入战局。据说当当也要瞎掺一把,好歹捞一把死活。在赢利方式不明,需求总量又未知的情况下,前有团购前车之鉴,不知诸位前途几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