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世界遗产

残破仙境

吴哥窟

如果阇耶跋摩七世在有生之年可知转变国教将破坏既有的信仰统治系统,导致凝聚力的分崩,继而使强盛一时的高棉帝国逐渐走向无尽的衰落,他还会从印度教皈依至佛门吗?

历史的流易总是会令这类问题的答案不得而知。

作为吴哥王朝的第22位君主,阇耶跋摩七世是这个帝国史上最为著名的君主。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在危难之际接手政权,一举击溃入侵的占婆人,重建帝国的荣光;更是因为他于在位期间,在首都吴哥祖上所留下的地基上修建了庞大壮观的吴哥王城以及周遭里留存至今的诸多庙宇建筑,令后世之人重新得见之时难免惊叹。

自古,印度教的传说故事流传于南亚次大陆和中南半岛的大地上,赋予宇宙万物起源与运行的解释,也为当地的统治者们提供着种姓阶级和“神王”统治的合法性。在吴哥王朝所处的真腊,以及时代更早的扶南,印度教及其前身婆罗门教都是高棉这块土地上绝大部分时间的国教。

吴哥王城南门外的搅动乳海雕像

吴哥王城南门外的护栏雕像,以印度史诗中“搅动乳海”的神话故事为主题,提婆与阿修罗各执蛇王瓦苏基的头尾,搅动乳海以获取不死神药。

与同时期的大多数宗教一样,作为人类的精神支柱,印度教的信仰得到统治者们积极、虔诚地拥护。这有利于在战争中获得庇佑从而战无不胜,在建设中获得祝福从而繁荣富强,没有什么比供奉并歌颂神明更重要的了。

9世纪末,耶输跋摩一世开始在巴肯山下建造都城。他将低矮的巴肯山视为印度神话中世界中心的须弥山,并在山顶筑庙供奉湿婆。吴哥自此成为王朝的首都,开始一段兴土木,造庙宇的时期。

巴肯山圣殿

巴肯山山顶的圣殿。于山顶往东南方向远眺,可见吴哥窟的庙塔。

建于12世纪上半叶的吴哥窟是其中最为壮丽的作品。这座由苏利耶跋摩二世所建造的雄伟建筑矗立在巴肯山的东南边,由宽阔的护城河环绕,五座高耸的塔庙将自身显赫地标记在台基和回廊之上。苏利耶跋摩二世本人信奉印度教中的毗湿奴派,这与他的国家所信仰的湿婆派有所不同,但全然不妨碍他在治下最伟大杰作的回廊里刻画下描绘印度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故事那神奇且漫长的浮雕。

繁复的浮雕在那木石顶棚的庇护下避过风吹雨打,保留到了近千年后的今日,向人们述说着当年的君王是如何虔诚地守护着信仰,并以神王的名义管理着国家。

吴哥窟浮雕

这组主题为“克利须那神和魔王”的浮雕位于吴哥窟北回廊的东部,左侧为魔王巴纳,右侧则是毗湿奴化身的克利须那神。在战争中,巴纳的城池被熊熊烈火烧毁。

石制的浮雕及整体建筑也述说着建造技术的革新——11世纪之前建造的寺庙多以砖砌,如在巴肯山神殿、比粒寺之所见,多年后依稀可见泛出的红色,而表层雕刻上原本覆盖的石膏在日月侵蚀下已逐渐风化为斑斑点点。多年后,更为纯精的工匠已选用大块石头作为材料构筑更恢弘的艺术,无疑也加大了工程整体的难度,但也将更杰出醒目的作品呈现在世人眼前。

比粒寺

比粒寺,又称变身塔,由罗贞陀罗跋摩二世建于10世纪中期。其作用有可能是皇家火葬场。

参与建造吴哥建筑的百姓在阶级式的宗教信仰教化之下,相信勤劳地为神灵和国王奉献将会给自己带来无穷的裨益,因而才能有如此壮丽而又精致的庙宇。这在12世纪末阇耶跋摩七世统治时期亦得以体现。

阇耶跋摩七世击败了东边来的占婆人,将强盛之势重新带回高棉。他所建立的吴哥王城规模庞大,广阔的城市范围被四周悠长的城墙和护城河所包裹;城门所指和其他许多大小吴哥建筑一样都有神话中提婆与阿修罗共同“搅动乳海”主题的护栏;阵势浩大的战象平台用于展示王朝强盛的军力;从朝向东方的凯旋门出城不远,阇耶跋摩七世还为自己的父母分别建造了圣剑寺与塔布隆寺。

西方人说,罗马非一日所成。吴哥王城也是如此。王城中所容纳的空中宫殿、巴芳寺等均是前任君王所造,而阇耶跋摩七世在驱除外敌后,名正言顺地延续了吴哥神王的这一统治。

巴芳寺

约两百米长的引道通往巴芳寺。

对于寺庙,阇耶跋摩七世有着自己的计划。

他治下最重要的作品——巴戎寺,成为了这座王城中最大而独特的寺庙。

这座寺庙同样有刻画在四周的漫长浮雕,但所涉内容并非再是像吴哥窟那样描绘神话,而是对战争、民生等社会事实具象化的刻画,生动且壮观;而巴戎寺更吸引人的事物不仅如此——一但靠近它,你就将与那无处不在的佛脸所相互凝望,54座石塔上的216张笑脸佛像遍布巴戎寺之上,召示着阇耶跋摩七世已从印度教转而皈依大乘佛教的世界。

巴戎寺浮雕

巴戎寺东面靠南的一组浮雕描绘了高棉军队出征迎战占婆人。图示的部分显示了一些中国元素,其中骑马和步行的留着发髻和胡须的是来自中国的军队。

经历过无数的生死荣辱后,晚年的阇耶跋摩七世似乎已经看透了什么,他用“高棉的微笑”宣扬了自己的心境,也令吴哥遗迹群中有了别样的风景。

巴戎寺佛像

高棉的微笑。

所有的荣光达到鼎盛,在巴肯山下的吴哥,这里曾经是东南亚最气势磅礴的都市。

然而终究,这样庞大的伟业也抵御不了命运车轮的碾压。在暹罗人逐番的强攻下,衰落的高棉于15世纪迁都竹里木,吴哥成为废弃的城市进而被世人所遗忘。自然的力量缓缓地将这片曾经的神迹封存,用雨林高大的乔木、稠密的灌木,把宏伟的建筑统统隔离于尘世之外。

而当世人重新”发现“这里的时候,年表已经走入18世纪。经历工业革命后的西洋学者,穿过茂密生长的植被,在壮丽的神庙前瞠目结舌。吴哥的艺术在欧洲中心主义的目光看来,充满了神秘的异域气息。即使是在当时佛教已然盛行的柬埔寨,大量印度教的符号也已久不多见了,在遗址中却跃然于雕塑之中,身在其间的人不免恍如隔世,浮想联翩。

塔布隆寺

塔布隆寺中随处可见的苍天大树已然扎根于断壁残垣中多年,与整个寺庙融为一体,密不可分。

雕栏玉砌犹在,高棉帝国强势的君主和浩荡的军队却早不复得了。强敌环伺的柬埔寨在当年的衰退与溃败之后一蹶不振,早已积贫积弱,又频频遭受历史的命运的戏弄,沦落为边缘化的小邦。

一如阇耶跋摩七世雄才伟业者,如若有知,会改变归依佛门的决定吗?还是像他所塑造的佛像一样,一笑了之呢?

吴哥窟中的佛教僧侣

如今的柬埔寨是一个佛教国家,处处可见身着佛袍的僧侣。

离开柬埔寨的前一日,在暹粒的吴哥国家博物馆左近,无意间听到一名柬埔寨导游操着娴熟的汉语普通话向其中国游客解释吴哥历史,一句”没有办法,打不过泰国人咯“令我立时有茅塞顿开之感。

大概原本的愤世多是杞人忧天罢了。

而那些被高大参天的树木所遮蔽着的残破凋敝的吴哥寺庙,且让它静静地矗立在那儿,再让我等以一种阴翳的眼光来欣赏独特的仙境之美吧。

皇家浴池

旱季,接近干涸的皇家浴池里人们在嬉戏或捕捞。除了战乱、宗教信仰问题之外,气候变化和过度砍伐所导致原有的灌溉系统崩溃也被认为是高棉帝国衰败的原因之一。

岁末岭南

锲子

赤坎镇房子

赤坎镇街沿的民居,大多已荒废无人居住,但依旧保留着往昔的韵味。@江门开平

华侨创意园建筑

夜色下华侨城创意文化园中的楼房。@深圳

广州地铁一日票

广州地铁一日通卡,二十块钱管一天。@广州

陈芳故居祠堂内

陈芳故居内的祠堂。@珠海

澳门市政公园

市政公园的阶梯。@澳门

西冲沙滩上的游艇

西冲沙滩上的游艇。@深圳

广州地铁越秀站

广州地铁越秀站。@广州

历史建筑

广州老城墙

越秀山上,雨后,斑驳的老城墙。@广州

梅溪牌坊

梅溪牌坊,一个城北冷清的所在。@珠海

陈芳故居

清朝驻夏威夷领事陈芳故居中的一栋房子,中式的墙瓦,西式的窗台。@珠海

沙面建筑

沙面,近代沦为英法租界,同时被人工开挖为珠江中的一座小岛。@广州

红专厂烟囱

红专厂中矗立的高大烟囱,已不再承担昔日吞云吐雾的职责。@广州

大鹏所城中的建筑

海防要塞大鹏所城内的房屋。@深圳

赤坎镇骑楼

赤坎古镇,一条街下去尽是粤派风的骑楼。@江门开平

天禄楼

马降龙村落碉楼中的天禄楼。@江门开平

居安楼和安庐

居安楼和安庐,在自力村碉楼群中并不是很显眼。@江门开平

大三巴牌坊

大三巴牌坊。@澳门

澳门主教座堂

澳门主教座堂,俗称“大堂”,虽然不大,却是天主教澳门主教的公署所在。@澳门

郑家大屋

郑家大屋是郑观应的故居,澳门历史城区中难得的一处中式建筑景观。@澳门

海与海岸

大梅沙

大梅沙海滨公园,太阳不小,人不少。@深圳

上角湾

上角湾,大致位于从大梅沙步行至小梅沙的半途间。@深圳

中英街海滨栈道

下午,喧嚣的中英街东边有一处静谧的海滨栈道。@深圳

情侣路

阴雨天,漫长的情侣路上没有情侣。@珠海

港岛天际线

在九龙的海边南眺港岛的天际线。@香港

西冲

西冲海滩。@深圳

南澳湾

南澳湾,偶然经过,海面停泊的船多,岸上售卖和加工海鲜的商贩多。@深圳

巽寮湾

岸上开发的地产项目太多,只好将镜头对准巽寮湾的海面。@惠州惠东

都市人文

华侨创意园咖啡馆

华侨城创意园中的一个咖啡馆。@深圳

深圳书城开放式的表演

深圳书城内部开放式的小朋友表演,捧场的观众络绎不绝。@深圳

深圳市民广场

周末的市民广场。@深圳

深圳音乐厅

夜色下通向深圳音乐厅的阶梯。@深圳

中英街商店

中英街始终不缺少大抢购中的人群和商店。@深圳

老广州街头

广州老城区的马路。@广州

红专厂

这个地方还着实不太好找。@广州

广州西塔

黄昏下的西塔,大名叫广州国际金融中心。@广州

广州塔

正值灯光节期间,广州塔的小蛮腰扭得正起劲,可惜没有三脚架,总是要差一些。@广州

澳门社区街头

澳门的社区楼底,停放的两个轮子的交通工具不老少。@澳门

 

澳门街头涂鸦

街头涂鸦。@澳门

澳门妈祖庙

当日正好赶上个什么日子,反正妈祖庙前人挺多。@澳门

澳门建筑

澳门半岛南端的一处建筑,单体体量大得惊人,而且通体玻璃幕墙。@澳门

中环附近的街景

半夜的中环街头。@香港

太平山俯瞰

在太平山顶的凌霄阁俯瞰香港夜色。@香港

地王大厦

地王大厦。@深圳

深圳大运中心体育馆

大运中心体育馆,灯光效果拔群。@深圳

人物

老广州民巷

老广州巷子里骑三轮车的人。@广州

中英街钓鱼翁

海滨的钓鱼翁。@深圳

海边的小孩

海岸边凝视他人抓螃蟹的小孩。@珠海

威尼斯人酒店的假面人

威尼斯人酒店的假面人。@澳门

深圳地铁站出口的环卫工

地铁站出口的环卫工。@深圳

其他小景

世界之窗路灯

世界之窗公园晚上亮起的路灯。@深圳

越秀公园的树

越秀公园抬头看到的树。@广州

越秀公园

越秀公园下山的小径,树木与路灯相映成趣。@广州

陈家花园

陈家花园初冬的阳光。@珠海

大鹏所城民居内的面具

大鹏所城民居内的面具。@深圳

西冲沙滩植物

西冲沙滩上的植物。@深圳

赤坎镇一景

赤坎古镇一景。@江门开平

澳门街头一瞥

无意间在路灯杆子上的一瞥。@澳门

郑家大屋内的窗台

郑家大屋内的琉璃窗台。@澳门

大屿山梅窝乡的小溪

清晨,缓缓流过大屿山梅窝乡的小溪。@香港

世界遗产进行时

大运河上的拱宸桥

大运河上的拱宸桥,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今年的世界遗产大会在卡塔尔多哈举办,最终将26项新遗产列入名录中。一直比较关注中国世界遗产项目的申报,是次与中国相关的列入项目包括大运河、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两个新晋文化遗产,以及中国南方喀斯特二期这个自然遗产的扩展项目。如此可谓是一个盆满钵满的结果,尤其是在如今每个国家每年只有(一文一自)两个名额的背景下而言;且无论运河还是丝路,都属于主题集中,落点涣散的概念引导型项目,申遗难度和工作量可以想见。

丝绸之路的复杂在于这在之前只是一个概念(实际上大运河也有这个特点,但大运河至少还真有连成一体的河道),但庆幸的是在国际上这也算得上是个知名的概念,因此具备了将零散的历史遗迹一体化申遗的基础。话说在文化遗产层面,概念也是极其重要的物事。2011年杭州西湖申遗,就是成功地把一套文化故事说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听。在历朝历代皆是风光迤逦的湖光山色,最终凝聚的是山水城市文化的精髓,最终依据世界遗产的评定标准落位于文化(而非自然)遗产名录中。对于丝路,这个中西交流的文化故事也许更容易理解一些。

同时,利用吉尔吉斯斯坦的名额进行跨国项目申报也开创了中国与他国合作申遗的先河,在名额限制内也提供了一个充分条件,这十分重要,日后想必还会借鉴,也会成为各国抱团申报的趋势。同在本届大会中产生的南美印加路网由也异曲同工之处,既是以道路为纽带,也关联了现时多个国家。

在国人眼中,京杭大运河是富有盛名的,在冠上“世界最长运河”的头衔后所突出的古代浩大工程的属性,一时甚至与万里长城比肩。但很遗憾的是这条绵延千里的人工运河并不是在每一个段落都能展示出鲜明的外在审美之处及举世价值,因此很难真正地将她同类似长城或秦陵兵马俑那样第一眼即可迸发独到震撼力的文化事物放在一起说事。现实中,运河申遗的概念范围由京杭运河基础上扩至浙东运河与隋唐运河,其中片断落实到了京津冀鲁豫皖苏浙多个省市的诸多内。所以许多介绍运河申遗的资料都提到其申报筹备时间长、难度大,原委就在其间。

通过大运河、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两个庞大的遗产项目,一箩筐内容被收录进世界遗产范围之内,甚至包括扬州瘦西湖、湖州南浔、甘肃麦积山石窟这些个本就在申遗预备录名单中等待的选手。

丝路和大运河,本质上还是多个遗产点的组团。这个方法中国已经得心应手了,此前早有多次应用。本次大会推出的滇黔渝四处喀斯特地貌,就是对2007年中国南方喀斯特自然遗产的扩充。使用名额进行既有遗产扩展的选择或许在总数量的增长上造成延缓,却体现了一定的理性,毕竟不能以求多求快的心态面对。试想当年五大连池在大会审议前夕的退出,尤可想象错失宝贵名额的遗憾。而南方喀斯特二期中的遗产点丰富了喀斯特遗产名录中的特色,不管怎么说,这份扩展好歹把中国国内大名鼎鼎的桂林山水拽进了世界遗产的队列。

本届会议也闹了一些些妖蛾子,喧闹、拖沓、插队不老少,大概开会都一个样儿吧。

除此之外,对于未来中国世界遗产的申报计划来说,这届大会传来的都是好消息,而且还带来了许多期待,挺好。

何处话徽州

徽州,一个出现频率至今依旧甚高但濒临失去其本来含义的地理名词。

这是个曾一度盛产文人与商贾的江南一隅,曾留下“无徽不成镇”之说的一府六县。但历史的变迁,终于让徽州这个字眼慢慢湮灭在行政的版块上、书簿的纸张中,也从人们的脑海里逐渐被淡忘掉。

如今,唯有最执着的坚守者,以及本地那苦心的生意人,还在较真。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徽州1 徽州2 徽州3 徽州4 徽州5 徽州6 徽州7 徽州8

蛋微疼的旅游导购为哪般

普通青年、文艺青年和二B青年都自称喜欢旅游,所以我也喜欢逮到点闲时光就出去玩玩。怎么个玩儿法呢?说到旅游的方式,不外乎跟团和自助两种。跟很多精力旺盛的小侬细囡一样,更喜欢可自我灵活安排时间行程的自助游,不过也会有例外:出于节省时间、经费等旅游成本或统筹旅游行程的需要,偶尔把自己交给旅行社。

比如说上个月底。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几个屌丝腐女为了祭奠大学毕业而逝去的青春毅然决然地决定去祖国东南角的厦门岛海边吹几天凛冽的海风,顺便噙着双眼泪水眺望下海峡对岸仍身处资本主义牢笼过着水深火热生活的骨肉同胞。三天过后,大家纷纷表示祖国尚未统一,不能轻易结束此次出行,于是选择报一个永定土楼散客团的一天游以再次领略神州人民的智慧和汗水,反思统战工作该从何做起。

每人交了100元人冥币后,我们起了个大早,大概是3点或者6点的样子,然后在约定的地点上了大巴。前后接了四十来个人之后,这一天算是启程了。带队的导游年纪不大,自己介绍名曰小肖(音),嘴巴跟全国大多数同行一样利索能干,在海沧大桥上聊起了赖昌星跟某笑得很甜的女星的故事。我和诸位不惑之年的大叔们饶有兴致地听,就这样,车子从海边开始驶往浙闽丘陵南部的山中。

肖导报了一遍今日行程安排,果不其然,来回路上各一处购物点。她也挺坦诚:“这是小肖的工作,请大家支持。”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我还是比较蛋定,支持是要支持的,没钱不买不就完了。几个小时后,我们在一栋建筑前下了车,领一张“参观证”,进了屋子。听了三十分钟的“讲座”,主讲人是个属于微胖界的女人,如数家珍地开始推荐各种竹制产品。完了之后是产品参观,落实到具体就是在摆满商品的类似超市但只有一条通道走到底的地方转一遍,沿路都是年轻女士导购员。瞅一瞅摸一摸,完事儿上车走人。整个购物点占用了约四五十分钟的时长,不过期间没有强制购物神马,还好还好。

回程路上依旧绕不开这个环节。这次是买副食品的,没有“讲座”,不过“超市”路要长一些,多了许多试吃品尝,导购小姐也有相当数量。这次花费了二十分钟的时间。

如果旅游是一次上网浏览消遣内容的体验,那么导购就类似网页上的广告,诚然有些讨厌,但作为一种行业的盈利方式,挥之难去。旅游导购的负面评价不少,尤其是一些强制消费,直接破坏旅行者的兴致。网络广告要好一点的地方就是,你可以选择点或者不点——点了:接受是否进一步转化的选择;没点:继续爱干嘛干嘛——当然了这是排除了目前各种无良网站骗点的情况。

这么一说我又感觉旅游导购更像电视广告,爱看不看反正就插在中间了。

虽然对导游和营销两个方面都不算很了解,尝试着通过自己的理解设想一些可以改善旅游购物过程体验的想法。

控制下长度呗。一天内合着接近一个小时是不是太长了,尤其是在景区待的时间也不是很久的情况下,购物时间喧宾夺主很有鸠占鹊巢之嫌。

注意好时段呗。还没开始玩儿就先被带进小黑屋了算什么事儿?抵触感还不油然而生么?返程路上还说得过去,权当纪念品采购了。

主题契合点呗。互联网广告从门户模式做到搜索模式是一个飞跃,旅游购物也可以做类似的效仿,优质的特色土特产还是会吸引旅行者的。

态度,态度要正呗。顾客不是上帝吗。

最后说一下,土楼靠谱,建议时间富足的厦门旅客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