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电子地图

菜鸟物流猜

logistics of shipping

年前年后这几个月在淘宝上买东西,察觉些许物流通知上的小改进:无论是在桌面端还是移动设备app端,新发生的购物快递变化会在第一时间推送提醒通知;而当物品送达后,淘宝也仿佛比此前更敏感,以“签收成功”作标注,并提示完成收货后的购物环节。对于这个细节,很难不将其同之前成立的“菜鸟物流”挂上钩。

菜鸟物流取了一个比较无厘头的名字,还颇有些自贬的感觉,而且这物事要做的究竟是什么,一时半会儿还挺让人难以厘清,估且那么猜上一猜。

电商与物流

电子商务出现以来,以子之长地解决了传统贸易中信息流的问题,同时也以信息的方式间接地解决了现金流的问题,无奈物流无法以信息切实代替。于是,尽管一直以来是商贸中核心问题之一,物流却较游离于电子商务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之外。尤其是在繁荣的零售市场——买的东西一定得到手,但只要能安全、如期送达,其他的问题就能怎样呢——人们更关心的是找到更心仪的商品或价格。

淘宝系与其他国内诸多知名零售网站最大的区别,粗粗想来约摸也就两点:一是商品自营还是平台化;二是物流自营还是借助他人。随着各大电商的平台化拓展,前者的界限已日益变弱;而后者,至少就目前而言仍泾渭分明。

无论如何,都不能否认这两点是淘宝自始至今获得成功的因素,毕竟单干和拉一帮人一起干在速度和规模上不可同日而语。在物流的问题上,与第三方快递合作不仅在建设初期节省了大量成本,而且在日后逐渐带动出一个新的快递生态链。而当当、凡客、京东等等,无不是在物流配送环节上磕磕绊绊,吃了不少苦。但产业毕竟是攥在自己手里的更踏实——京东熬过来了,便又重新在现实中(包括舆论中)获得了与天猫竟争的地位。马云有没有想过自己物流的方案?我猜肯定想过。不过最终增强物流环节掌控权的方法并未如此简单粗暴,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个名曰菜鸟物流的计划。

从土地、仓储到数据

对于那些一开始便将物流配送的大任扛在自己肩上的电商而言,初来的成本恐怕不外乎两个方面——人力与基建。物流是讲究规模效应的生意,而规模也意味着庞大的投入,往往还是拖累财务报表的项目。而当阿里把视野转向帝国中的物流环节时,选择了投入基础建设,而非组建自已的物流团队。

因而有了菜鸟物流在全国四处拿地盖仓库的新闻。乍一听真高招也,不仅可以以此来支持其最重要的命脉业务——电子商务行业——中的卖家和物流企业,达到繁荣生态圈的目的,而且以目前国内土地价格高企的形势看,拿地盖房肯定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何况阿里和马云顶着明星企业和明星企业家的光环出马,各地政府就算不欢心土地财政,也多半冀望于沾点高新产业的光来支撑业绩,竞标、批文什么的,大约都不会成啥难事。

但若把这事放高深里考虑,想必此间的数据才是价值更高的宝藏,尤其是对于钟爱平台运营的互联网企业而言——他们一直深谙此道。

相较于物态存在的土地和仓库,数据这玩意儿虚无飘渺,也不像现金或固定资产那样直观地反映在财报上,但它正是互联网的力量之所在。淘宝或者阿里能否将他人主导的物流控于自己的掌心中,亦籍于此间。累活自有人干,而大势俱系我手。而对于用户而言,商品的流动能更紧密地与网站、应用上的信息动向相一致,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事。

高德地图的角色

最近阿里整体并购了高德地图,引发了不少的联想。对于菜鸟物流来说,在理论层面是一大利好。

高德地图在国内公路地理信息数据方面可谓重量级,而这一领域之于物流行业的重要性也不必多说。高德比大多数人更解城市与乡郊、公路与小道、甚至地理定位与实时路况,虽说原先致力的是民用导航,但其采集的数据,以及相应的领域能力都是阿里战略步署下的重要资源。

话说回来,理想很美好,不过如何在物流的大棋中有利用、整合高德的信息资源,并实现反哺,在现实中也必将是一件复杂的事情,还且待未来的成果。

Niantic的移动端世界

Ingress

据说Niantic Labs的名字来自于加州淘金潮期间驶向三藩的某艘捕鲸船名。

这个项目组的第一款产品在2012年推出,是一个从概念层面到功能实现上均有着十足炫酷感的增强现实手机游戏。打开这个名为Ingress的游戏,也许那灰暗的视觉界面、古怪的矢量图形会困扰你几分钟,不过当手机的GPS努力工作,而你从中发现箭头光标随着你的运动而移动(而且不时在吸收着些什么东西),你会开始觉得有点意思吗?

“Biu biu biu……”

Interface of Ingress

The world around you is not what it seems……

在这款侵入式虚拟现实的游戏中,玩家被定义为一场世界性战争在两个对立阵营内的参与者。通过携带智能设备进行包括移动在内的动作,玩家们可以在以现实世界(Google地图)为基础勾勒出来的二次元里收集资源、放置器械,乃至组团攻击或防御据点,以求战术性或局部性的本方胜利。在Ingress的线上游戏世界里,足不出户将一事无成;而对于游戏胜利更为重要的“据点”,一般都与实际世界的地标相关,通常是那些显眼的公共建筑物。

正如Ingress在视频中展示的那样(人们拿着手机聚集到据点四周,辨认敌友,伺机展开互动),Niantic描绘了一个通过移动端布置的虚拟世界,这里头有许多侵入式虚拟现实的卖点,不过最基础也最有趣的是——它是现实世界的翻版。

说完一款虚拟的游戏,再来看看Niantic Labs开发的另一个移动端应用——Field Trip

同Ingress相比,Field Trip更接近你所处的真实世界。携带后台运行有它的设备,当你接近某个你也许会喜欢但隐藏在深处的博物馆、历史建筑,或是餐厅、小店,弹出的信息卡片(来自于HistorviusSunsetDaily SecretZagatSongkick等)就能第一时间告知你,为你的生活增添几分色彩,在闲暇的时光里,亦能享受一场field tripp。

FieldTrip当然,这就是一款比较好玩不过依旧普通的LBS应用,我们都会这么想。没错,应用市场里有诸多类似的东西,不过当作为Google干儿子的Niantic把Field Trip搬上了Google Glass,情况又稍微不大一样了。尽管可穿戴智能设备尚未走向大众市场,1500美刀的眼镜我也买不起,而且关于美观度、实用性以及隐私保护方面的批评不绝于耳,仍然阻止不了爱好者们对新奇未来的浮想联翩。

至少,若是在异地惬意旅游的道路上,偶然在屏幕上跳出意想不到的好去处,而后一边聆听着介绍一边“轻车熟路”地走向新开辟的目的地,心里大概会充斥满期待感吧。

哎嘛不小心又默默意淫开了……

为街拍照片找到准确的拍摄位置

每次从外地回来我都会有一个习惯,把某些照片上传到Panoramio(Google于2007年收购的一个西班牙网站,并被整合入Google Earth)上,并为它们加注上地理位置。这样,其他Google Earth的使用者就能在当地看到我所贡献的照片。

对于可以熟练使用电子地图的人来说,为大多数照片找到拍摄位置并不难。城市中的地标性建筑,或者乡郊野外的自然景观,可干扰的因素比较少,略加搜索、辨认即可,顶多再依靠卫星图片来帮助判断。不过某类街头拍摄的照片则会令人头疼。由于拍摄点附近道路纵横交错,拍摄时随意性强,事后往往不记得准确的取景位置,给定位造成困难。

就拿上一篇游记中的照片举个例子:

西门町

这张照片拍摄于台北市万华区的西门町。所谓西门町,『范围一般而言东至中华路、西至康定路、北至汉口街及南至成都路』这样一个区域。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纵横皆有5-7条道路的泛指区域。而且这里商户林立,建筑密集,随手拍的一张夜景,不容易确定当时的位置。

当然了,按图索骥,多数画面内有实际意义的街拍依然可以被定位。

Step 1

在Google Map里找到『西门町』的大致位置。Like this:

Locate-a-street-photo-step-1

 

参考下前面给出的信息——『东至中华路、西至康定路、北至汉口街及南至成都路』,那么没错了。这既是『西门町』这个地理名称的大致位置,也是照片拍摄的大致位置。

Step 2

西门町

仔细观察照片,这么多发着光想要吸引行人眼球的招牌里,那些是有可能会被电子地图收录进本地信息的?商场、连锁店、知名店铺、大中型机构的网点……OK,我就选照片中心偏右的『第一银行』试试运气好了。

在step1电子地图取得的『大致区域』范围内,搜索『第一银行』。

Locate-a-street-photo-step-2

噔噔噔噔,运气不错,范围内只有一个搜索结果,无须筛选排除。莫非就是这儿了?

Step 3

Step 3-1

这时候若是在支持Google Street View的地点就方便了,直接拽街景小人干活。在我们的例子里,看看唯一的搜索结果区域的街景实拍(需要适当调整视角的位置)。

Locate-a-street-photo-step-3

有点眼熟没有?再看一看对比的效果:

Locate-a-street-photo-comparison

这样即可确定:这张照片是在西宁南路上,位于武昌街二段与汉中街50巷之间的区段内,自北向南拍摄到的,而且当时的站位靠近马路东侧的人行道。

Step 3-2

如果是在没有Google Street View的地方(天朝压力好大),那就免不了通过多搜索几处地标位置、观察卫星照片特征等其他方式来辨认了。

Step 4

Locate-a-street-photo-step-4

That‘s all.

“不和谐街区”,巴塞罗那

巴塞罗那的格拉西亚大道(Passeig de Gràcia)有这样一个街区,它位于Carrer del Consell de Cent和Carrer d’Aragó两个交叉路口之间,也就百来米的距离内,却囊括了四位现代主义建筑大师的手笔。但是由于四人的建筑风格不同,导致了整个街区略显诡异,于是此街区被命名为“不和谐街区”(Manzana de la Discordia)。

好奇,但没条件去。忙里偷闲,祭出Google Streetview。

在巴塞罗那城境内搜索Manzana de la Discordia。

没错就这儿了,拽街景小人下锅。推荐下到西北往东南方向的车道上,因为主要的几个不和谐分子都处在街区的西南一侧。

不下不知道,一下去发现若干杯具:格拉西亚大道貌似在街景小车取景的日子里不知是在修路还是挖水管,大段立着蓝色挡板,煞风景;另外,街道绿化做的不错,不过成片的树木也成了挡楼的杀器。

F11点起。降临人间的左手边就是本次旅行的第一站——Casa Lleó Morera(莫雷拉之家,也可意译为“狮子和桑树之家”)。

这栋建筑始建于1864年,Lluís Domènech i Montaner在1902年进行了改造。由于其装饰上有许多狮子和桑树的图案,所以被命名为狮子与桑树之家。由于处在路口的位置,门面很大,加之外部装帧略显华丽,非常显眼。

大建筑师Lluís的其他作品包括圣十字圣保罗医院、加泰罗尼亚音乐宫等等,均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中的文化建筑。

雾太大,召唤Panoramio照片君。

就在Casa Lleó Morera的西北处隔壁,是Enric Sagnier设计的建筑Casa Mulleras。

不过关于这栋建筑知名度较低,相关介绍也比较少。Enric最著名的手笔是与他儿子共同完成的供奉耶稣圣心的巴塞罗那圣心圣殿。

路灯不错。XD

继续向前,又发现一出悲剧,原本的三号景点——Casa Amatller——居然被一块偌大的广告牌遮住主体建筑(莫非是要进化成完全体)。大汗淋漓之际,再次召唤照片君。

Casa Amatller(阿马特耶之家)是Josep Puig i Cadafalch的作品。与前两位建筑家类似,Josep也是一位活跃的加泰罗尼亚本土艺术家,包括加泰罗尼亚政府宫在内的诸多历史建筑依旧存在于巴塞罗那市内。

隔壁,是本次旅行的最后一站,也是最重要的一处建筑。

Casa Batlló(巴特略之家),位于格拉西亚大道43号,与Carrer d’Aragó的交叉路口。说它最重要,不仅仅是因为它长相最不和谐最点题,同时也是因为它出自于最著名的加泰罗尼亚现代主义大师Antoni Gaudí(安东尼·高迪)之手。

这栋房子的奇葩体现在窗台、外壁、拱顶、烟囱等等每一个角落。2005年,Casa Batlló被拓展为世界遗产名录“安东尼·高迪的作品”中的一员。这项世界遗产中的其他成员包括雄伟的圣家教堂、靓丽的桂尔公园等等。


夜晚的Casa Batlló在灯光的映衬下,会像这样散发出神奇的氤氲。

不得不感叹高迪的过人之处。大手笔有大手笔的宏伟壮阔,小艺术又有着小艺术的独到精致。当然,我们所看到的精美,大多只是依附于外观之上的视觉效果;Casa Batlló离奇的空间构造和充满生命力的曲线在高迪的设计中有着什么样的深层意味,“不和谐街区”其他建筑家赋予了建筑成果以何种意义,大概就是智者见智了。

最后说一句:浓缩在“不和谐街区”的巴塞罗那乃至加泰罗尼亚的现代主义风格,隶属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西方新艺术运动。

不和谐街区集体照一张(缺Casa Lleó Morera)结束今天行程。

旅行结束,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