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城市建设

深圳的地铁

深圳地铁大剧院站

来深圳出差,闲暇中照例体验当地的轨道交通系统。现在国内各大都市都在兴建市域内的轨道交通,深圳的地铁乍看之下与其他城市并无大异,实则隐藏着一些小趣味。

线路名称

在大中华区内,台湾的捷运系统选择以汉字和颜色作为各条线路的简称,分别以营运中的台北捷运和高雄捷运为代表,而香港的港铁亦以汉字为线路冠名。

而在大陆,通行的作法是用数字区分不同的线路。无论是在线路繁多,营运已久的北上广或是今年新晋的长沙、宁波、无锡,阿拉伯数字皆是官方标注线路名的方式。

在深圳,当你走进一个地铁站,情况会有些不同:好像汉字的名称所占据到的位置更多一些(罗宝线、蛇口线…),但数字的命名也同时存在。从其他途径上获取到的资料上看,也不乏汉字线路名称的指代,比如酒店里旅游服务的小册子。

查阅一番资料后才知道,命名方式在2008年和2013年也经历了反复的变动。但毕竟千百万人的城市,朝令夕改也无法达到一蹴而就的效果,就成了现在这样两种命名方式共存的形态。

线路交汇

现时深圳市内已建成营运的线路一共是五条,很奇特的是,五条线路做到了两两交汇——也即是说,所有线路彼此间都形成各自交叉,可以不经其他线路达成换乘(当然了,是否需要这样做要视实际搭乘需求)。

反观其他国内城市,北京、上海这样线路众多的系统不会有彼此都形成交汇的现象;线路小于等于三条的城市也不在赘言比较的范围中;此时线路数量相近的南京(5条)、天津(4条)和重庆(4条)都没有此类情况。

不得不说从现实规划建造的概率上来说,线路两两交汇还挺不多见的。这有有赖于深圳市建成区沿海岸略为狭长的分布构造,以及巧合性的时点截取。

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线路的建成,这个现象也会随风去了。

遥相乎应的罗湖站

口岸的两端,深圳河的北面,是深圳地铁(1号)罗宝线的罗湖站;南面,则是港铁东铁线的罗湖站。反映在地图标识上呢,往往是这样的:

罗湖 Luohu

羅湖 Lo Wu

你们感受一下。

紫禁城的CRAP

从景山公园自北向南拍摄的紫禁城。摄影师Trey Ratcliff的作品。

虽然一直认为自己的审美是靠谱的,但也自知压根不懂设计。所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大概就是我这种处境了。

不过在读过《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之后,好像觉得有点头绪了。作者Robin Williams着力强调了设计的四大原则,而后在此枝干上发展出缤纷的叶子、花朵与果实。

对于四大原则的联系与记忆,你猜我怎么着,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那个营建于15世纪,象征着古老体系下中央集权的庞大宫殿——紫禁城。有点扯?且待一一道来:

对比(contrast)

对比,堪称紫禁城最明显,最对得上号的特征。且不说处在当时,宫殿那华贵的颜色在平庸、千篇一律的城市建筑中如何万灰从中一点红;单论紫禁城之内,朱红色的宫墙,金黄色的琉璃瓦同浅灰色的墁地方砖,白色的汉白玉栏杆、须弥座、丹陛,即已径自形成鲜明对比。

另外,宫殿的建筑体量也大小不一,中轴线上的各道城门(午门、太和门、神武门)与宫殿(太和殿)雄伟之极,相较于其他建筑又显殊为壮观,预示着皇帝处尊居显,皇权至高无上。

重复(repetition)

尽管建筑师在紫禁城的建设中变换使用了不同的造型,但整体的风格的重复再重复是显而易见的。

华贵的用色彰显着皇室专用的特权,这必须在每一栋建筑上得以体现。琉璃瓦屋檐上的仙人走兽、门扇上的门钉与兽面衔环、宫殿基座栏杆外围的泄水龙头遍布于宫廷之中,随处可见。左右大体的对称是一种重复,“面阔9间、进深3间”亦是一种重复。

对齐(alignment)

毫无疑问,这是这座皇宫又一个显著的特点。而且紫禁城整体的构造是明显的居中对齐,这是“一种比较正式、稳重的表示”,噢,跟书中说的一样。泱泱大国之君工作和生活的地方怎能不“正式、稳重”呢?所以中间对齐是必须的,甚至是故宫外围的皇城、京城(内、外城)也有意地居中对齐,而且还深深影响了今日帝都沿中轴线的建设,乃至环线一环一环向外摊的发展。

亲密性(proximity)

Map of the Forbidden City来到了比较勉强的一条原则上。紫禁城的格局有亲密性的特点吗?我觉着还是有。

整个宫廷可以分为外朝和内廷两个区块。前者位于皇宫南面,后者居北,前庭后院,建筑体量与数量风格迥异,各成一体。

外朝是皇帝执掌集权的窗口,每日当朝政,访万机,一方面还要在此接受万国朝拜,兹事体大,因而不得不营造的大气凛然。故建筑庞大,也很分散。有些类似平面印刷中的标题,字号大,字间距也大。

至于内廷,那是皇帝与其他皇室成员的私生活,小巧精致是必要的,鳞次栉比也是必要的,且最重要的是休息的地方总须在一块儿,要不然到翻牌子的时候也太折煞抬人的下人了。不论是乾清宫、坤宁宫还是养心殿,都处在北面的内廷。

要不然,“亲密性”还可以这么理解:皇帝跟她的妃子们若夫妻亲密,岂非国之幸事?哈哈!

CRAP

将以上四点原则的英文单词首字母拼在一起:crap(废话)……

古今中外的审美都能印证到一块儿,看来四大原则真是废话了。

嗯。本文将建筑构造与平面设计、网页设计混为一谈,戏说成分较多,驴唇马嘴,请勿当真。

渺小的视野

前两天和同事一起吃饭,席间偶然谈及嘉兴和金华两个浙江设区市的城建谁更糟糕的问题。(嘉兴海宁的)同事坚称金华城区很破,而我也好似有些针锋相对地直言对嘉兴城面貌的印象很失望;而我们对各自的母城市的看法却是“还OK”、“还不错啊”……

事实上我和他说的都是发自内心的想法,同时,我俩对城市建设的“审美”标准应该也不会有多大的差异,那为何我们会得出几乎截然相反的两个结论呢?反思后滤出一些观点。

对“习以为常”的偏袒

我认为人类有这样一种心理偏袒,这种偏袒并非出于故意为之的包庇,而是在潜意识中会很轻易将自己习以为常的事物悄然忽略在比较的队列之外

新至一处陌生空间,总会带着是否整洁、有序、酷的眼光去打量。一旦待了两三个礼拜,就全然不再在乎这些,安然处之。

细细留心一下自己的房间,把它当做别人的卧室,我会说:“嘿,一点都不酷,不符合我的品味。”

真实的情况是:在日常生活中,我自己的(房间)品味一点儿也不高。或者说,在自己的房间里,我好像一点儿也不在乎我的“品味”。

而一到了别人家里,往往又会在心里拿我的“品味”出来说事儿。

以参照物为准去理解不熟悉概念

那我的“品味”究竟从何来呢?我想是源于我见过的其他同类事物。

一开始,我住在浙江省永康市,啥地方都没去之前是多么的与世无争。

假使某天我去了义乌市,站在梅湖体育中心之畔,我会说,“这TM才能叫城市嘛!”假使我去了磐安县,我会说,“这也能叫县城?”……

再往后,我的“品味”随着见闻不断丰富,而且前仆后继式地化身为新的参照物。

比如几年前,我怀揣着对“东北最大城市”和“西北最大城市”的热忱去了沈阳和西安,最后得出的结论都是“有够破旧的”……说此话的时候,我的参照物已不再是小小的县城了,因为在我内心深处已经摆出南京、杭州,甚至帝都和魔都这样的城市做比较。

成见的镣铐,偏见的枷锁

做这样的比较也不能全然怪我,因为一个正常人总是会拿出他的“常识”中,同类型,而且同层次的东西作为参照物。

很不幸,由于这个世界资源的分布总是不均的,人的“常识”也是有限并肤浅的,这样的参照比较,带来的结果终归该用悲惨来形容。在看过帝都双向十车道和魔都的天际线之后,包括我在内许许多多的人,对于城市建设的理解不知不觉就开始“大跃进”。想的尽然是三环以内的熙熙攘攘,或陆家嘴的水泥森林,丝毫也没有考虑比如城中村。于是乎就有了前文秒杀东北、西北两大城市的故事。太嘲讽,不忍细说。

这便是成见的来源。

更要命的来了。我压根没去过太原,但据说太原“不怎么样”。即使我都已经不记得我从哪儿看到听到得知到太原的“不怎么样”,但这种印象已经根深蒂固地扎根在我的脑海中。于是,大四准备去山西玩的时候,我直接跟班长说:“太原咱可以不去,那儿‘不怎么样’。”

对于某个不熟悉,也尚未直接接触的东西,人们会用他人给的结论进行理解。而他人的结论,大致是以他人自身的参照物对比的结果,也可能来自于另一个他人。

参照物没变,主体却变了,结论就成了未必靠谱的偏见。

标签效应

贴标签便于对事物进行分类的,但同时也是在理解上偷懒的好方法。笼统地归类,刻板地记忆,都得归功于标签效应。

可说得上是一种群众喜闻乐见的管理“常识”的好手段。

不多说了,上图。

spoof map

“北京人眼中的中国地图”,图片来源互联网。同类型图片请更换主语后自行搜索。

“不和谐街区”,巴塞罗那

巴塞罗那的格拉西亚大道(Passeig de Gràcia)有这样一个街区,它位于Carrer del Consell de Cent和Carrer d’Aragó两个交叉路口之间,也就百来米的距离内,却囊括了四位现代主义建筑大师的手笔。但是由于四人的建筑风格不同,导致了整个街区略显诡异,于是此街区被命名为“不和谐街区”(Manzana de la Discordia)。

好奇,但没条件去。忙里偷闲,祭出Google Streetview。

在巴塞罗那城境内搜索Manzana de la Discordia。

没错就这儿了,拽街景小人下锅。推荐下到西北往东南方向的车道上,因为主要的几个不和谐分子都处在街区的西南一侧。

不下不知道,一下去发现若干杯具:格拉西亚大道貌似在街景小车取景的日子里不知是在修路还是挖水管,大段立着蓝色挡板,煞风景;另外,街道绿化做的不错,不过成片的树木也成了挡楼的杀器。

F11点起。降临人间的左手边就是本次旅行的第一站——Casa Lleó Morera(莫雷拉之家,也可意译为“狮子和桑树之家”)。

这栋建筑始建于1864年,Lluís Domènech i Montaner在1902年进行了改造。由于其装饰上有许多狮子和桑树的图案,所以被命名为狮子与桑树之家。由于处在路口的位置,门面很大,加之外部装帧略显华丽,非常显眼。

大建筑师Lluís的其他作品包括圣十字圣保罗医院、加泰罗尼亚音乐宫等等,均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中的文化建筑。

雾太大,召唤Panoramio照片君。

就在Casa Lleó Morera的西北处隔壁,是Enric Sagnier设计的建筑Casa Mulleras。

不过关于这栋建筑知名度较低,相关介绍也比较少。Enric最著名的手笔是与他儿子共同完成的供奉耶稣圣心的巴塞罗那圣心圣殿。

路灯不错。XD

继续向前,又发现一出悲剧,原本的三号景点——Casa Amatller——居然被一块偌大的广告牌遮住主体建筑(莫非是要进化成完全体)。大汗淋漓之际,再次召唤照片君。

Casa Amatller(阿马特耶之家)是Josep Puig i Cadafalch的作品。与前两位建筑家类似,Josep也是一位活跃的加泰罗尼亚本土艺术家,包括加泰罗尼亚政府宫在内的诸多历史建筑依旧存在于巴塞罗那市内。

隔壁,是本次旅行的最后一站,也是最重要的一处建筑。

Casa Batlló(巴特略之家),位于格拉西亚大道43号,与Carrer d’Aragó的交叉路口。说它最重要,不仅仅是因为它长相最不和谐最点题,同时也是因为它出自于最著名的加泰罗尼亚现代主义大师Antoni Gaudí(安东尼·高迪)之手。

这栋房子的奇葩体现在窗台、外壁、拱顶、烟囱等等每一个角落。2005年,Casa Batlló被拓展为世界遗产名录“安东尼·高迪的作品”中的一员。这项世界遗产中的其他成员包括雄伟的圣家教堂、靓丽的桂尔公园等等。


夜晚的Casa Batlló在灯光的映衬下,会像这样散发出神奇的氤氲。

不得不感叹高迪的过人之处。大手笔有大手笔的宏伟壮阔,小艺术又有着小艺术的独到精致。当然,我们所看到的精美,大多只是依附于外观之上的视觉效果;Casa Batlló离奇的空间构造和充满生命力的曲线在高迪的设计中有着什么样的深层意味,“不和谐街区”其他建筑家赋予了建筑成果以何种意义,大概就是智者见智了。

最后说一句:浓缩在“不和谐街区”的巴塞罗那乃至加泰罗尼亚的现代主义风格,隶属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西方新艺术运动。

不和谐街区集体照一张(缺Casa Lleó Morera)结束今天行程。

旅行结束,解散。

杭州公交B1线4G网络体验

前些日子在网络上看到新闻提到杭州BRT公交1号线将覆盖中移动4G网络的消息,不过据天天乘坐B1的@胡Stig_Five同学反映早已开放,并非新闻所说的是新鲜事。不过因为最近老在电脑前坐着脊椎跟腰都酸得一哔,由于最近离职没网蹭手机里又一堆东西需要升级,公交卡里余钱多得痒痒,索性带上手机去跑上一遭。

杭州BRT1线路图。图片来自Google Map 。

杭州的BRT公交1号线,东起西湖区黄龙公交站,西至江干区下沙高教东区,全称三十余公里。我就是屁颠颠地赶到黄龙上的车。

初上车,人不多,开手机看搜到的WLAN信号列表,CMCC-4G就是了,顺利连上。

 

网页测试,海豚浏览器开自己的博客,速度妥妥儿的。下载测试,Google Play(在天朝恶略的环境内典型的极其依赖wifi),下载Wikipedia、Slice It、Pixlr等app的update,目测速度有100kb/s以上;下载mp3格式音乐,几秒钟搞定。

在高沙下车乘返程班,继续体验。

4G下打开Google Latitude 。图片来自Google Map for Android 。

这次体验总体感觉不错,整个过程网络连接都较顺畅,信号也还算稳定(信号基本维持在满格状态,不过返程途中有过一次短暂掉线)。

现有的4G,即第四代行动通讯技术,描述的是“高速的行动电话网络”和“无限网络”两个不同但有重叠的概念,目前主要包括Intel主导的WiMAX和我朝主导的LTE Advanced。杭州B1公交车内覆盖的4G采用的就是后一种标准。作为屁民感觉很超前。在某些城市建设的理念和实践上,杭州确实走在国内城市的前列。

鉴于BRT属于城市公共交通的范畴,可以大概地分析一下杭州城现有的城市公共交通系统。

简单归纳一下:

  • 磁悬浮列车:老话题所在,属城际交通,非城市公共交通范畴,况且:1.可基本确定为胎死腹中的项目;2.怨声载道,不得民心。
  • 城市轨道交通(包括地铁、轻轨、有轨电车等):目前已逐渐沦为烂大街的事物,除北上广深之外其他大中城市的城轨网都是渣。况杭州地铁尚未开通,无足挂齿。
  • 普通公交系统:普通,但公交站的实时信息预报很实用,在其他城市鲜见。

杭州公交实时信息提示屏

  • 快速公交系统(即BRT):虽然国内不少城市开通BRT线路,但杭州B1线路率先开通4G网络覆盖。且总体而言杭城BRT线路较多,分布合理,车辆、站台的制式也较符合标准。
  • 水上巴士:小G亮点,线路丰富,但受运营季节和固定水道的限制。
  • 公共自行车G亮点,租/还车点多且分布较均匀,已初步形成系统。虽仍有很多可改进之处,瑕不掩瑜,理念先进,口碑良好。

私以为,杭州(包括整个浙江)的经济指标发展既然已进入瓶颈阶段,喊转型转型也喊了不老少,所谓有的放矢,包括公共交通在内的基础建设就是一个很好的侧面着手点。经济结构和居民生活水平实在多了,GDP神马的,有伤风化。

维也纳跟墨西哥城你更喜欢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