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随心所欲

随笔,或脑抽筋文字。

浮生半日

六和塔上望向月轮山一侧。©胡颖

久未有过撷得闲暇时光的机会,过着忙忙碌碌而又碌碌无为的事情,耗竭着心智与自信,终究不是理想中的处世状态。

那日里说起去杭州访友的由头,犹豫了小半刻便欣然愿往。从什么时候开始,竟连去一趟杭州都显得十分难得了。

即便天色覆满了阴云,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我俩依旧是满心欢喜——毕竟逃离总是伴随着希望的喜悦的,哪怕只是短暂的两天周末时光。

到了省城,吃过中饭后,一行四人前往钱塘江边的六和塔公园。

六和塔既在离西湖稍远的山南一侧,面对的又是通过量较小的钱江一桥,反倒变成比较清静的一处名胜,因而即便是在杭呆了五年又那么爱西湖的胡颖同学也表示没有来过。实则这样很好,游人如织的地方早已令人不胜喧扰。

登塔远眺一番,大家的心境都不错,想来用心旷神怡之类的词语来形容不会过分。青翠如月轮山上的树木,奔腾如钱塘江中的水流,木塔的外檐伸向下起小雨的天际,拥抱这自然的景致。

中饭时,和咪来自香港的Jack同学聊到工作、生活一类的话题,即便他是来自完全不同地域、文化环境的个体,我们也有着对于在尘世中无所适从地奔忙这样同样的语境。而当我们来到这样一个所在,我们可以呼吸着更为自由的空气,讨论建造宝塔来镇住江潮这样的话题,而并非租住的房子多少平方英尺、每月多少租金这般现实的问答,果真闲暇也需要环境的适时营造。

就像杭州,这座城市的大多数区域人口稠密,楼房、马路、水泥森林,承载的是太多人的梦想、事业、生计,有时候显得几分浮华,有时候显得几分辛酸;而在西南角的湖与山,在秋雨中的午后,小声地述说的是休憩与闲适,是内心的安详平静。

快奔三的人了,写这么些,不晓得算不算得上“却道天凉好个秋”。

下了塔,在小屋子里正看着关于营造六和塔过往缘故的展览,屋外的雨下得愈发绵密了。雨点淅淅沥沥地落在屋顶的青瓦,落在石板的地面,落在木塔飞檐,落在钱塘江水面。

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庄周说的。

年少的夏天是用以追忆的味道

近来开车循环听的是一首Valder Fields。

发行在十一年前,也算是一首老歌了;不过轻松明快的节奏会让人在狭小的空间里、阴暗的天色下,依旧感受到夏日普照万物的阳光。

Valder Fields是何许之所在,不得而知,大抵只是Tamas Wells在缅北的雨林中遐想时脑海中的一个意象。然而正如歌词里杂乱无章地描述的那样,少年时候夏季漫长的白昼总是和无所事事的状态一起令人印象深刻。

模糊的记忆告诉我,似乎是初中的校园广播曾经反复地播放这首Valder Fields,夹杂在Westlife的Seasons in the sun和My love这样更“老”的歌曲当中,于是乎这样的曲目也就成为现在回忆当日时光影像时自动播放的BGM。

即便Valder Fields并不像电影《菊次郎的夏天》与《契克》那般清晰具象地描写往昔的经历,但是正如记忆本身是片段性的,有着模糊不定的细节,更多的是靠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来贯穿和支撑一样,当我回想年少时暑假时光,无论那是百无聊赖,或是忙碌于某件现在会嗤之以鼻的事情,大段的记忆总是浓缩在几个重要的画面中,画面里不变的是夏季特有的短袖、汗水、太阳光。当Valder Fields的旋律响起,颇为遥远的往昔画面就能够跳动起来,好似翻动的连环画,重新跃然于大脑的沟回之间。

这时,纵然乡郊公路上整修路面的工程车占据着半个车道无比嘈杂地在进行作业,已然堵塞的交通伴随加塞的车辆而状况百出,轻松的音乐依旧令我坐在车里保持着一种恬然的心境。有时也会淡淡地感叹一下时光荏苒,马路上的车子还能在红灯前停留片刻,走错路了大不了倒车或是开回头路,少年的夏天怎么就稍纵即逝地成为遥远的往昔呢?

For another one, I guess,
If department stores are best.
They said there would be delays,
And only temporary pay.

在下一个阳光明媚的天,记得找个草地上阴凉处,就地躺下——一整个下午——放空自己。

SuCh a SPecIaL daY

古人没有现代科技,只能通过观察到妇人肚皮的隆起来获知身孕,算是自然界一贯的后知后觉。当然,老中医号完脉而后恭喜恭喜这样古装电视剧中时常出现的场景,我想大家还是看完乐呵乐呵就行了。

今天早上八点没到,醒来一睁眼,邵小咪冲来跟我说“可能怀孕了”,然后卫生间的浴缸旁边整齐划一地码着一排hCG试棒,无一例外地展示着之前从未展示过的图案。我意识到这个小妞今天是秉承着科学精神和我进行对话,但此间所蕴含的信息,绝非科学这样理性的词语可以承载,于是我回到热炕上,翻了个身拥着她亲了几口,让这个平凡的周末天再延续几秒。

现在是午间一点。上午去了趟医院,挂号候诊抽血化验,结果说是要到明天下午才能取。回家后看了一会儿《神奇女侠》,据说昨晚打农药打到两三点才睡的小妞很快就进入到睡梦中,于是我捧着电脑在维基百科上搜索了hGC试验的条目,跳出来一大堆的生物学术语,然而这些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一扭头就能端详身边熟睡中的小妞,然后试想着她已经有了日后鼓着小肚子继续吃零食的充足理由。

今天的外头是一个平凡的炎炎夏日,但今天也是极其非同寻常的一天。不出意外的话,晚上我要带她去看她喜欢的minions了。

怀揣好一份深夜的慰藉


《深夜食堂》不仅有深夜的食物、故事,也有铃木常吉的吉他弹唱。

简单的食谱,普通的食客,朴实的巷子,就连时间也是天际褪去光鲜许久之后的深夜。在一曲吉他弹唱和一段小林薰的旁白过后,又一个简单的小故事经由不同的人们娓娓道来。

尽管每种出现的事物都再普通不过,然而你我都无法在深夜里抵御这道食物的诱惑——无论是它是猫饭、土豆色拉,还是黄油拌饭——正如这食物背后所带来的短短故事:寻常得好像随处可见,却又俨然唤人哽咽。

是一种牵挂,一种离愁别绪,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怀。

人生百味,尽在这小小的居酒屋里,跟着缓缓自炉灶边升起的炊烟一道,回荡在安坐的食客之间。最终,食物下肚了,故事或美好,或也留下有些许遗憾;但肚子填饱了,音乐和旁边再次响起,也给了深夜里收拾好心情的观者们一份安睡前的慰藉。

传说中的中老年球类

%e6%b0%94%e6%8e%92%e7%90%83

几个月前刚拿到一个气排球——一个软不拉叽,外面用红字写着“中老年推荐运动”的圆球时,我的心情着实复杂。见过号称三大球类的排球,没见过这么弱不经风的玩意儿……

此物比正经排球大一号,外表配色也与之相近,但是论硬度、重量,完全不比后者,所以那几夜晚上除了无所适从之外,纯粹地认为其与孩童玩耍的皮球无异。直到网的另一边上来一小帅哥,高高跃起,啪啪啪砸了几个过来,方才有些许回神。

往后的几个月和众同事抽晚上的空开始上手练习,动机是为了准备比赛,性质上是娱乐、锻炼、集训三合一,慢慢地有些长进,大家也逐渐变得兴趣盎然。掌握了相应的规则,再溶入技战术,打法愈加清晰有条理,趣味性也愈加显现。

得,有那么点上瘾了。

过上那么几周,换了一个更大的场地,嚯,玩的人还不老少。从小年轻到你大爷,一片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当然,偶尔约战起来一样有几分血雨腥风的意思。

练吧练吧练吧,一边乐呵一边长进。

不过天不遂人愿,凄惨的事情发生在比赛降临前刚好一周的晚上:一个跃起拦网下来,右脚踩在身边队友脚背上——崴了……不是说好了是中老年运动吗?这也行?!

绝对是误解。这老年运动的激烈程度也不比其他竞技球类,只不过不用直接身体接触罢了。

往后拄拐,半个工伤。比赛终于来时,只好委身化为身残志坚的啦啦队兼摄影,紧张时也只可一边干着急。再揉揉,再揉揉,好透了又是一条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