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旅游

碧海、蓝天;婚礼、潜水


月初,带家人一起去了趟印尼巴厘岛度假。期间,在当地婚庆的帮助下和老婆举办了一场小型的教堂婚礼,甚是满意;另外,也进行了人生第一次潜水,虽只是简单的fun dive,依旧令人难忘。

比较遗憾的一个是老爸性子犟,没去;还有因为人多不太好安排因而没去成塔曼阿尤寺、贾蒂卢维梯田等一些世界遗产的苏巴克遗迹。


前面几日

Bali_01

蓝天白云和度假酒店,这正是我们需要的,尤其是在超过十五个小的长途跋涉之后。

Bali_02

酒店位于塔巴南(Tanbanan)地区,不远处就是海神庙(Pura Luhur Tanah Lot)。

Bali_03

虔诚的印度教信徒在海神庙前举行仪式

Bali_04

冲浪者。

Bali_05

保留节目。出行前几日通过电邮向酒店服务预定好了花和蜡烛,寻一个契机摆放出来。

Bali_06

包了辆车,带大家去乌布(Ubud)。在乌布皇宫(Ubud Palace)里匆匆翻看随身带的Lonely Planet。

Bali_07

乌布水宫(Pura Taman Saraswati),又称女神庙,要到晚餐时分才有表演,没有多加逗留。

Bali_08

乌布的街道,充斥着手工艺品商店和小旅店。

Bali_09

乌布大市场的一角。

婚礼日

Bali_10

这里是一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好地方。

Bali_11

Bali_12

Bali_13

Bali_14

Bali_15

Bali_16

Bali_17

Bali_18

晚餐来到金巴兰沙滩,此地看似景致不错,实则海滩垃圾太密集,强烈不推荐。

潜水日

Bali_19

给小弟打个死扣,让他在水下玩得开心点。

Bali_20

潜水的地点在巴厘岛东北部的图兰奔(Tulamben),来之前在潜水学校的泳池里进行了基本技能的学习。

Bali_21

一行有4位教练,带我们5个人。

Bali_22

下饺子。

Bali_23

重头戏是下水之后帮老婆的弟弟求婚。横幅是有些临时性地向前两日包车的向导David求助来着,小伙不辱使命,那天方能成功。

Bali_24

水下主角,求完婚后象征性互掐。

Bali_25

海底风光放个一张意思意思,质量有限,毕竟第一次潜水,Gopro的使用技巧尚需提升。

Bali_26

水下时间大约40分钟。图为我和潜水教练,法国人Olivier,人很不错,技术想必也不赖,顶着圣诞帽下水,一路提着摄影机拍拍拍,浮上来后帮我脱脚蹼。

后面几日

Bali_27

酒店依旧是那个酒店,波涛声映衬下的美丽海景。

Bali_28

泳池也是大家非常乐意呆的地方。

Bali_29

又到了一天中的日落时分,酒店中点亮的路灯增添了美妙的氤氲。

Bali_30

看着海神庙的夕阳,一边吃着此行的最后一顿晚餐。

那是哪嘎嗒?

常在东北话里听到描述“地方”的[gā da],关键时刻不知道书面怎么写了。网上居然有如是问答:

用东北话说:“你是什么地方的” 这句怎么说?给几个选项吧——A.嘎达,B.疙瘩,C.旮旯,D.都不是。

结果底下回答什么的都有。

得。

雾淞岛1

正月初一晚上到了吉林,次日天未亮就包车前往雾淞岛。

雾淞岛2

当日运气还算不错,河岸边的树枝随着日出结出了不少的雾淞。没错,至少我们赶上了日出。

雾淞岛3

即使是在冬日寒冷的早晨,要想目睹雾淞挂上枝头也全凭一份运气。

雾淞岛4

雾淞岛景区主要包含曾通屯、韩屯两个岛上村庄,我们此行去了前者。后者据说也不错,当然是指有雾淞形成的日子里。

雾淞岛5

要不是赶趟儿,住在村子里也是不错的选择。

邵小咪在雾淞岛

抓住点什么吧。

吉林耶稣圣心堂1

下午休息了好一会儿之后,傍晚落日时分来到了吉林市区江北的耶稣圣心堂。

吉林耶稣圣心堂2

耶稣圣心堂是标准的有着尖顶的哥特式天主教堂。

松花江吉林段

出了教堂门,正好撞见松花江畔的日落。

中央大街

第三日,来到哈尔滨,入住熙熙攘攘的中央大街小巷一隅。

哈尔滨俄式建筑

哈尔滨城是一座有蛮多俄国风格建筑的城市。

哈尔滨圣索菲亚教堂

最典型的当属圣索菲亚教堂,圆顶的东正教堂,特点鲜明。

冰雪大世界内贩卖的冰糖葫芦

晚上去冰雪大世界走了一遭,节日期间交通堵塞,吃根冰糖葫芦压压惊。

亚布力滑雪场

尚志的亚布力滑雪场,从哈尔滨出发略远略远,不过规模还真挺大。人生第一次滑雪,还蛮过瘾的。

亚布力滑雪

压个轴吧。

纯粹的长沙

长沙行

夜色下,一撮不速之客乐乐呵呵地来到了长沙城的街头,首站直取口味虾和它们可怜的同伴们,位置在八一桥下的某处餐馆。完毕后复在巷子内寻觅,搜刮了卤味与臭豆腐若干,方才略有满意地下榻。

次日约了小胖出来当向导。自打毕业后未见面三年,小胖又胖了些,其他没变,原汁原味的挺好。

“长沙有什么好玩的,又不是旅游城市。”小胖一句话直白到底,遂了众人之愿,直奔主题。从黄兴路、坡子街一直辗压到太平街,专找人多排队的地儿下手,不好吃放弃,好吃再买,走走停停,目不暇接。

吃完了再沿湘江东岸一遭走,看遍长沙忙碌的人围坐赌桌边,闲散的人垂钓青川畔,热闹的自顾热闹,冷清的悠然冷清。

走得累了,泡个脚,到晚上,再吃由小胖请客吃了一顿湘菜(辣度适中),橘子洲头小小的散过一圈,也便结束了一整天的行程。

末了,第三日晨还溜开小转了岳麓山脚,匆匆忙忙,走马观花,倒不如前两日来得纯粹。

岁末岭南

锲子

赤坎镇房子

赤坎镇街沿的民居,大多已荒废无人居住,但依旧保留着往昔的韵味。@江门开平

华侨创意园建筑

夜色下华侨城创意文化园中的楼房。@深圳

广州地铁一日票

广州地铁一日通卡,二十块钱管一天。@广州

陈芳故居祠堂内

陈芳故居内的祠堂。@珠海

澳门市政公园

市政公园的阶梯。@澳门

西冲沙滩上的游艇

西冲沙滩上的游艇。@深圳

广州地铁越秀站

广州地铁越秀站。@广州

历史建筑

广州老城墙

越秀山上,雨后,斑驳的老城墙。@广州

梅溪牌坊

梅溪牌坊,一个城北冷清的所在。@珠海

陈芳故居

清朝驻夏威夷领事陈芳故居中的一栋房子,中式的墙瓦,西式的窗台。@珠海

沙面建筑

沙面,近代沦为英法租界,同时被人工开挖为珠江中的一座小岛。@广州

红专厂烟囱

红专厂中矗立的高大烟囱,已不再承担昔日吞云吐雾的职责。@广州

大鹏所城中的建筑

海防要塞大鹏所城内的房屋。@深圳

赤坎镇骑楼

赤坎古镇,一条街下去尽是粤派风的骑楼。@江门开平

天禄楼

马降龙村落碉楼中的天禄楼。@江门开平

居安楼和安庐

居安楼和安庐,在自力村碉楼群中并不是很显眼。@江门开平

大三巴牌坊

大三巴牌坊。@澳门

澳门主教座堂

澳门主教座堂,俗称“大堂”,虽然不大,却是天主教澳门主教的公署所在。@澳门

郑家大屋

郑家大屋是郑观应的故居,澳门历史城区中难得的一处中式建筑景观。@澳门

海与海岸

大梅沙

大梅沙海滨公园,太阳不小,人不少。@深圳

上角湾

上角湾,大致位于从大梅沙步行至小梅沙的半途间。@深圳

中英街海滨栈道

下午,喧嚣的中英街东边有一处静谧的海滨栈道。@深圳

情侣路

阴雨天,漫长的情侣路上没有情侣。@珠海

港岛天际线

在九龙的海边南眺港岛的天际线。@香港

西冲

西冲海滩。@深圳

南澳湾

南澳湾,偶然经过,海面停泊的船多,岸上售卖和加工海鲜的商贩多。@深圳

巽寮湾

岸上开发的地产项目太多,只好将镜头对准巽寮湾的海面。@惠州惠东

都市人文

华侨创意园咖啡馆

华侨城创意园中的一个咖啡馆。@深圳

深圳书城开放式的表演

深圳书城内部开放式的小朋友表演,捧场的观众络绎不绝。@深圳

深圳市民广场

周末的市民广场。@深圳

深圳音乐厅

夜色下通向深圳音乐厅的阶梯。@深圳

中英街商店

中英街始终不缺少大抢购中的人群和商店。@深圳

老广州街头

广州老城区的马路。@广州

红专厂

这个地方还着实不太好找。@广州

广州西塔

黄昏下的西塔,大名叫广州国际金融中心。@广州

广州塔

正值灯光节期间,广州塔的小蛮腰扭得正起劲,可惜没有三脚架,总是要差一些。@广州

澳门社区街头

澳门的社区楼底,停放的两个轮子的交通工具不老少。@澳门

 

澳门街头涂鸦

街头涂鸦。@澳门

澳门妈祖庙

当日正好赶上个什么日子,反正妈祖庙前人挺多。@澳门

澳门建筑

澳门半岛南端的一处建筑,单体体量大得惊人,而且通体玻璃幕墙。@澳门

中环附近的街景

半夜的中环街头。@香港

太平山俯瞰

在太平山顶的凌霄阁俯瞰香港夜色。@香港

地王大厦

地王大厦。@深圳

深圳大运中心体育馆

大运中心体育馆,灯光效果拔群。@深圳

人物

老广州民巷

老广州巷子里骑三轮车的人。@广州

中英街钓鱼翁

海滨的钓鱼翁。@深圳

海边的小孩

海岸边凝视他人抓螃蟹的小孩。@珠海

威尼斯人酒店的假面人

威尼斯人酒店的假面人。@澳门

深圳地铁站出口的环卫工

地铁站出口的环卫工。@深圳

其他小景

世界之窗路灯

世界之窗公园晚上亮起的路灯。@深圳

越秀公园的树

越秀公园抬头看到的树。@广州

越秀公园

越秀公园下山的小径,树木与路灯相映成趣。@广州

陈家花园

陈家花园初冬的阳光。@珠海

大鹏所城民居内的面具

大鹏所城民居内的面具。@深圳

西冲沙滩植物

西冲沙滩上的植物。@深圳

赤坎镇一景

赤坎古镇一景。@江门开平

澳门街头一瞥

无意间在路灯杆子上的一瞥。@澳门

郑家大屋内的窗台

郑家大屋内的琉璃窗台。@澳门

大屿山梅窝乡的小溪

清晨,缓缓流过大屿山梅窝乡的小溪。@香港

处州的山,明州的海

处州的山,明州的海许久没有出去转转,感觉有点憋得慌。回忆自去年年中从杭州回家乡生活以来,就没怎么动弹,除去去年十一人挤人去爬了一遭黄山之外,也就只有端午的宁波舟山行跟清明爬丽水云和梯田这么两次省内游了。

话说这两地虽都在小小的浙江省内,但游乐的内容着实大不相同。

静守东南一隅的浙江并无崇山峻岭,然而山越之地也并不缺少连绵起伏的丘陵。杭州西南(古睦、严之州)、衢州、温州南部皆有诸多山川,不过其中曲径通幽处,还属西南的丽水。

濒海而生的浙江并不稀罕大海,击打着东海之滨礁石的潮水声对于海边的居民而言毫不陌生。温、台尽是近海的城市,但最能代表大海的恐怕要算浙东北的宁波、舟山。

同样有着后世赋予的更为响亮的名字,逐渐忘却着曾经的乡韵:西南方古称处州,东北方古属明州。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同样朴素的生活居所,一边多为黄泥砌造在山腰间,一边多由坚石垒立于海岛上。同样的炊烟在黄昏时分袅袅升起。

同样辛勤的劳作场景,一边是弯腰插秧在梯田里,一边是踏浪撒网在波涛中。同样的汗水在肢体动作更迭时撒下。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