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红枣跟自己爱吃的冬枣是一码子事,竟是近两年才发生的事。

究其原因,是以往从未去细想;直到某次吃到放久了的冬枣才恍然大悟。回想过去,小时候好像是吃红枣多些,常吃新鲜枣是后面十几年的事情,大致也是因为社会经济带动下冷链物流技术发展的缩影吧。

从前身边经常有红枣的身影,不过我比较抗拒——和我妈、我姨等一众人形成鲜明对比。那时的红枣普遍肉质绵软的居多,咬着就一种很纯粹的虚弱感,加之坏枣率也比现在要高,总之是口感劝退。

上一辈还普遍喜爱将红枣入汤,跟同被晒干的枸杞、桂圆、莲子之类一起煮,视为一道良好的甜品。如今有些节气还是会有人吃。这个汤我从前是难以接受,现在也依旧不大喜欢,主要原因又是里头的红枣——煮过的口感更加软烂无比,外加那股熟悉的气味愈加浓郁。嗯, 对于喜爱或者厌恶的事物,心理上的认定总是对这类成见有莫大的笃定与加成。

现在嘛,新鲜的冬枣基本每年都能吃到。松脆的皮肉和甘甜的味道总是能够吸引我去购买和品尝,继而悄悄地被列入到心目中『十佳水果名录』里。在名录中的排名不能说很靠前,但总归属于相当正面的评价。

另外还有一类青枣,十岁以前似乎也没见过,味道与冬枣不大相同,较为爽口,也是不错的水果。椰枣,高中地理课上听说的食物——拜伊拉克战争之后驻扎在中东的美军所赐——仅吃过一次密封包装好的干货(体验欠佳),应该属于棕榈类植物的果实,跟其他枣类不是一回事。

扯远了。

说回现今的红枣嘛,颗粒完整、饱满,品相和口感都挺好,再不是从前的吴下阿蒙了(那煮过的还是不行)。不过碍于红枣是女性补血吃的这一破刻板印象,一般来说也是悄悄买点,偷偷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