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的CRAP

从景山公园自北向南拍摄的紫禁城。摄影师Trey Ratcliff的作品。

虽然一直认为自己的审美是靠谱的,但也自知压根不懂设计。所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大概就是我这种处境了。

不过在读过《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之后,好像觉得有点头绪了。作者Robin Williams着力强调了设计的四大原则,而后在此枝干上发展出缤纷的叶子、花朵与果实。

对于四大原则的联系与记忆,你猜我怎么着,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那个营建于15世纪,象征着古老体系下中央集权的庞大宫殿——紫禁城。有点扯?且待一一道来:

对比(contrast)

对比,堪称紫禁城最明显,最对得上号的特征。且不说处在当时,宫殿那华贵的颜色在平庸、千篇一律的城市建筑中如何万灰从中一点红;单论紫禁城之内,朱红色的宫墙,金黄色的琉璃瓦同浅灰色的墁地方砖,白色的汉白玉栏杆、须弥座、丹陛,即已径自形成鲜明对比。

另外,宫殿的建筑体量也大小不一,中轴线上的各道城门(午门、太和门、神武门)与宫殿(太和殿)雄伟之极,相较于其他建筑又显殊为壮观,预示着皇帝处尊居显,皇权至高无上。

重复(repetition)

尽管建筑师在紫禁城的建设中变换使用了不同的造型,但整体的风格的重复再重复是显而易见的。

华贵的用色彰显着皇室专用的特权,这必须在每一栋建筑上得以体现。琉璃瓦屋檐上的仙人走兽、门扇上的门钉与兽面衔环、宫殿基座栏杆外围的泄水龙头遍布于宫廷之中,随处可见。左右大体的对称是一种重复,“面阔9间、进深3间”亦是一种重复。

对齐(alignment)

毫无疑问,这是这座皇宫又一个显著的特点。而且紫禁城整体的构造是明显的居中对齐,这是“一种比较正式、稳重的表示”,噢,跟书中说的一样。泱泱大国之君工作和生活的地方怎能不“正式、稳重”呢?所以中间对齐是必须的,甚至是故宫外围的皇城、京城(内、外城)也有意地居中对齐,而且还深深影响了今日帝都沿中轴线的建设,乃至环线一环一环向外摊的发展。

亲密性(proximity)

Map of the Forbidden City来到了比较勉强的一条原则上。紫禁城的格局有亲密性的特点吗?我觉着还是有。

整个宫廷可以分为外朝和内廷两个区块。前者位于皇宫南面,后者居北,前庭后院,建筑体量与数量风格迥异,各成一体。

外朝是皇帝执掌集权的窗口,每日当朝政,访万机,一方面还要在此接受万国朝拜,兹事体大,因而不得不营造的大气凛然。故建筑庞大,也很分散。有些类似平面印刷中的标题,字号大,字间距也大。

至于内廷,那是皇帝与其他皇室成员的私生活,小巧精致是必要的,鳞次栉比也是必要的,且最重要的是休息的地方总须在一块儿,要不然到翻牌子的时候也太折煞抬人的下人了。不论是乾清宫、坤宁宫还是养心殿,都处在北面的内廷。

要不然,“亲密性”还可以这么理解:皇帝跟她的妃子们若夫妻亲密,岂非国之幸事?哈哈!

CRAP

将以上四点原则的英文单词首字母拼在一起:crap(废话)……

古今中外的审美都能印证到一块儿,看来四大原则真是废话了。

嗯。本文将建筑构造与平面设计、网页设计混为一谈,戏说成分较多,驴唇马嘴,请勿当真。

紫禁城的CRAP》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