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知乎

犹太复国者们的军火

a truck of Israel

第一次中东战争中向耶路撒冷运送物资的以色列卡车,车体漆上了犹太的象征符号——大卫之星。

以色列是个非常有趣的国家,就像组成她的主体民族——犹太人——一样,非常有趣。但在1948年建国前夕,对于所有身处在黎凡特圣地上的犹太人而言,没有什么可有趣的,因为一切都只能用凶险来形容。

最近在豆瓣阅读上读了知乎『一小时』系列关于以色列建国的文字,对其中若干章节颇有感慨。

二战后的20世界40年代,这块『应许之地』上的人们刚刚在积极地做着复国的准备时,周边五个磨刀霍霍的阿拉伯国家咬牙切齿地盯着零散的犹太定居点,只待风吹草动便会大军压境。三面环敌的犹太人仅有2000人的职业军人,加上预备役也才3万多,而他们所面临的不仅仅是阿拉伯国家10万以上的正规军与他们的飞机、火炮——实际上他们连军火都少得可怜。

于是首要的问题就是解决军火问题。

当时,从外国获得军火的障碍重重:

  • 受迫于联合国要求和平解决中东问题,以及阿拉伯国家集团的施加的政治压力,尚未获得主权的犹太复国者很难从正规途径购得军火。
  • 受到托管国英国的严格限制,犹太复国者即便在国外求得军火,亦难以在监管下将其运回中东。

而犹太复国者们采用了各种手段,在不懈努力下最终扩充了自身的军火库,在宣布建国的前夕做好了应战的准备。而接下去所要提到的种种,其实就是发现问题之后解决问题所付出的努力。

犹太人主要从美国和欧洲两个方向,『静悄悄地』获取军火资源。

 

美国方面

获取军火

目标:购买美国冗余军用物资,并为日后建设本国军事工业获取资料。

资源:二战后美军淘汰的,按废品出售的军用物资、美国国内期刊杂志发表的关于武器制造的资料。

行动方案

  • 从纽约公共图书馆查阅检索各种关于与武器制造相关的期刊目录,并在二手杂志店购买相应资料,翻译整理获取到的各类武器生产工序。
  • 从美国战争资产管理局大批量购买其拍卖的廉价军用物资。

 

运送军火

目标:将获取的军火从美国运输回巴勒斯坦。

资源:犹太人在美建立的民用行业公司、洛克希德公司廉价出售军用运输机、美国空军预备役登记名单中所能查到的犹太人飞行员、巴拿马新注册的民用航空公司。

行动方案

  • 从购买的军用物资中,筛选出适用于民用行业运输的部分,以犹太人在美民用行业公司名义申请出口运输。
  • 将其他无法伪装的物资编号后拆解,打乱至不同船只中与其他货物混装以蒙蔽海关,送达后再重新按编号拼装。
  • 购买洛克希德公司公司多架军用运输机,并进行民航化改造,注册至巴拿马新成立的航空公司名下。
  • 电话询问方式招募美国空军预备役登记名单中的犹太人飞行员。
  • 设计复杂的航线以进行军火走私,以弱化遭扣留的风险,这条航线由北美起飞,经南美、非洲、欧洲,最终到达中东。

 

欧洲方面

获取军火

目标:从欧洲直接购买军火。

资源:捷克斯洛伐克有大规模武器出售。

行动方案

  • 以捷克犹太人的人脉资源打通捷克斯洛伐克官员,完成军火采购。

 

运送军火

目标:将获取的军火从欧洲运输回巴勒斯坦。

资源南斯拉夫拥有海运港口且政府存在交涉空间、尼加拉瓜为可收买的独裁政府。

行动方案

  • 成功与南斯拉夫进行交涉,以使用其港口输出从内陆国捷克斯洛伐克所采购的军火。
  • 买通主权国家尼加拉瓜的独裁者索莫查,支付逾20万美元,以尼加拉瓜政府名义进行购买和签收的签字。

 

由于政治上所遇到的困境,以上各种行动大多是派出了极为少量的人力,并以非政府的名义暗中进行,其困难与烦琐不言而喻。其中令人联想到中国对前苏联航母『瓦良格号』(现『辽宁号』)的购买和运输的故事,许多东西都非常相似。另外,最近的一部斯皮尔伯格反映冷战时期的电影《间谍之桥》,讲述美国律师在政府授意下前往东德与苏联就间谍交换问题展开谈判的故事,也有一些可以引起共鸣的地方。

最后呢,这些大多来自走私的军火,帮助以色列人成功抵御住了阿拉伯军队的第一波攻势,随即在反守为攻的逆转之下将胜利书写在了历史的书本中。回首再去看看那些显得十分仓促的应战准备,你就会觉得,这个地球上有些民族确实非同寻常。

发现问题之后解决问题

总之这世上竟有许多事物,你觉得惊奇,但他们真的都给办到了。这应该算是一种激励吧。

信息社会,说话,“说”比“话”重要

daybreak对于一则信息来说,其本身很重要;但对于一个需要进步的社会而言,言路是否敞开更为重要。这早已成为信息社会的共识,但也往往非常容易被我们忽视。

我并不否认有些一面之词会误人子弟,我也没有忽视实际上现在某些媒体上信息泛滥的事实,尽管这些情况都确确实实地存在着,然而皆是站在是特定的是非观高地上做出的判断。

是非观不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它指导了人的言行举止,乃至为人处世之道。蛋疼就蛋疼在你看一件事物是正确或是错误、好或坏,本身就由先期入驻脑瓜子的因素来判断决定。换言之,是你接纳了的已知信息树立了你的是非观。有时候不得不说,是非本身就是一种弹性的,可辩证地看待的概念。

这时候再看言路,优先级就溢出来了。

以上这些想法是在看了知乎上的一个关于铁道部被裁撤后的意义的话题后得出的。

铁老大生死引发的话题

那个做了渣一样12306.cn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被裁撤,铁路系统转为市场化运作,曾经潮水一般的咒骂是否会由此转化为一片叫好之声呢?

至少在知乎上没有呈现出一片倒的情况。

《铁道部撤销并被划入交通部意义何在?人们的生活会有什么样的改变?》

不乏对这项举措拍手称赞的回答,剖析了变革前后性质的优劣,表示欢迎用市场的力量改变计划性的体制,深入改革以冲刷低效率的乱象。

略出人意料的是被赞同最多的是一个对改制表示叹息,同时也反对市场化运营铁路系统的观点。在这个渴望开放的氛围无所不在,无比藐视体制及其五毛的网络世界,尤其是在知乎这个互联网“精英”社区里,600+的赞同票显得十分显眼。

当然,得到如此多的认同建立在摆事实讲道理,深入浅出有理有据的分析之上。没有洋洋洒洒几千字的辩驳,如此观点恐怕很难跑到问答页的首屏。

生活是多彩的,世界是辩证的

回答者是id叫“王帝彼得”的用户,黑体字签名是:“我说往北走不通,就是说要往南吗?”

问题、的答案并不是非此即彼,就好像所有事件的解读并不只有一个角度。普天之下,大道理太多,如果全都被记录在一本经典内,那么这本经典的主旨必然是自相矛盾的。所以理解这个世界最怕的不是找不到真理,而是所有的论调都已经被盖棺定论地一刀切。

恰巧,政治是辩证法的实用性最显而易见的领域,也是格外容易出现一刀切的领域(比如集权体制下的思想宣传)。因此,在政治的话题内,也许会有适用于某个阶段某个人类群体的制度,但绝对没有一定适用的条款。

信息社会下谈论政治,靠的无非是广阔的言路。如果只听一家之言,想必执政者、把关人和拿着话筒的角色轻而易举地就可以用缜密的逻辑与丰富的情感操纵你,没错,有那么几十年里他们就是这么干的。

说话,“说”真的比“话”重要

胡澈之前在搏击俱乐部的群里推荐了罗振宇的自媒体微信公众账号“罗辑思维”,加了关注,挺有意思。每天,他会用语音的形式放出一个当天的关键词,受众们回复关键词即可得到一篇带观点的文字。这周二的语音里有这样一句话:

所以我们这一代识点字儿的中国人有一个任务,就是把常识告诉中国人。这点事儿就够我们忙一辈子了,而不必做什么创见或者创造。

微博、微信,文字、图片、音频,运载信息的形式很丰富很多样,更有意义的却是在有这么多信息在渠道中传播,让更多的人可以从更多地方了解更多事;或者说,意义正是在于如此多”信息的存在“构成了信息社会。

说话,”话“本身或许言之凿凿,或许信口雌黄,与”说“这一行为相比,倒显得无关紧要了。尤其在一个曾经闭塞了许多年,导致许多制度、思想也随之滞后了许多年的国度,任何陈旧或是激进的言论都不应该统一视听。

视听若是被统一了,认知也就被垄断了。

当然,也不是说知道更多了之后就必须中庸得骑墙,,恰恰相反,每个人依旧能形成自己的是非好恶,区别在哪里?

人的认知、意见、观点都是主观的,但给予人这种主观权利的途径有所不同。假使有两个人,一个只能不断听到”共和比立宪优越“,另一个深入了解了立宪和共和制,而后自己做出”共和或许更好“的认定——结果虽然一致,过程千差万别。你愿意做哪一个?

就算被”公众选择理论“,我也甘当后一者。

知乎阅读上线

周五的时候,知乎的性浪微博发布了即将上线新功能的信息,并用了“憋了很久”来形容。

于是今天我们看到了一个名为“知乎阅读”的东西。这是一个知乎问答的精选,可以按全部热门内容、话题、用户三项方式排列筛选,很直观地展现了某个问题所得到的高票回答的全文,而且这个阅读功能无需注册与登录。模样参见下图:

界面看起来还比较简单,右边有较大空余的篇幅,不知要闹哪样。暂时也不能在知乎问答上对某个答案投赞成反对票、评论或其他操作,可以链接到出处,或许这只是被设计成一个阅读器。

目前知乎阅读的入口在知乎页面的左下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