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小记

 

掐指算算,在淘宝已经实习了小半年,最近群里久妹催论文催得紧,琢磨着也该留点时间捣鼓捣鼓。原本打算上周就去办了离职手续,骤然发现邮件提醒里礼拜五的周会上有彩依姐的运营思路分享,有兴趣,索性把离职拖到这周。

我所实习的搜索产品部隶属于一淘。拆分后,taobao.com和tmall.com的商品搜索都“powered by etao”,而我们的反作弊团队虽然在编制上都会上书“一淘”二字,身边挂的指示牌也都是兰白配色的,但主要服务的就却是淘宝集市与商城平台的搜索功能(话说以一淘网目前的情况看,在搜索结果上试图作弊动手脚的肯定还屈指可数吧)。

去年年底入职实习,临渊跟伏平面试的我。带着《淘宝网:倒立者赢》的印象就奔着去了。那时团队里的实习生还很多,边干活边在旺旺群上唠嗑,热闹到不行;wifi覆盖也就不多说了,茶水间边上,桌上足球、街机、PS3,一样都不能少;我又顺势占了个朝南靠窗的座儿,虽然活儿多点吧,也觉得蛮闲适的。

跟之前在初创小团队里实习相比,在淘宝呆了一呆赶脚还是很有收获的。闲暇时可以去内网分享上淘淘宝:产品demo怎么画啦,PRD怎么写啦,交互设计的举例分析啦,居家旅行充电必备。有时我也会凝神窃听一番对面一淘搜索的大哥跟接口人的探讨对话(窃听不能算偷……窃听!……读书人的事,能算偷吗?)。

必须加上一句,淘宝还是一个很黄很暴力的所在。其实主要是很黄。“3D肉蒲团”的字样会凭空出现在电梯口,话题全程涉及sex的“破冰”仪式随时等待着清纯懵懂的新人们。如果好上了这口,还是相当陶冶情操的。

再说说我在团队里的感受。

年会上对团队的介绍是:

……在2011年,他们处理了15种作弊类型,让所有的作弊商品密度下降到0.5以下,每日识别处理3800万商品,300万涉嫌作弊卖家……

如上所言,我在几个月的体验中也发现,若没有这个团队,淘宝平台估计早乱套了。

所谓搜索“产品”部,我们团队也有自己的拳头产品:对内(淘宝小二使用)的“魔戒”工具,和对外(淘宝卖家使用)的“诊断助手”。

每天,反作弊团队用算法、工具,还有人工的力量去跟不厚道的买卖家们展开大作战,于此同时还要不停地更新反作弊技术和理念:一方面加大反作弊的力度;另一方面,要知道“作弊ers”们的手段也是与时俱进日新月异的。鸣远、贯仲、扬溢这些产品经理们(正如苏杰学长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中所说,貌似PM这个词在阿里出现几率不高,用得更多的“PD”一词往往将其囊括至统称内)抱着电脑为产品和项目上奔下跳;运营彩依姐一人肩负着部门内多个团队与客户沟通交流与推广的任务;而临渊和伏平则带领着我们冲向辨识、处理作弊行为的战线上。每个星期,团队的周会在方圆的引导下召开。方圆是临渊的主管,也就是我老板的老板。会议主要有两个环节:1.一周工作的总结,2.分享。

听别人的工作总结是件有趣的事。我个人对产品方面比较感兴趣,所以听PD们的工作总结时会更机灵一些。“XXX项目已经完成PRD的撰写”、“XXXX进入测试阶段,预计下周三上线”、“XXXX日均PV达到xxx万”……不过有时也会听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何物。

听分享是件更加有趣的事。与工作有关的、无关的、貌似有关或貌似无关的,总之又是一个悠闲的充电环节。偶尔也会有趣事,我参加的最后一次周会上,运营的同学就跟产品的同学“拌”起了嘴:

——@#¥%&*……。所以说,以后请各位PD尽量在初期就告知我,不要等到快上线了才告诉我要写产品说明好吗?

——(一片寂静,然后)唔……你是在提需求吗?

之后的整个分享就演变成产品与运营的工作流程“探讨”。:-P

不多说了,就此总结一下。

实习了几个月,压力适中,心情愉悦,收获颇丰。就连离职手续也是半小时搞定。

祝团队各位“休生养性”顺利。

今天杭州可真是够热的。回去搞论文。

离职小记》上有2条评论

  1. 临渊

    哈哈。我来踩一脚。很有想法的小伙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