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波兰

从条顿骑士团到普鲁士公国

条顿骑士团极盛时期势力范围

条顿骑士团以白底黑十字为标识,后来德军铁十字即由此而来。图为13世纪初条顿骑士团极盛时期的势力范围。

条顿骑士团自十二世纪末东征后成立之后日益壮大。本着最初服务于征服圣地的初衷,在最初一段时日里,骑士团的眼光和矛头是指向东方的,因而获得的封邑主要都在地中海沿岸,最初的总部就建立在巴勒斯坦的阿卡,其他受封、获赠或攻夺的据点多位于黎凡特的其他地区,以及希腊、意大利南部和西西里等地。

十三世纪,鉴于穆斯林在东方的强势,德意志人的渊源令条顿骑士团逐渐将注意力的重心转移到离家更近的欧洲东北部,尤其是在得到教会以及包括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波兰贵族在内的东欧封建君主的授意之下,骑士团的兴趣更多地汇聚到征服波罗的海南岸信仰多神宗教的波罗的语族上来。

其时,古普鲁士人即为波罗的语族中的一支,与今天的拉脱维亚、立陶宛较为相近。

经过多年的以十字军为名义的战争后,条顿骑士团在普鲁士建立起骑士团国,开始在此的天主教统治,并在基督教世界内被广泛承认在该地的封建贵族特权。

十三世纪末至十五世纪,条顿骑士团位于东南欧以及中东地区的利益在阿拉伯人、马木留克以及日后的土耳其人轮番的侵蚀之下式微。1309年,骑士团总部从地中海沿岸的威尼斯辗转至波美拉尼亚的马尔堡城堡。

马尔堡城堡

马尔堡城堡,一度为条顿骑士团总部所在地,位于今波兰马尔堡。

在将重心转移到波罗的海沿岸之后,骑士团致力于传教、平定叛乱、移民以及继续向东扩张领地和宗教的目标之上。十五世纪,扩张中的条顿骑士团国涵盖了波罗的海东南部海岸的广阔土地,建立起了东北欧的地区霸权。国内,大量移民而来的德意志人在汉萨同盟的庇护下积极地发展商业,繁荣着城市经济;而古老的普鲁士人则日渐被日耳曼人以及其他族群同化着,直到几个世纪后他们的语言和宗教消散于历史的长河中。

不满足于此的骑士团决心征服立陶宛,但后者得到波兰的支持。由于忌惮条顿骑士在东北欧的做大,波兰也早已怀揣意图找机会削弱其已久。1409年,波兰、立陶宛联盟与条顿骑士团国之间爆发了战争。这场战争最主要的战役要数格伦瓦德之战,骑士团惨败,于是联军更进一步展开对骑士团总部马尔堡的围攻。然而条顿骑士团在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与利沃尼亚骑士团的援助下守住了堡垒。1411年,交战双方签署和约,骑士团背负高额赔款,入不敷出,在此后几十年不得已增加城市与教会的赋税,引发辖内不满,埋下祸根。十五世纪中期,波兰再次击败条顿人,并割占了西普鲁士,并使骑士团国成为波兰王国的封臣。

格伦瓦德之战

波兰、立陶宛联军(另外还有罗斯人和鞑靼人的参与)在格伦瓦德之战击溃了条顿骑士团。

1510年,条顿骑士团大团长萨克森的腓特烈去世,骑士团出于希望解决西普鲁士问题的原因,推选当时波兰国王齐格蒙特一世的外甥阿尔布雷希特任大团长一职。而阿尔布雷希特也是欧洲著名家族霍亨索伦家族的成员,是为勃兰登堡选帝侯的近亲。

阿尔布雷希特在神圣罗马帝国、波兰等地来回,但其试图拿回西普鲁士的行动收效甚微。然而其偶然结识宗教改革者马丁·路德,并深受其影响,继而在宗教信仰上发生动摇;马丁·路德也建议阿尔布雷希特将骑士团国变为世袭公国。

随后,阿尔布雷希特将领地性质改制的主意传达到波兰国王齐格蒙特一世这边,齐格蒙特允诺了这一想法。于是,在1525年4月8日,阿尔布雷希特将条顿骑士团国世俗化为波兰王国法理下的封地——普鲁士公国,霍亨索伦家族的阿尔布雷希特自任公爵。在公国内,阿尔布雷希特开始推行路德宗的教义,尽管这与他之前向天主教廷承诺不支持宗教改革的话背道而驰。

普鲁士公爵受封

阿尔布雷希特向齐格蒙特宣誓效忠,并接受了普鲁士公爵的新封号。

第一次瓜分波兰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西斯拉夫人在欧洲大陆就上好似扮演着一个孱弱的形象,反复受周遭大国欺凌,其中又以波兰人为代表。

1772年的8月5日,发生了历史上三次“瓜分波兰”中的首次。除去波兰之外,事件的其他几位主角包括普鲁士、奥地利与俄罗斯。

在三次瓜分中灭亡的波兰,实质上是由波兰与立陶宛在16世纪所组成共主联邦(因此严格地说,被欺凌的不只是西斯拉夫人,同时也包括波罗的人)。在卢布林联合之后的一个世纪里,波兰立陶宛联邦一度曾是欧洲大路上幅员最为广阔,人口最为众多的国家。这个国家也曾享有自己在政治与经济上的繁荣,在军事上,与沙俄、瑞典、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奥斯曼以及鞑靼人等近邻的摩擦争斗中亦互有胜负。

Unia Lubelska

卢布林联合,在中欧创造了一个民族、宗教多元化的贵族民主制共主联邦。

从17世纪中期始,某种欣欣向荣的态势不再属于共主联邦。城市工商资产阶级的力量受到联邦贵族以及农奴制的影响,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放缓,而随之而来的农产品贸易危机使得这个国家的经济情况持续恶化。

屋漏偏逢连夜雨,以战争为形式的内忧外患纷至沓来。1648年,乌克兰(波兰立陶宛联邦在东部的属地)的哥萨克人博赫丹·赫梅利尼茨基在鞑靼人和俄罗斯的支持下揭竿而起,意图脱离波兰统治。

Pic I V Ivasiuk Mykola Bohdan Khmelnytskys Entry to Kyiv

起义领导者赫梅尔尼茨进入基辅,受到哥萨克贵族与当地东正教会的欢迎。

而在北边,自三十年战争期间便结下梁子的瑞典于1655年大举进犯波兰,没有遭到什么抵抗就占领了包括华沙在内的大片联邦土地。直到1666年战争结束之间的这段时间被称作“大洪水时代”, 可见瑞典人当时渡海而来入侵之汹涌。

内外两场争斗的结果是乌克兰等第聂伯河左岸的土地易主俄罗斯,勃兰登堡-普鲁士摆脱了与波兰的宗主与藩属关系,而波兰立陶宛联邦则一蹶不振,从此与“大国”一词告别。到18世纪初,联邦已沦落为新崛起的强权势力——俄罗斯的保护国。

Allegory of the 1st partition of Poland

一副讽刺瓜分的漫画。地图边从左至右分别是俄罗斯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波兰国王斯坦尼斯瓦夫二世、奥地利大公约瑟夫二世和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天上驾临的天使正要把这则“和平的消息”传播出去。

另外,在波兰的西部,普鲁士王国正在不断壮大,此时刚刚通过多次征战夺得西里西亚,谋求进一步的扩张。而波兰南部的奥地利,对俄、普两头壮大的狮子提高了警惕,并保持着与其敌对和准敌对的关系。欧洲大陆西南缘的奥斯曼土耳其,在与俄罗斯在黑海沿岸的大战中落下阵来,推动了后者的强盛,也引起法兰西和奥地利强烈的关注。同时,法国人也在注意着普鲁士人的动向。普鲁士则非常关心与俄罗斯结盟以对抗共同的敌人,但也希望拉一把奥斯曼帝国,以期在之后或与俄罗斯或奥地利再战之日得到支援。

在这样的背景下,俄普奥三国都将视线转向了萎靡的波兰,毕竟扩张领土在当时而言对于所有列强而言都是一件十分有诱惑力的提案。尤其是胃动力十足的俄罗斯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和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频频派出使节交涉瓜分事宜。稍显不满的要数奥地利女大公玛丽亚·特蕾西亚了,其甚至提出过反对,在她看来,与其瓜分波兰壮大俄、普,不如多关心关心怎么把势力渗透到巴尔干。

意图反对俄罗斯干涉的波兰立陶宛贵族组成了“巴尔联盟”展开起义,但无济于事,不仅仅战败遭流放,也给了虎视眈眈的周边三国一个“让波兰从无政府状态回复秩序”的理由。

1769年,普鲁士与奥地利开始“接管”联邦边疆的领土。1772年8月5日,三方签署了第一次瓜分波兰的条约。根据协商,普鲁士获得波兰西北部波罗的海沿岸的部分,虽然面积最小,但对腓特烈二世而言战略意义非常之高,此地不仅工商贸易发展程度高,而且将曾经的飞地——东普鲁士与国土的主体连成一片(普鲁士后来施行的高关税令波兰立陶宛联邦的商贸窒息);奥地利取得加利西亚、桑多梅日和克拉科夫的大部分,尽管这不是特蕾西亚最想要的,也总算是获利不菲;俄罗斯则吞并了联邦东北角部分的白俄罗斯和拉脱维亚,所取得的领土面积和人口数量均最多,不过相对而言价值较低。

Rzeczpospolita Rozbiory

三次瓜分波兰示意图,其中较深三色标注了第一次瓜分中所涉及的部分。从图中可以看出,经历三次瓜分后,波兰立陶宛联邦这个国家“消失”了。

对波兰立陶宛联邦而言,第一次瓜分使其失去了此前约1/3的领土和人口。在俄罗斯的压力和诱惑之下,联邦瑟姆(议会)委员会在1773年正式承认了此次瓜分。

不过,这仅仅是个开始。二十余年后,又将有两次瓜分接踵而至,最终使这个国家在地图上被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