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app

Niantic的移动端世界

Ingress

据说Niantic Labs的名字来自于加州淘金潮期间驶向三藩的某艘捕鲸船名。

这个项目组的第一款产品在2012年推出,是一个从概念层面到功能实现上均有着十足炫酷感的增强现实手机游戏。打开这个名为Ingress的游戏,也许那灰暗的视觉界面、古怪的矢量图形会困扰你几分钟,不过当手机的GPS努力工作,而你从中发现箭头光标随着你的运动而移动(而且不时在吸收着些什么东西),你会开始觉得有点意思吗?

“Biu biu biu……”

Interface of Ingress

The world around you is not what it seems……

在这款侵入式虚拟现实的游戏中,玩家被定义为一场世界性战争在两个对立阵营内的参与者。通过携带智能设备进行包括移动在内的动作,玩家们可以在以现实世界(Google地图)为基础勾勒出来的二次元里收集资源、放置器械,乃至组团攻击或防御据点,以求战术性或局部性的本方胜利。在Ingress的线上游戏世界里,足不出户将一事无成;而对于游戏胜利更为重要的“据点”,一般都与实际世界的地标相关,通常是那些显眼的公共建筑物。

正如Ingress在视频中展示的那样(人们拿着手机聚集到据点四周,辨认敌友,伺机展开互动),Niantic描绘了一个通过移动端布置的虚拟世界,这里头有许多侵入式虚拟现实的卖点,不过最基础也最有趣的是——它是现实世界的翻版。

说完一款虚拟的游戏,再来看看Niantic Labs开发的另一个移动端应用——Field Trip

同Ingress相比,Field Trip更接近你所处的真实世界。携带后台运行有它的设备,当你接近某个你也许会喜欢但隐藏在深处的博物馆、历史建筑,或是餐厅、小店,弹出的信息卡片(来自于HistorviusSunsetDaily SecretZagatSongkick等)就能第一时间告知你,为你的生活增添几分色彩,在闲暇的时光里,亦能享受一场field tripp。

FieldTrip当然,这就是一款比较好玩不过依旧普通的LBS应用,我们都会这么想。没错,应用市场里有诸多类似的东西,不过当作为Google干儿子的Niantic把Field Trip搬上了Google Glass,情况又稍微不大一样了。尽管可穿戴智能设备尚未走向大众市场,1500美刀的眼镜我也买不起,而且关于美观度、实用性以及隐私保护方面的批评不绝于耳,仍然阻止不了爱好者们对新奇未来的浮想联翩。

至少,若是在异地惬意旅游的道路上,偶然在屏幕上跳出意想不到的好去处,而后一边聆听着介绍一边“轻车熟路”地走向新开辟的目的地,心里大概会充斥满期待感吧。

哎嘛不小心又默默意淫开了……

旅游主题APP类型盘点

travel

最近由于在筹划五月初的旅行,密集地接触了多种旅游类的APP。

鉴于互联网和智能设备正在并且将持续地妆点这个时代,我们已经习惯了从其中寻找解决方案,那么当在谋划或准备一次旅游时,没有理由例外。更何况当下有如此之多向往迈开脚步探索陌生世界的人们在讨论着、进行着旅游事项,市场潜力在持续增长。尽管目前行业内尚未出现耀眼的明星,但入场的选手已然不少。姑且将其划分为四大类:

  • 预订类

旅游,首先得解决住、行两大问题,因此预订酒店、机票是其中必不可少的环节。这类APP开发者算是四大类中底盘最稳固的选手,主要包括携程、去哪儿、艺龙等。说他们比较“稳固”,理由有三:其一,本身是从web端起家延展到无线应用上,已经有稳定的合作伙伴、客户和商业生态;其二,实质上此类业务属电子商务,商业模式清晰,营收有道;其三,预订项目不仅仅与个人旅游相关,更兼有商务差旅的目标市场。因此,应该将单纯的预订类功能看作旅行的铺垫,在此并不过多赘述。

  • 工具类

所谓工具类,这类APP功能单一,特色鲜明,旨在应对你在旅行中会产生的个别细节需求。比如穷游网推出的“穷游清单”,可轻巧记录行前事项、出行物品、购物清单等作为备忘;比如马蜂窝的“旅行翻译官”,以翻译旅行中会遇到的外语、方言的词汇、语句为卖点;再比如一些查询火车时刻表、地铁公交线路图的应用,简单易用便可省去出行中的诸多麻烦。

对于用户,理想的工具类旅游应用应该是功能实用简洁纯粹的,Android平台尤其应该注意进程对硬件的占用,否则结局恐怕不善。对于开发者而言,工具类的APP往往不会是主菜,更多的会扮演旗下无线应用矩阵中某一环的角色,因此,团队精力有限的开发者如果没有较好的想法和执行能力,在这条路上最好三思后行。

当然也不能忽视某些工具类APP是有可预见的盈利杀器的。例如基于地理位置的旅行O2O点评与消费,现实中关于美食、酒店等方面早就有人在做了,只不过没打旅游牌;而旅游景点嘛……考虑到机构的性质,实际中若想全面展开会有很大难度。

  • 攻略类

这里所说的攻略,是指由开发者撰写或者汇编内容成集,供用户浏览或下载的应用。由用户直接贡献游记“攻略”的类型被划分到下面的分享类中。

相较于主题分散、针对性较弱等UGC的特点,官方撰写或汇编的攻略主要注重基于目的地的衣食住行全方位系统介绍。实际上内容十分有限——尤其是住宿、餐饮方面,基本无法面面俱到,但对于多数的旅游者,这种全景式的描绘或许正是他们所需要的(而背包客们细腻的旅行分享,也许更合小众旅行发烧友们的胃口)。

TouchChina的“景点通”和“多趣旅行”分别以景点和城市为侧重点,主打官方提供的目的地导游功能,同时也兼有LBS的酒店餐饮签到、分享作为内容补充。“穷游锦囊”采用众包的方式制作“锦囊”攻略,用户不仅可以下载到众多基于目的地的锦囊,更有诸如“严寒地带生存”这样的专题锦囊,可以窥见未来穷游网将“锦囊”编纂出版为旅行指南实体书的计划。

攻略不会是创业者们野心的终点,也不会是未来的主流。利用攻略类APP应是开发者进入手机应用旅游领域的敲门砖,使唤得好了,逐步会将用户转化到更具粘度的分享类社区中,那边的想象空间会更加广阔,闪展腾挪的余地也会更大。

  • 分享类

该有多少选手们希望在旅游这个垂直领域做出类似豆瓣那样的SNS呀!这个领域也会有大批小资和学生们的拥趸,这个领域也会有大量吸引人眼球的文字和美图,这领域尚没有被某个寡头所占领……这这这……

旅游本身是一件极其容易诱引人们留下点东西的事情,包括文字游记和摄影图片,这年头或许还掺着地理位置check-in。大多数网民也非常情愿在社交网站上分享出旅游行程中记录的数字信息,让亲朋好友们知晓。正因如此,一个平台似乎并不需要惧怕没有人来丰富这些内容。我接触过的分享类APP包括“在路上”、“面包旅行”和“蝉游记”,一打开均是醒目的游记标题和大图,出自其他用户之手,若有兴趣可随意翻阅;我也可以分享关于我的旅行的相关记录,其中有些很细致地设计了包括行程表、行走定位在内的记录功能。

社会化的旅游记录分享社交网络应该是许多开发者的目标,这毫无无疑,上述几家应用也已不同程度地收到VC的融资,可见领域前景是看涨的。但我主要想表达使用中产生了些许尴尬的情感:我质疑自己若不是在准备一次旅行是否会打开这款应用,同时也好像对大多数目的地与我不同的游记产生不了点击阅读的欲望……有必要另撰一文谈论这个话题……


以上四种类型APP,自上而下与“旅游”主题契合程度由弱而强。

大多数时候(两点一线的生活中),旅游主题的APP大多并不能满足我们生活中一星半点的“强需求”,然而一到筹划某次旅行的时刻,这些需求或许就会蹦出来。世纪初,电影产业俨然一副日薄西山,命不久矣的样子,那时候谁知道群众们的需求小宇宙顷刻间爆发,市场境遇转眼就扶摇直上。消费嘛,总是要以鼓起来的钱囊子为前提的。

需要努力做好产品,也需要等待时机降临。在等待中奋斗吧。

用户可能需要陈旧数据

Path的2.0版有很赞的视觉设计,在交互上也有一些小小的惊艳之笔,但是这些都没有给它带来更火爆的用户增长,仅仅停留在“第一眼美女”的地步。不过最近一份有意思的统计显示,Path的功能不只是提供有着华丽界面的移动社交平台,它还是你的睡眠观察者。

Path有着新颖的Go to sleep/I’m awake按钮,正是这个按钮带来了这份报告。

很有意思的是,300万用户的Path能给出这样一份睡眠报告而坐拥10亿用户的Facebook未必可以(当然,考虑到FB的用户技术及粘度,也许这个假设立不住脚,然而用户睡前自主点击按钮总比停止访问或者不再发送消息判断入睡来得靠谱)。

话虽如此,Facebook所掌控的用户信息数据毫无疑问比Path多得多,其中不乏一些“好玩”也无伤大雅的数据,比如某国人民日常的实词使用频率排名,估计会很好玩。不过更多的数据可能会牵扯到个人隐私,但这并不说明用户本人不会对自己曾经产生过的数据感兴趣。比如说某屌丝看看近两年来自己关注的好友中关注程度最高的女性是哪一位……

隐私该怎么保护是一码事,数据怎么处理和使用又是另外一码有着更多讲究的事。在开放平台大行其道的现在,许多第三方开发者也在利用社交数据做着更多有趣的玩意儿。

最近看到的“微印”做的是一个概念很简单但也比较好玩的事——把你曾经推送的微博信息编排并印刷成册。

第三方可以做的事情还很多,不过他们能做什么也取决于那些社交平台开放给他们什么;而社交平台将用户信息开放到什么程度,一部分也取决于公众对于隐私权的看法。然而用户本身需要乃至使用自己曾经产生过的数据,是无可厚非的。

个人非常期待有一些利用LBS数据的好创意可以创造一些需求。

移动化的奥林匹克——伦敦奥运会官方应用

像奥林匹克运动会这样一类浩大的国际盛事,不仅仅只是吸引全世界的眼球,或推动人类体育运动能力的提高,它还越来越明显地带动着科技的进步,促进了信息和媒介对于人们生活的影响。

从最早的纸媒,到无线电广播(1936年柏林奥运会)、卫星电视(1964年东京奥运会),再到互联网(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信息传播的载体在进步,带给受传者的感官刺激也越来越异彩纷呈。2008年,SNS也参与到奥运会信息传播的大军中,展现了无与伦比的传播效果。伦敦奥运会,新旧媒体同场竞技,社会化媒体光芒万丈。奥运会正走向社会化,同时,悄悄的,也在走向移动化。

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已经成为几十亿人人手一台的富媒体设备。通过这样一个随身携带的移动介质,信息的传递和交流有更多的方式可以进行。

伦敦奥运会官方就是这么做的。

Join In与Result两款App,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想必是分别为到伦敦现场观看和不在伦敦但关注赛事信息的用户开发设计的。

初始的界面,Join In为列表式,告知你What‘s on(in London),方便你及时参与到伦敦城的活动中去。而Results更专注于奥运会本身,是一个便捷的奥运资讯查询工具。

Join In中的活动事项种类很多,有现场奥运赛事的观摩,也有中小型的聚会。下图中,左边是8月11日在温布利球场举行的男子足球决赛,右边则是7月28日在Elsted旅店举行的一场公共烧烤&游戏聚会。

Results里资讯也很丰富,直播、日程表、比赛项目、奖牌榜、运动员信息,一样都不能少。当然,还有充分个性化的“My Game”,把自己关注的国家、项目、特定赛事、运动员的相关资讯锁定下来,即使不在伦敦、远离电视电脑,也可以及时得到第一时间的讯息。

这两款App也有加入社交分享的功能,支持将信息分享到Facebook和Twitter上。

Chrome实验室·罗摩衍那

Google大神又玩开了。

这次是Chrome Experiments的项目,用html5等各种新技术打造了一个网页版的互动阅读,主要的目的想必就是卖弄卖弄Chrome的功力。

主题是阿三的史诗作品《罗摩衍那》(梵语:रामायण,英语:Ramayana),讲述的大概是一位半人半神的古代阿三生活和工作的故事。

一上来就给放(最炫)民族风音乐,有要上手大型RPG游戏的感觉。不过load得怪慢。

 

经过两次漫长的loading,终于进入第一幕。

Google Map的引擎,告诉我到了Mantili Kingdom——看来这是一个很Man的Kingdom啊。这个很man的国家的很man的国王要把女儿嫁出去(众所周知,国王的女儿不通过正常途径都嫁不出去),于是摆擂招亲。

以上这些信息来自Google Talk对话栏。Mantili公主笑的还挺甜。

招婿的标准是要举起(mistake?Wikipedia上是拉动)一把NB的弓。此时,Google product search出来露脸捣鬼。

主人公罗摩——在这里就是我——看到美女立马体内雄性激素猛增,揭榜而上。于是出现的是html5的小游戏,鼠标滚轮向上滑动,神弓就被举起来了。在场的公主殿下感到很震精,就这样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到这里为止,第一幕剧情就结束了,往后还有更多更有趣的东西。比如恶魔罗波那兄妹在Google Talk上的通讯,充斥着各种表情文字。

东西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无聊的或者感兴趣的可以前往一试。输入邮箱地址,就能收到一个48小时时限的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