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罗马尼亚

特兰西瓦尼亚的法理问题

春节七天在家,强迫症犯了,溺在CK2里轰轰烈烈地整理帝国法理,仿佛别的啥也没干。

从爱尔兰到契丹,想必本皇帝的威名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吧……估且先欺骗一下自己。

区别于P社四萌中其他几款游戏,CK2最好玩的一点在于“法理”(源于拉丁语:de jure)的设置(当然更多喜欢这款游戏的人恐怕不能同意我的这一观点——他们认为CK2最好玩的点在于多样继承制下催生的混乱的宗亲生活)。

这个概念对于君权统治有着太大的影响,时至今日也留下无数的印记;再者,法理的概念不仅仅存在于欧洲,在君王统治时间更长的东方也有着根深蒂固的对应物,不过在此先不赘述。

按照法理的观点,至少在一定的时间内,根据上帝、教义或是先贤的合理安排,土地以及其他封建私产的归属于划分应该是相对固定、有序的。因此每当国与国之间发生争议或冲突,就应该按照如此这般的安排来指导解决……

话说整理至瓦拉几亚王国一处,按照当代民族国家罗马尼亚的思路,一直以来认为这个国度是由瓦拉几亚、摩尔达维亚、特兰西瓦尼亚三个主要地区组成。然而根据游戏默认的法理设定,特兰西瓦尼亚公国被划入匈牙利王国之下,似乎这项“法理”与我既有的认知存在偏差。

以下,是本着对P社史观辩证地接受的态度,所进行的对特兰西瓦尼亚相关历史的查阅:

  • 公元9世纪前,此地曾有过达契亚人、罗马人、西哥特人、匈人、阿瓦尔人、古斯拉夫人等民族的生活痕迹。
  • 在此之后,弗拉赫人,也就是后来的瓦拉几亚人似乎在此地有过一些统治。据现存的匈牙利古籍《匈牙利人的事迹》(Gesta Hungarorum)记载,当时的弗拉赫人统治者名叫格鲁(Gelou)。
  • 9世纪,马扎尔人从喀尔巴阡山脉以东进入这片盆地,继而逐渐地建立起统治与管理,并伴随着马扎尔民族的基督化成为匈牙利王国的一部分。在其后的漫长岁月中,特兰西瓦尼亚都是匈牙利政治实体的一部分。
  • 16世纪,奥斯曼土耳其西侵造成匈牙利分裂,其中特兰西瓦尼亚变为独立的公国——但是统治者依旧是匈牙利人。
  • 17世纪末,奥地利人击败奥斯曼帝国,将包括特兰西瓦尼亚在内的原匈牙利王国土地收入囊中。到了19世纪,由于欧洲民族主义运动兴起,哈布斯堡统治下的奥地利帝国被改建为二元君主制的奥匈帝国。而隔壁的瓦拉几亚公国同时期与摩尔达维亚合并,成为奥斯曼帝国治下的罗马尼亚,1877年宣告独立。
  • 由于常年被大的帝国统治导致民族迁移加剧,近代,尤其是19世纪后半叶,特兰西瓦尼亚的罗马尼亚人已经超过该地居民的半数以上,而匈牙利人只占25%-30%的水平。因此该地要求独立或与罗马尼亚合并的呼声高涨。
  • 一战中,罗马尼亚与奥匈帝国各自站队协约国/同盟国。同盟国败,奥匈帝国解体,特兰西瓦尼亚与罗马尼亚合并,并在《凡尔赛条约》及《特里亚农条约》中被确认。
  • 二战,罗马尼亚与匈牙利又各自站队盟国/轴心国,特兰西瓦尼亚的大部分地区先是在维也纳仲裁裁决中在希特勒的授意下被划回匈牙利领土治下,随后又在战后被废除。至此,特兰西瓦尼亚一直作为罗马尼亚的国土延续至今。

如果依照人类建立起文明的整体历史来看,名为特兰西瓦尼亚的这块土地在大部分文明的时间内是在马扎尔人及匈牙利政治实体的统治之下的。当然,如今的此地属于罗马尼亚人,这无可辩驳——但这也改变了我对“法理”的认识,至少在中世纪,更多的人谈起特兰西瓦尼亚会认为他们说起的是匈牙利的一个地方。而这也正是“法理”(de jure)这个词汇所蕴含的意味——“普遍认知之中”的、“原则上的”、“按照法律的”某种合情合理。

基于此——既然我玩的是一个中世纪的游戏——我把特兰西瓦尼亚公国原封不动地放在了匈牙利王国之下,毕竟这也更符合喀尔巴阡山作为地理分界线的一种逻辑。

吁……这下舒服了。

穿刺公,罗马尼亚的吸血公爵

Dracula for sale

锡吉什瓦拉(弗拉德三世故乡)街边出售的德古拉形象商品

罗马尼亚人属于欧洲比较特殊的人种之一,比起周遭的斯拉夫种族,罗马尼亚人的先祖达契亚人跟保加利亚人的先辈色雷斯人大概还算有些渊源,但他们倔强地认为自己是罗马人(拉丁人)的正统后裔,这或许是缘于拜占庭长期的统治。不过就罗马尼亚语属罗曼语系这一点来看,却实有那么点罗马人的意思。

罗马尼亚主要由瓦拉几亚、特兰西瓦尼亚和摩尔达维亚三个历史地区组成,其中,南部的瓦拉几亚,英文写作Wallachia,但实际上罗马尼亚人自己并不使用音同的地名称呼,相反地,有人认为Wallachia这个词是从日耳曼人对凯尔特人的称呼词“walha”(即外族人)演化开的,而凯尔特人是古老的欧洲大陆民族,在公元前后的民族同化和迁徙中消散。如今,西欧的一些地方依昔能见到类似的演化地名,如英国的威尔士(Wales)、法国的康沃尔(Cornwall)、比利时的瓦隆(Wallonie),而前两者皆是现时为数不多的凯尔特后裔聚居地域。这般说来,罗马尼亚人纵不是地道的罗马人,也是同罗马人一样地道的欧洲土著。

既然说到了瓦拉几亚,此地更为有趣的文化地标当属略血腥的穿刺公,也是后世演绎得阴森恐怖的吸血鬼原型。

中世纪的大多时间里,瓦拉几亚是处于奥斯曼、俄罗斯、哈布斯堡王室等势力轮番上场角力的中间地带的一个大公国。十四世纪,瓦拉几亚的大公弗拉德三世掌权,他拒绝向宗主国奥斯曼土耳其纳贡称臣,随之率众开战。弗拉德的战斗力似乎不错,并且每回他放的大招都让人瞠目结舌:将俘虏尽数用木桩刺穿摆于阵前,又烂又臭活活吓退敌军。想必见状遁逃的土耳其士兵魂也吓走大半。

Vlad the Impaler and the Turkish envoys

弗拉德三世(图右)与土耳其使节

见过坏的,还真没见过信仰基督(东正教)的这么玩的。虽然手段残忍,不过弗拉德三世可是被罗马尼亚人奉为民族英雄的人物。但实际上他本人同罗马尼亚的其他两个诸侯国兰西瓦尼亚和摩尔达维亚的关系都很复杂,而且他的大招不只是对着土耳其人施放,貌似对国内的异己也会频繁使用……于是,渐渐地,弗拉德的光辉事迹就在几百年的民间传唱中日趋魔幻化,直到爱尔兰作家的恐怖小说《德古拉》面世,一个尖牙白脸,喜阴怕光,彻头彻尾的吸血男爵德古拉得以诞生。

有时候真是佩服人类的想象力,给几个器官就能给拼出一条龙来。

不过也有认为吸血鬼更多取材于斯拉夫民间故事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