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Google

Bacon Number

Google大神昨天在搜索里又添加了新玩法——Bacon Number——找到任意一位电影演员与Kevin Bacon之间的联系(共同出演某部电影)步数。

据说上个世纪90年代这个游戏曾在美帝的大学内流行。Malcolm Gladwell的Tipping Point(《引爆点》,或译《引爆流行》)的“联系员、内行和推销员”一章中也有提及这个游戏。正如游戏本身的玩法,它被称作“凯文·培根六步游戏”(Six Degrees of Kevin Bacon),因为往往某个影人只需六步以内就能联系到Kevin Bacon同学。

于是乎是一顿调戏到深夜。如下:

  • 有一定年纪的,尚出现在银屏上(俗称“老戏骨”)的欧美影人,Bacon number多为1~2。

John Hurt(约翰·赫特,1940年生):1

Al Pacino(阿尔·帕西诺,1940年生):2

Robert De Niro(罗伯特·德尼罗,1943年生):1

Meryl Streep(梅丽尔·斯特里普,1949年生):1

  • 混好莱坞且活跃在银屏上的各国影人,或不怎么混好莱坞但有一定资历的外国影人,Bacon number多为1~2。

Brad Pitt(布拉德·皮特):1

Denzel Washington(丹泽尔·华盛顿):2

Takeshi Kitano(黑泽明):2

Yun-Fat Chow(周润发):2

Zhang Ziyi(章子怡):2

  • 不怎么混好莱坞的外国知名影人,Bacon number多为2~3。

Zhang Jingchu(张静初):2

Àstrid Bergès-Frisbey(阿斯特丽德·伯格斯-弗瑞斯贝):3

Aamir Khan(阿米尔·汗):3

Kang-ho Song(宋康昊):3

Sola Aoi(苍老师):3

Jiang Wen(姜文):3

  • Bacon number为4~6的,基本上就是一些知名度一般的外国影人了。

Yevgeni Tsyganov(叶甫盖尼·塞格诺夫):4

Jennifer Tse(谢婷婷):5

深夜调戏的结论是:

  1. 凯文·培根六步游戏确实是理解六度分隔理论(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很好的方法,通过电影作品合作的关联寻找人际间的联系,覆盖广阔,但有迹可循,且结果非常直观。
  2. 我的调戏成果数字大多都≤3,前提本身有制约性,因为我所搜索的多数是认识的影人,而那些更多的非知名影人(甚至有些人名可能Google都无法识别)较少在我的搜索中被涉及。不过无论如何,这个≤3还是说明了人际间的联系是可以在几步之内达到的。
  3. 凯文·培根六步游戏只是在电影作品合作中寻找联系,现实中若跳出这个限制,到达Kevin Bacon的步数还能被缩减。@Hannah同学就指出上文中需要5步的谢婷婷实际上可以缩减到4步——因为他的兄长谢霆锋的Bacon number为3,直接透过她老哥就抄了个近路。
  4. 网上有调戏同好,号称找到了Bacon number大于6的影人——William Rufus Shafter,此人在Google中搜索到的Bacon number为7。不明何许人也,查阅后方知此人生于1835年,1906年逝世。额滴神,这跟Kevin Bacon(1958年出生,1978年出道)的生平也太八竿子打不着了吧。不活在一个时间段上的两个人,Bacon number也只需7步,看来小世界理论不仅仅适用于空间范围,还可以延伸到时间领域。

健康游戏,玩玩有益。

Chrome实验室·罗摩衍那

Google大神又玩开了。

这次是Chrome Experiments的项目,用html5等各种新技术打造了一个网页版的互动阅读,主要的目的想必就是卖弄卖弄Chrome的功力。

主题是阿三的史诗作品《罗摩衍那》(梵语:रामायण,英语:Ramayana),讲述的大概是一位半人半神的古代阿三生活和工作的故事。

一上来就给放(最炫)民族风音乐,有要上手大型RPG游戏的感觉。不过load得怪慢。

 

经过两次漫长的loading,终于进入第一幕。

Google Map的引擎,告诉我到了Mantili Kingdom——看来这是一个很Man的Kingdom啊。这个很man的国家的很man的国王要把女儿嫁出去(众所周知,国王的女儿不通过正常途径都嫁不出去),于是摆擂招亲。

以上这些信息来自Google Talk对话栏。Mantili公主笑的还挺甜。

招婿的标准是要举起(mistake?Wikipedia上是拉动)一把NB的弓。此时,Google product search出来露脸捣鬼。

主人公罗摩——在这里就是我——看到美女立马体内雄性激素猛增,揭榜而上。于是出现的是html5的小游戏,鼠标滚轮向上滑动,神弓就被举起来了。在场的公主殿下感到很震精,就这样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到这里为止,第一幕剧情就结束了,往后还有更多更有趣的东西。比如恶魔罗波那兄妹在Google Talk上的通讯,充斥着各种表情文字。

东西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无聊的或者感兴趣的可以前往一试。输入邮箱地址,就能收到一个48小时时限的key。

Google Drive需要着重平台化

Google Drive,憋了挺久,终于伴随着漫天的小道消息、可靠消息面世了。

目前免费的存储空间只有5GB,不大,看看人家Google Music免费就有80G的存储,甚至Gmail都有10个G的附近容量。这个数字也少于微软SkyDrive的7GB(原先是25GB)。不过这么一掺倒是把云存储的话题给带动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容量不是甚问题,付费扩容的价格也不是。想想Google满世界的服务器就可以预见免费容量势必会涨。不过与Gmail、Google+的整合,超强搜索以及在线协作编辑也不应该是杀手锏,因为它们之中有些是Google原本应该做的,有些则属于Google Docs时代就反复卖弄的特性。

So,Google Drive拿什么来跟Dropbox斗狠?我想应该是平台化。

Dropbox在云端存储界已经小有名气,用户不少,体验良好,不过以目前的形态来看过于单纯:用移动设备上传一个文件,回家后使用PC可以下载,仅此而已。

一个云端的平台呢?像Android系统或者Chrome浏览器那样,吸引开发者前来,为贫瘠的存储空间加上些鲜艳的点缀——功能化特性、非功能化特性。一个环境优美、气候宜人的所在,何愁没有人定居入住?这几个月中,每次我打开Chrome的应用商店,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主题、插件和应用扩展,都不禁感叹平台的力量。

就好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座大型城市是光靠政府建设出来的一样,繁荣都是市场所造就的。云计算是一盘很大的棋,除了存储之外大有可为;况且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势必有很多开发者乐于图之。在这方面,iOS的app开发更是一个良好的典范。苹果为App Store营造的良好生态链,若没有平台观念,这些链条上的各个端点根本就没有立足的基础,也就没有适用iOS系统的海量应用,那么iPhone只不过是一个大屏幕手指触控的好看的手机罢了——没有人会称呼它为“智能手机”。

 Google Drive平台可以让用户做些什么?嗯……在上面编辑视频?噢,这不就是“云计算”概念所需要做的吗?没错。上次我说到我的PC机让我费心的时候我就希望有人可以这么干了。

我猜到那个时候Chromebook这种货色会好卖一些的。

3D Models & Google Cultural Institute

看到上面这张图你以为是神马?吓?太极八卦村?错了,此乃17,18世纪的法兰西小城。

当然了,这只是个模型。或者叫沙盘,随便。

都说文化的传承和保护很重要,精神上的可能会更实质一些,不过物质上的手段也很必要。La France en relief就是这样一项行动,用模型直观地向人们展示“文化”究竟是怎样的。17世纪法兰西岛的皇宫长什么样?斯特拉斯堡教堂?土伦港?沙盘,很形象吧。这些复原的模型都被作为文化遗产在巴黎进行展览。

Google大神也没闲着,作为合作方之一,他们的“cultural institute”(文化研究所)快马加鞭赶到,开始利用现有的沙盒制作3D数码模型。然后这些3D模型就会出现在Google Earth上。只要你在Google Earth上这些建筑所在的地域,将时间调至17/18世纪,眼前或许就会浮现出一座雄伟的哥特式教堂。

1751年的Berg op Zoom(现属荷兰)

 

1716年的普罗旺斯小镇圣特罗佩

以上信息来自Google cultural institute,黑色调的页面,适宜文艺午夜猫子细细浏览。最近的一个主题关于纳尔逊·曼德拉。

如何说服女同志更换她们的浏览器

在文章开头必须说明,我并没有性别歧视的意思,这里仅仅是使用了借代的修辞手法,因为在日常生活中接触电脑中的新事物时,女性一般会更滞后一些,就好像男性在娱乐新闻、时尚着装等方面慢一拍一样。不管怎样,如果你说服你的女朋友或母亲摆脱她原有已久的习惯,改用另外一款产品并真正爱上它,那么无需多言这必然是一款好产品。

我在2010年上半年接触到Google Chrome,在那之前我使用的是360浏览器和火狐浏览器(更早之前是IE、遨游,也曾短暂试用过腾讯TT和搜狗浏览器);不过在那之后,Chrome立刻上位(默认浏览器)成功。除了偶尔网银等操作,基本不会切换浏览器。Chrome上我只更换过两次主题,每次都能用很久;但在版本上,我选择了Dev版,而且基本会在第一时间更新到最新版本号,频繁地改进总是有新功能的惊喜。

一年后的某天,我的女朋友在QQ上跟我抱怨上网时某些烦躁的事情,我马上推荐她用Chrome。我告诉她,Chrome的优点有页面简洁、开网页速度快、可以安装很多功能的扩展;我也没忘了提醒她这个浏览器可以自定义个人喜欢的主题,这对于我那喜欢设计感的女友来说也很实用。

说服一个女生可不能靠“教育”她V8引擎或WebKit内核的优势所在和原理,而应该直截了当地让她知道她能享受到怎样的便捷与流畅。尽管我的女友隔天跟我抱怨了一晚上Chrome没有360浏览器小窗口打开视频那样的“绣花枕头”功能,但是Google Chrome毕竟很快也成为了她电脑上的默认浏览器。

最好还要顺带纠正下女生的操作习惯。我用了很多口水跟女友述说:如果你偶尔看到一个感兴趣的链接,而原来的页面还没有看完,应该养成右键打开新页面的习惯。就好像Photoshop上新开始一个操作最好先复制一个新图层一样。这样的话当你看完偶然点开的页面之后,可以最快地找到回去的路。我女友经常访问豆瓣电影,打个比方,她从新标签页(0)进入已收藏的豆瓣首页(A),点击链接进入豆瓣电影页(B),然后偶然发现一部正在热映的爱情片(C1),随便浏览的过程中看到有趣的影评(D),点开看了以后发现是标题党,兴趣全无,决定看看另外一部热映的励志片(C2)。整个操作过程可以简化成以下的模型:

(1).0—A—B—C1—D—C1—B—C2:“新标签”到A到B到C1到D返回C1返回B到C2;

(2).0—A—B—C1—C1+0—C1+A—C1+B—C1+C2:“新标签”到A到B到C1到D打开“新标签”到A到B到C2;

(3).0—A—B—B+C1—B+D—C2+D:“新标签”到A到B打开“新标签C1”到D,换回B到C2。

很直观地可以看出,(1)和(2)都需要7步,(3)只要5步就可以达到,即使加上关掉D页面也只需要6步,何况很多情况下D页面的信息依然有价值,因而需要继续存在。如果把这个模型应用到更为复杂的实际使用中,节省的操作或许够你多看一部视频或者干点其他什么的。当然了,跟女生解释可别用上面这个模型,手把手操作让她懂更为实际些。

除此之外,我还用了很久的时间怂恿她关掉不用的标签页,这些IE6给人们留下的坏习惯会很轻易地将你从开网页中节省下来的时间浪费到内存的迟滞上去。

Chrome上的密码管理功能、多用户切换等功能也便捷了包括女性在内的大众用户的使用。如果你能让身边的女性习惯(注册、登录并)同步Chrome上的Google账号,说明你小子很可能已经获取了女性的芳心。

另外一个接受我的说服的女性是我妈。我妈是一个淘宝控,她要么就不上网,要么就在淘宝上面泡一天。对于淘宝这种冷不丁就能发现并被引诱打开新页面的网站,Chrome应该会很有优势。比如说标签都位于顶部,很显眼,即使开了一堆标签也更容易管理。所以我需要把一些简单的东西告诉她,并进行几次简单的演示,适应和习惯就可以留给她自己好了。

总结以上所说的,跟女同志介绍一些新颖好用的玩意儿,要的是一些耐心以及形象生动的方式。换一个角度看,一个好的大众产品不会难以推销。虽然我是Google控,但我不会劝说我的女友去使用Google拼音输入法,也不会强烈地向身边的女性朋友加入Google+,归根结底,最能吸引用户的是产品本身,你的口才和魅力在其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