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Amazon

Amazon HQ2竞标

文/Patrick Sisson, Curbed
译/horsefaCe

© Rex Rystedt, The LIFE Images Collection, Getty Images

对于亚马逊第二总部选址的疯狂追求真可以比拟为一场城市规划者之间的超级碗赛事。

但随着今日竞标截止日的到来,这场浩大的竞争正在发展成为一次由规划者、市长与热心市民们组成的骚动,愈加地像是一场现实中的大型表演:竞争者们蠕动着吸引注意,临时而又拼命地展示自我,直到其中一位看上去毫无胜算的选手在终章到来时赢得幸运女神的眷顾。

根据科技博客Recode指出,各大焦虑的城市们都在紧盯着每一条由亚马逊官方Twitter账号所发出的推文。

亚马逊公司明确地推出了第二总部选址的全部程序,其中包括了详细的需求标准。而对于落户的城市而言,潜在的收益可能是变革性的,据估算零售电商巨头将能够带来5万个高薪就业机会,并吸引50亿美元的投资额。

然而,申请参与竞标的逾百个城市是否都已经准备好了承受亚马逊第二处总部有可能带来的负面情形呢?西雅图的经验给予了所有的竞争城市启示,必须长远地规划城市发展的扩张痛楚,以及亚马逊公司有可能给他的邻居所带来的交通问题,同时研究指出第二总部将会引起短时间内的住房短缺和租金暴涨。

如此大量的城市竞相提供税收优惠和给予补贴,甚至还有以此为标签的节日(指北卡罗来纳的夏洛特市长将十月十八号这一天命名为“CLTisPrime节”——译者注),是否会演变成为一次探底竞赛,而亚马逊公司的第二总部最终将落户在出让最多特权的城市呢?(与此前多伦多庆祝Sidewalk Labs(Google公司的母公司Alphabet的一家子公司,致力于智慧城市的建设——译者注)落户相比,这次的竞争在公平性、透明性上确实差强人意,何况Sidewalk Labs在作为未来智慧城市发展伙伴身份的同时,多伦多也并没有给予补贴或者税收优惠之类的好处。)与不久之前也曾引起过广泛关注的智慧城市挑战(Smart City Challenge,2016年由美国运输部发起的一场城市建设方案竞赛——译者注),我们是否可以认为这是一个关于如何为美国城市转型发展做好储备的问题呢?

针对这次竞标,我们将全国的参与城市进行了划分:好的、坏的,还有一些略为尴尬的。

最好的产品价值:底特律的“搬来这里,搬动世界”宣传片

正如一位读者评论道,宣传视频令人感觉像是“21世纪版精美的商会手册”。视频由Bedrock公司制作,这是一家经营房地产开发的企业,由亿万富翁丹·吉尔伯特所有。他们是底特律商业圈内的一股力量,他们所制作的视频述说着一种光鲜,但同时也透露了一丝辛酸。

在本次竞标过程中,底特律获得了一些积极的力量,他们是唯一一个竞标主体有跨国元素的参与者,加拿大的温莎(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与底特律隔河相望)共同参与这次竞标。城市规划学者理查德·佛罗里达将底特律列为潜在的黑马。这座城市似乎想将自身的过往和潜力都作为筹码,而在视频中,两点都被巧妙的谈及与展现。

最糟的更名:“卡尔马逊”(卡尔加里)

当佐治亚州的石峰市宣布参与竞标并承诺如果成功将会更名为亚马逊市(同时会有一条街道被命名为贝佐斯路)的时候,最差更名的头衔看起来已经有所归属。谁知卡尔加里成功地乘虚而入,通过一场街头艺术运动夺走了这项大奖——他们也针对未来的胜利作出了更名的承诺。现在我们很难去选出哪个名字更糟糕:卡尔马逊还是亚加里?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卡尔加里此番豁出去并非瞎胡闹。

五星级的社交媒体宣传攻势:堪萨斯城

下次你即将在亚马逊购物之前,记得先看一眼斯莱·詹姆斯市长的商品评价。堪萨斯城的这位领导人(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市长的领导团队)花了不少时间在亚马逊上撰写评价,以确保超过1000款来自于堪萨斯城的在线商品页面中都写有积极的引导性评语。这座城市看起来是做了一种类型的尝试,不过……嘿……当你走出他们的市政厅的时候会听到一阵“优质风铃”的声音(调侃斯莱·詹姆斯市长在堪萨斯城出产的某件风铃页面撰写了评语——译者注)。

最快捷的将纸巾送到贝佐斯手里的方法:伯明翰的“冲刺按钮”

作为魔幻之城的“BringAtoB”大作战——这项活动包括设置了大规模指代亚马逊包装箱的纸盒——的一部分,他们将一对“冲刺按钮”放置在城市中:一个在市中心的百货商店,另一个则在伯明翰的亚拉巴马大学。敲击按钮将会发送一段像上方那样的事先编辑好的推文,这项活动蕴含着小小的趣味,同时也透露出了明细的希望亚马逊把第二总部设在亚拉巴马的愿望。

最佳(或是最糟)的如意算盘:密苏里的超回路列车计划

相比较于把焦点放置在本州三大城市——哥伦比亚、圣路易斯或是堪萨斯城——之中一个的做法,密苏里州决定把三座城打包推销给亚马逊,他们承诺最终将以超回路列车的方式把城市连接起来,没错,就是那套由伊隆·马斯克提出的富有未来主义色彩但尚未经过考验的高速运输系统。州长德鲁·埃德曼认为,这正是亚马逊正在寻求的那种“闪光的,开箱即用的特色”。这读上去可绝对会让让人想起通过管道来分发的某种东西。

玩得最酷的领跑者:丹佛

在网络的关注性投票中,丹佛赢得了不少的关注,《纽约时报》旗下的Upshot博客将丹佛选为他们眼中亚马逊第二总部的最佳预选地点。作者艾米·巴杰写道,“生活方式和物价水平,再加上附近高校所能提供的科技人才储备,已然筑造了一副繁盛的初创之地的场景。”

当地的领导人采取了较为温和的做法,在一天之后呈交了一份计划书,丹佛经济发展公司一位名叫萨姆·拜利的副总裁告诉《丹佛邮报》:“科罗拉多州参与竞标并不是为了驱动对经济的刺激。它驱动的是人的才能。”

最佳动能利用:多伦多的“人才,而不是税收优惠”口号

就在Sidewalk Labs宣布将多伦多定为智慧城市试验场的新闻发布会上,他们的CEO丹·多克托罗夫就曾说过,假如亚马逊看到他们做了些什么,就会选择多伦多作为第二总部的地点。这座加拿大都市正发挥着其多样性、科技感、健康医疗,以及没有特朗普等种种优势,述说着这是一个值得为了人才而来的城市,而不是一味的提供税收方面的优惠。

与此同时,一些城市为此也作了举措上的跟进,包括圣何塞和圣安东尼奥。事实上,圣安东尼奥的市长罗恩·尼伦伯格直截了当地宣布自己的城市已经在竞争中被淘汰了,他在一封寄给贝佐斯的联名信中写道:“盲目地赠送农场并非我们的行事风格。”

最大宗出卖:新泽西的70亿美元激励方案

从纯经济的观点出发,由新泽西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纽瓦克市长拉斯·巴拉卡和参议院科里·布克宣布的激励方案绝对是极具吸引力的:共计70亿美元,包括50亿美元的税收优惠、10亿美元的财产税减免以及10美元的本地所得税补贴。

亚马逊或许会看到潜在的公关噩梦将会降临在这家已经从各州各城市受益了12亿美元税收优惠政策的公司身上。

另外,拿走一州或者一城的财政收入或许可以很好地解决亚马逊入驻之后雇佣的5万员工所需要住房问题和基建挑战,但这也并非是最好的下注。亚马逊将会就其选择发表一次声音响亮的声明,这并不是理想中“为我准备了些什么”的方案。

写给亚马逊的最佳分手信:堪萨斯的小石城

接下来这个案例在许多层级上都称得上有趣:堪萨斯的这座城市写了一封虚拟的先发制人式的分手信,并将其刊登在了华盛顿邮报的版面上。他们没有真正的参与到第二总部的竞争中,而是以此作为营销自己的方法。这的确也不失为一种借机营销的可爱手段,对于那些像小石城这样在零售巨头面前毫无吸引力的小城市,这是一种花点小钱赚点公众宣传噱头的办法。

在Amazon海外购,买Moto 360

在Amazon海外购上买Moto 360,就像在人民广场上吃炸鸡,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它就是发生了。

那天跟阿东散步,我说想买个Moto 360,他说,买啊!

于是没过几天我就屁颠跑去Amazon搜索。之前在Amazon主站海淘的经历只有一次,买的是台Chromebook,物流的解决方案是找第三方的转运公司,略烦略烦。现在直接可以邮回国内,想来也是为懒癌患者提供的福音。

再于是五分钟内就完成了手贱的工序,也就重新填写一遍国内的地址,然后付钱。Amazon提示要(好像是)半个月时间送达。我想行吧我等着,还能怎么着呢。

结果一个星期就给送到了。算了我就不隐藏每天其实都有在盯着物流跟踪信息看的行为了,但是当保安大叔吼我该拿快递的时候还是吓一跳,这算是制作惊喜还是怎么着?果断在保安大叔眼前就把包裹给拆了……

牛掰地戴上走人。

从今往后我也是有智能穿戴的体面人啦,一回家就瞎捣鼓,当晚就出去瞎溜达,隔两分钟就抬手看一次表,彰显一番Moto 360的功能。猫家里还要时不时低吟一声“OK, Google”,假装正经地查一查天气,看一看微信神马的……好吧我这也是够了……

那天又跟阿东散步,我戴着手表去炫耀。他说你就等着后悔吧,我说不会。

Kindle,一个阅读的理由

Kindle 5

总有些人是跟我一样是想看书而不能的,理由很多却也都很简单:拖延症、视疲劳、闲暇时间嫌少……

数了一番,2012年全年一共在线上给自己购买了20本书籍,其中亚马逊中国买了9本,淘宝买了6本(含2本淘宝电子书),当当买了2两本,快书包买了2本,豆瓣阅读买了1本(电子书)。另从其他渠道获取书籍2本。

这其中有3本未看完或尚未翻页,加之2本前年买了以后中断阅读的书籍,所谓靠看书汲取的东西还得打个折扣。

酝酿了一段时间,上周入手亚马逊kindle一台,算是在新年给自己个阅读的理由。

为什么阅读?

三日不读书,则义理不交于胸中,对镜觉面目可憎,向人亦语言无味。

——北宋·黄庭坚

为什么不想面目可憎、语言无味,却始终阅读效率低下?

工作了之后,生活趋于朝九晚六,虽工作量不见得有多大,自由支配的时间终归大大减少。剩下的闲暇时间,难免挤出一些,贡献给娱乐至死年代的玩乐;要不就是因长时间对着各种屏幕而厌倦用眼。

偶在一周时间表上订下翻阅新书的to-do事项,直到周日才机械性地进行“完成”。重度拖延症患者表示经常自伤。

为什么是Kindle?

容量足够存放,体积足够便携;用电不至于下班路上跳电量警报,E-Ink不至于让眼睛更疲劳;几百元RMB的价格不算咋贵,但揣怀里不使唤也会觉得浪费钱。

以上所有,其实是在给自己塞一个阅读的理由。

Kindle怎么用,看些什么?

在国内,Kindle这款设备的功能远远达不到完整。包括亚马逊中国的Kindle电子书店在内的各大中文电子书城均不支持推送至Kindle阅读器,如何获取阅读资源算是一个小小的难题。多数人会选择破解后刷成多看系统,获取更好的中文支持以及多看for Kindle的电子书资源。

我还是选择了原生的系统。书籍来源中,既有正版付费推送的豆瓣阅读(pdf格式,制作比较精致),也有bbs分享下载而来(各种格式,排版或较混乱)。原生系统经注册后,PC上的电子书均可以用亚马逊的Send-to-Kindle功能直接发送至设备内。

另外订阅了一些经过汇编排版的RSS,读一读时事新闻、短篇文学,不间断地让自己接触英文文字,汲取一些他人盈余的认知,都不妨拿来打发碎片时光。Instapaper是不错的订阅推送工具,如果不喜欢或不方便付费,国内有爱看豆、狗耳朵等替代品。

必须再重申一次,工具千万种,功能都会有。买个Kindle摆弄摆弄拾掇拾掇,只是买一个阅读的理由罢了。

其实吧,我也还在摸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