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游戏

Niantic的移动端世界

Ingress

据说Niantic Labs的名字来自于加州淘金潮期间驶向三藩的某艘捕鲸船名。

这个项目组的第一款产品在2012年推出,是一个从概念层面到功能实现上均有着十足炫酷感的增强现实手机游戏。打开这个名为Ingress的游戏,也许那灰暗的视觉界面、古怪的矢量图形会困扰你几分钟,不过当手机的GPS努力工作,而你从中发现箭头光标随着你的运动而移动(而且不时在吸收着些什么东西),你会开始觉得有点意思吗?

“Biu biu biu……”

Interface of Ingress

The world around you is not what it seems……

在这款侵入式虚拟现实的游戏中,玩家被定义为一场世界性战争在两个对立阵营内的参与者。通过携带智能设备进行包括移动在内的动作,玩家们可以在以现实世界(Google地图)为基础勾勒出来的二次元里收集资源、放置器械,乃至组团攻击或防御据点,以求战术性或局部性的本方胜利。在Ingress的线上游戏世界里,足不出户将一事无成;而对于游戏胜利更为重要的“据点”,一般都与实际世界的地标相关,通常是那些显眼的公共建筑物。

正如Ingress在视频中展示的那样(人们拿着手机聚集到据点四周,辨认敌友,伺机展开互动),Niantic描绘了一个通过移动端布置的虚拟世界,这里头有许多侵入式虚拟现实的卖点,不过最基础也最有趣的是——它是现实世界的翻版。

说完一款虚拟的游戏,再来看看Niantic Labs开发的另一个移动端应用——Field Trip

同Ingress相比,Field Trip更接近你所处的真实世界。携带后台运行有它的设备,当你接近某个你也许会喜欢但隐藏在深处的博物馆、历史建筑,或是餐厅、小店,弹出的信息卡片(来自于HistorviusSunsetDaily SecretZagatSongkick等)就能第一时间告知你,为你的生活增添几分色彩,在闲暇的时光里,亦能享受一场field tripp。

FieldTrip当然,这就是一款比较好玩不过依旧普通的LBS应用,我们都会这么想。没错,应用市场里有诸多类似的东西,不过当作为Google干儿子的Niantic把Field Trip搬上了Google Glass,情况又稍微不大一样了。尽管可穿戴智能设备尚未走向大众市场,1500美刀的眼镜我也买不起,而且关于美观度、实用性以及隐私保护方面的批评不绝于耳,仍然阻止不了爱好者们对新奇未来的浮想联翩。

至少,若是在异地惬意旅游的道路上,偶然在屏幕上跳出意想不到的好去处,而后一边聆听着介绍一边“轻车熟路”地走向新开辟的目的地,心里大概会充斥满期待感吧。

哎嘛不小心又默默意淫开了……

那些用YY语音参加工会Raid的日子

放完假之后工作略忙,不闻世事。早上公交车上刷微博,惊闻多玩已向SEC递交IPO申请文件,即将以“YY”为代码登录纳斯达克的信息。既然如此,这注定是一篇欠扁的回忆式文章……

2005年《魔兽世界》登陆天朝,跟我同念高一的老弟毅然决然地开始伙同其他三个同学一道加入午夜逃出寝室通宵玩游戏的行列中。工作日一小撮人在夜场网吧开搞;周末就占据家中电脑杀怪升级,5人副本刷装备,偶尔也对着我现。当时一个普通中学生玩家,不交友不约炮,游戏内交流也就聊天栏里打打字。

后来,大概是他装备稍微好了一些,偶尔会去参加40人的大型副本。比如我还记得他们一堆人在黑翼之巢最终Boss奈法利安面前排兵布阵,在安其拉废墟的无疤者奥斯里安尸体上喊着“黑手切JJ”并且瞎蹦的场景。当时老弟他戴个廉价耳机,因为耳机里会传出Raid Leader的声音,显得很吊很高端的样子。

此时他用的语音软件叫TeamSpeak,简称TS。跟许多外国软件一样,TS是收费的,这大概也成为了其日后渐渐淡出视线的缘由。新浪UT似乎也曾出现在老弟口中,不过仅仅是似乎而已。

2008年,全国人民沉浸在51块金镶玉的民族喜悦中。当年被大学上了的我却没能抵制住资本主义糖衣炮弹,投入了WOW的怀抱。

已经记不清具体接触YY这款软件的具体时间,然而这个有着多重谐音的名称倒没少让我这个纯情少年散发联想。随着加入团队活动的频繁化,越来越多地接触YY语音。严格地说,当时团队内交流还会使用《魔兽世界》游戏内置的语音功能,与使用YY的比率大概是三七开。由于音效不是十分稳定,内置的语音功能只有在一些G团(刷装备出售分红的团队)、成就团等野团(零散的陌生人临时组建的团队)活动中使用;而有组织有纪律的公会Raid、团队PVP、阵营屠城等等,几乎都会使用YY语音。

一个以语音为主的即时通讯工具,承载了一款风靡全球的MMORPG游戏在鼎盛时有着500万玩家市场的交流功能。我分明记得公会频道中团长大喊:

“YY都上线了没有?布丁你打个1,蔷薇打2。”

或者:

“日灸,6O分DKP,没人继续顶我就叉给马面啦!”

美好的日子总是很短暂,就像60DKP就拿到日灸这样的好事真心不多……

总的来说,有那么一段(大概一年半到两年)时间里,从5173.com买点卡,178.com上查数据、泡论坛、下插件,用多玩YY语音听指挥是生活的主旋律。

蓦然发现多玩都已经顶着YY奔纳斯达克IPO了。一个当年看着诸多K歌频道,觉得颇为土鳖的IM产品,今天赫然占据了所有科技资讯的版面,有那么点诧异,也有回忆的感慨。参考各大资讯站的评论,再回想过去,YY语音是有那么些独到之处:

  • 垂直化IM,从语音入手。搞寻常的IM,想必没一个撬得动企鹅;在QQ之前做好团队语音,却相当于打入了一个空白市场。当时与多玩分庭抗礼的178.com,在大约2010年跟风做了个AK语音,不过为时已晚,未有波澜。
  • 专注细分市场,傍上行业金主。娱乐至死的年代,网络游戏很吸金,《魔兽世界》很吸眼球。在傍这个金主的速度上,duowan.com不是资讯站中最快的,YY语音却抢了一个先,站稳了脚跟,成为无数公会的御用软件,进而划定了大块的根据地。
  • 多产品支撑,共生共荣。多玩旗下不仅仅有YY语音,还有着内容丰富的游戏资讯、论坛版块,以及盈利的广告、增值业务,组成一个较为完整的产品体系。

自《魔兽世界》AFK已有两年,多玩和YY已不再是吴下阿蒙,”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Draw Somthing个人优秀作品展

 

Draw Somthing这款游戏火了有一阵时间了。涂鸦,随手猜个单词,消遣娱乐,轻松加愉快。

话说Draw Somthing到底有什么好,居然在app store里大有跟Angry Birds叫板之势?OMGPOP也三步并作两步赶着投入Zynga的怀抱。

手机游戏我玩得不多,随便比较比较。大众好评的Angry Birds、Slice It、Where is my water好则好矣,不过都是单机游戏,缺少人情味的互动。卡在哪关过不去了就觉得难度设置有问题;顺利通关又敢情无甚挑战,没有继续存在手机上的价值。之前整过一款Little Empire的手机网络游戏,模式与网页版经营养成类游戏没有两样。这样子互动是有了,不过这种游戏玩上了就等于陷入定时上线建房子、造兵人、刷资源的深渊,稍微晚了几个小时就感觉是一种莫大的损失。虽然互动,打打杀杀,亦无甚人情味可言,一个月后就被我卸之大吉。

就在这时,Draw Somthing闪亮登场。画个画,还能记单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与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并举,何乐而不为。

Draw Somthing的互动采取异步模式,不会因为好友未同时在线就影响游戏的进行;除此之外,还可以随机寻找陌生的玩家进行游戏。猜完画,画完猜,需要找消遣的时候不会因为没有玩伴而无事可做,没空玩的时候也不必担心影响游戏日后的继续进行。

抛弃CEO跟前员工互喷神马的不谈,单涂鸦这种事,还是很有人情味滴。

小作几幅,博君一笑。勿喷。

新闻人物类一等奖

突发新闻类一等奖

一般新闻类一等奖

体育专题类一等奖

肖像类一等奖

艺术类一等奖

日常生活类一等奖

自然类一等奖。Hannah同学获得

 

暴雪头顶的潘达利亚迷雾

不玩魔兽世界有一段时间了,不过还是会时不时关注一些相关资讯。新一部资料片想必都早已听说了:World of Warcraft: Mists of Pandaria(《魔兽世界:》,或译《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潘达利亚的迷雾》)。洪水猛兽乱入啊。Pandaria的风光看上去还不错,Panda真是丑爆了。

玩过WAR3剧情的同学应该知道,宇宙混血英雄雷克萨同学在个人的成长道路上曾经得到一位熊猫人高手的援助,这位熊猫人叫“老陈”,大名是陈·风暴烈酒(Chen Stormstout)。大家都知道Chen是比较著名的华人姓氏之一。合理的中文名字推断是“陈魁风”(陈玄风?),但暴雪这玻璃渣给的官方意见貌似是“陈烈酒”,太没诚意了。

Warcraft里种族颇多,环视了一周,只有熊猫人这货源自东方文化,还取了“老陈”这么中国化的名字。虽说出场时间不多,台词也少,不过他的出现也说明当初的BLZ已经有了小九九。

即便如此,“老陈”跟其他熊猫人一直在漫长的岁月中扮演着客串的角色。在桃花源里默默地生活,男耕女织,打太极放风筝,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终于……

去年刚刚听说5.0讲的是熊猫人之时,虎躯一震。好好的正史故事不讲,那么多坑没填完就拎这个彩蛋出来独立做资料片,是哪跟筋搭错了位置,还是不得已为之?明显是后者。根据动视暴雪2011年财报显示,《魔兽世界》全球在线玩家数量从顶峰的1200万降至1020万,其中光第三季度就流失了80万。作为动视暴雪主要的附属公司暴雪娱乐旗下唯一一款MMORPG,《魔兽世界》肩负着营收大户的头衔与使命。这个讯息表明,迷雾已经盖到暴雪的头上。

单从游戏内涵构建着眼,也许当初将魔兽系列网游化就是个错误。暴雪为Warcraft制造了一个庞大的宇宙观,所有的时间、空间都在《魔兽争霸》系列中合情合理地进行着,然而自从04年《魔兽世界》开始替代《魔兽争霸》讲故事,一切就改变了。在已经历了几万年历史的艾泽拉斯世界,原本两件惊天大事怎么着也得隔个千百年至少几十年吧,《魔兽世界》呢?去年车伊利丹、赶跑基尔加丹,今年推了阿尔萨斯,明年就轮到死亡之翼了;《魔兽争霸》里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都是英雄伟人们铸造的,《魔兽世界》里凭的都是一团黑装备骗点卡的脚男;原先各个种族间的关系还合理些,《魔兽世界》硬生生地把种族分为“部落”与“联盟”,划江而治,野外碰面二话不说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

但是从游戏发展与贡献的角度看,《魔兽世界》无疑是一款成功的产品。“成功”体现在对游戏理念的创新和营收与利润上面。玩家们尝试了一些以前没有经历过的内容,股东和华尔街也很乐见其成。

所以在目前的形势之下,尽管泰兰德·语风还拿着风干的香蕉苦苦等待,玛法里奥·怒风依旧杳无音信,充当着不回家的男人。而《熊猫人之谜》抢先带着救场的气氛应运而生。客串抢戏,也是有导演撑腰。据说已流失的玩家大多来自亚洲,大任就落在了熊猫人一族的肩上,什么梅花桩、斗笠、风筝、灯笼、象形文字、琉璃瓦,能给整的都给整上,新职业“武僧”(暗黑3也有这货色),不知是少林寺还是《西游记》出身。总之,BLZ笃定地押了抢回天朝市场的一票。

不管成不成吧,产品总有周期,有上升,有顶峰也有衰颓。无论WOW目前处在那个阶段,我是再不玩了。当年四个月刷死刷活迅捷祖利安猛虎硬是没给我见根毛,我弟毫无欲望地陪别人去玩儿就roll到一头,我瞬间就彻底怨念了。虐心,说甚也不玩了。

后记:ngacn的同学指正说CTM里玛法里奥搓了多年麻将后回来了一晚上,隔天又出去逍遥了,依旧“很没有代入感”。怎么说呢,反正大家都挺操心泰奶奶的私生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