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勒童年的创意:好莱坞出产的玩具、童话与电子游戏

a still from Wreck-It Ralph

《无敌破坏王》剧照

这篇文章会给梦工厂、皮克斯和迪士尼各发一朵小红花,以表彰三部让我能联想到一块儿去的电影:经典的《玩具总动员》系列,出自最让人惊喜的皮克斯;《守护者联盟》由擅长搞怪卖萌的梦工厂出品;而被垢病多年的迪士尼也贡献了一部非常不错的《无敌破坏王》。而这三部作品有个一致的特点——充满了大家伙(好吧好吧,理论上更多是欧美地区小伙伴们的)童年的气息。

尽管在这个时代,动画不只是孩子们看的(许多人在这个话题上有话要说),动画场景也是,但好莱坞的电影都是朝着老少咸宜的方向前进的。在这一点上我很认同。这符合动画的初衷以及与时俱进的要求。

而当这类幽默易懂的好莱坞动画由不错的创意所支撑着时,就会产生一些好电影。这三部勾起童年记忆的动画电影创意就都不赖。

你能想象你的玩具是充满活力而且渴望陪伴你一生的智慧生物吗?只不过在你回头的一瞬间未曾发现。《玩具总动员》已是一部有着两部续集的经典作品,在接近十年的历史中为人津津乐道。在这部令皮克斯奠定江湖地位的动画中,各种类人的、非类人的玩具均被赋予生命,能语言,能行动,也有情感。胡迪和巴斯光年都是玩偶,但是(在第一部中)一个是有些老旧的填充牛仔,一个是高级的塑料太空人,于是他们饰演着不同特点的角色;另外,玩具世界中更为异彩纷呈的世界展现在你的眼前——恐龙玩具、弹簧狗、猪形存钱罐、芭比娃娃、兵人……他们因各自的特点而有着各自的能力与性格,只是你从未发觉。这就是我想说的创意,一种轻松而富有童心的拟人化。而《玩具总动员》所有的经典最终都建立在其之上。

类似的创意绝对可以移植到童话人物身上,比如《守护者联盟》。圣诞老人、牙仙、复活节兔子、沙人(出自中欧、北欧童话)和冰霜杰克,这些虚构的,象征着欢乐与希望的童话形象被聚集到一起并且套上“守护者联盟”的团队称号,意即每个人的童年都是在守护者的庇护下成长的。而守护者的敌人则是黑夜中的梦魇,他以消灭欢乐与希望为目标,邪恶异常。或许因文化差异,我们无法对影片中的童话人物产生进一步的认同感,不过若对这些形象的背景稍做了解,即能有或多或少的感触。另外在表现立意的方式上略有不同的是,《守护者联盟》故事最终由人类孩子推动了正义方的胜利,对于电影主旨与人建立起连接上更为直接。

《无敌破坏王》的上映时间与《守护者联盟》同为去年十一月档,都属蛮好看的,但画风和题材迥异。《无敌破坏王》中所有的故事均发生在街机游戏中,虽然是出自于常被人视为老掉牙的迪士尼之手,但其实这部片子还真是创意爆棚。“坏蛋互助联谊会”那一幕中,《超级玛丽》里的库巴、《街霸》里的拜森桑吉尔夫、《索尼克》里的蛋头博士等“坏蛋”在《吃豆人》里的克莱德家中聚首谈心,引人发笑的同时也勾起诸多关于游戏的回忆。或许《守护者联盟》的创意关乎的更多的是青少年时代的联想,那阶段也是从前的好时光。

实际上,上述三部动画电影还有另外一个共同的特点,一言蔽谓之“网罗”,即将同属某个领域内的群体集中地笼络至一个创意之下。这种做法总是可以召唤丰富的,甚至不同人群的记忆与趣味感,漫威大片《复仇者联盟》也证明了这一点,不过对于小派头些的作品同样行之有效。

再加上好莱坞标志性的幽默元素和动画特效,创意即可出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