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头顶的潘达利亚迷雾

不玩魔兽世界有一段时间了,不过还是会时不时关注一些相关资讯。新一部资料片想必都早已听说了:World of Warcraft: Mists of Pandaria(《魔兽世界:》,或译《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潘达利亚的迷雾》)。洪水猛兽乱入啊。Pandaria的风光看上去还不错,Panda真是丑爆了。

玩过WAR3剧情的同学应该知道,宇宙混血英雄雷克萨同学在个人的成长道路上曾经得到一位熊猫人高手的援助,这位熊猫人叫“老陈”,大名是陈·风暴烈酒(Chen Stormstout)。大家都知道Chen是比较著名的华人姓氏之一。合理的中文名字推断是“陈魁风”(陈玄风?),但暴雪这玻璃渣给的官方意见貌似是“陈烈酒”,太没诚意了。

Warcraft里种族颇多,环视了一周,只有熊猫人这货源自东方文化,还取了“老陈”这么中国化的名字。虽说出场时间不多,台词也少,不过他的出现也说明当初的BLZ已经有了小九九。

即便如此,“老陈”跟其他熊猫人一直在漫长的岁月中扮演着客串的角色。在桃花源里默默地生活,男耕女织,打太极放风筝,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终于……

去年刚刚听说5.0讲的是熊猫人之时,虎躯一震。好好的正史故事不讲,那么多坑没填完就拎这个彩蛋出来独立做资料片,是哪跟筋搭错了位置,还是不得已为之?明显是后者。根据动视暴雪2011年财报显示,《魔兽世界》全球在线玩家数量从顶峰的1200万降至1020万,其中光第三季度就流失了80万。作为动视暴雪主要的附属公司暴雪娱乐旗下唯一一款MMORPG,《魔兽世界》肩负着营收大户的头衔与使命。这个讯息表明,迷雾已经盖到暴雪的头上。

单从游戏内涵构建着眼,也许当初将魔兽系列网游化就是个错误。暴雪为Warcraft制造了一个庞大的宇宙观,所有的时间、空间都在《魔兽争霸》系列中合情合理地进行着,然而自从04年《魔兽世界》开始替代《魔兽争霸》讲故事,一切就改变了。在已经历了几万年历史的艾泽拉斯世界,原本两件惊天大事怎么着也得隔个千百年至少几十年吧,《魔兽世界》呢?去年车伊利丹、赶跑基尔加丹,今年推了阿尔萨斯,明年就轮到死亡之翼了;《魔兽争霸》里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都是英雄伟人们铸造的,《魔兽世界》里凭的都是一团黑装备骗点卡的脚男;原先各个种族间的关系还合理些,《魔兽世界》硬生生地把种族分为“部落”与“联盟”,划江而治,野外碰面二话不说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

但是从游戏发展与贡献的角度看,《魔兽世界》无疑是一款成功的产品。“成功”体现在对游戏理念的创新和营收与利润上面。玩家们尝试了一些以前没有经历过的内容,股东和华尔街也很乐见其成。

所以在目前的形势之下,尽管泰兰德·语风还拿着风干的香蕉苦苦等待,玛法里奥·怒风依旧杳无音信,充当着不回家的男人。而《熊猫人之谜》抢先带着救场的气氛应运而生。客串抢戏,也是有导演撑腰。据说已流失的玩家大多来自亚洲,大任就落在了熊猫人一族的肩上,什么梅花桩、斗笠、风筝、灯笼、象形文字、琉璃瓦,能给整的都给整上,新职业“武僧”(暗黑3也有这货色),不知是少林寺还是《西游记》出身。总之,BLZ笃定地押了抢回天朝市场的一票。

不管成不成吧,产品总有周期,有上升,有顶峰也有衰颓。无论WOW目前处在那个阶段,我是再不玩了。当年四个月刷死刷活迅捷祖利安猛虎硬是没给我见根毛,我弟毫无欲望地陪别人去玩儿就roll到一头,我瞬间就彻底怨念了。虐心,说甚也不玩了。

后记:ngacn的同学指正说CTM里玛法里奥搓了多年麻将后回来了一晚上,隔天又出去逍遥了,依旧“很没有代入感”。怎么说呢,反正大家都挺操心泰奶奶的私生活的。

暴雪头顶的潘达利亚迷雾》上有1条评论

  1. Matulaak

    8年的为暴雪赚来了卖几十年光碟都挣不到的钱,不过任何游戏都会经过”成长-鼎盛-衰弱-消亡”的过程,魔兽的鼎盛期无疑比其它网游都要长,不过即使是这样它也一样避免不了走向衰亡,暴雪希望再给它打一剂强心针,因为商业行为的首要目的是创造利润,事情都到这份上了,再遮遮掩掩的反而不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