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视频网站

网络视频,不能停止的搅拌

video service

图片来自互联网

上个月底被公司拉去横店“拓展训练”,折腾掉两天,回来路上还给领导当司机。途中嫌车里氛围闷得慌,看沿途尽是多有新开工的影视基地,就随口说了句“横店还真是能整”,不料瞬间调起管分控的领导的兴趣,blablabla开启发挥模式,项目带动现金流盘活财务报表构建融资平台以期不断获取融资云云。

诚然,作为全国最大的实景影视基地的横店早已声名远扬,依托秦王宫、明清宫苑等高客流量,旅游业成为了横店集团乃至横店镇的支柱产业之一,不在话下。但也并非所有的大型实景基地都人流如潮,有些甚至鲜有人问津。

既说到横店,很自然让人想到电影和电视剧。如今,网络已经成为电影、电视剧这些视频内容播放的主要渠道。所有围绕其上的范畴,我们姑且随同大众的习惯,称之为网络视频行业。横店上演的某些情况,让人很容易联想到网络视频的现状——要想运转,就要不停地搅拌。

还记得前几年看过一张图,绘图的人将国内网络视频行业的参与者以扇形粗分为几种类型:web端ucg内容为主的视频网站,如优酷、土豆;web端版权内容为主的视频网站,如奇艺、搜狐视频;桌面端内容提供为主的播放器,如PPS、PPTV,桌面端工具使用为主的播放器,如暴风影音……总之是一派万马奔腾,欣欣向荣的描绘。如今再来审视这个行业,没错,依旧总是众人关注的热点——更多用户涌入互联网渠道来观看视频,推动各家掌柜卖力相争,继续制造着一股繁荣;不光如此,几年内这个行业的格局已经历大洗牌:优酷土豆曾经的大冤家携手合并,最近又接受阿里巴巴的入股;百度旗下的奇艺更名为爱奇艺,近来又购入PPS进行整合;搜狐视频将美剧的引进发扬光大,引领了目前版权内容的激烈竞争,在搜狗与搜搜的合作之后,坊间传来其与腾讯视频的种种可能;而乐视则同新星小米一同杀入了电视与机顶盒这个客厅硬件战场。

若细致地观察一番上述的参与者,却不禁发现两个通病,一是盈利者寡亏损者众,二是这日益沦为寡头间的角力。实质上这两点归结到一个问题,毕竟烧钱是大佬们才玩得起的游戏(实力不济就没得混了,君不见人人收购56,盛大买下酷6纷纷手牵手走向堕落)。

搞视频,本就是个硬件投入较高的行当,再如今视频们还不得不从“标清”到“高清”又到“超清”一路迈进,消耗上本是少不了的。更玩命的是那些个热门电视剧、电影的片方抛出的要价,纵然高企也不乏竞争者,收视量高受众面广,你不买转眼就被你家对手买走了独播权,用户数量上可输不起。这种玩法已俨然成为了国内网络视频的主要竞争目标,与美国Hulu再怎么风头也完全无法追赶YouTube的态势形成巨大反差。想来中美两国隔个大洋,用户的喜好也迥然不同。

成本太高,在匍匐前进的商业化道路上抬个头还得撞到顶,盈利势必捉襟见肘,并不是自制几个人气短剧就能轻易逾越的障碍。

另一个在国内容易碰的壁是政策。这不,广电总局说美剧下架就得下架,日后先审后播,更不用说快播跟百度影音那种格调档次的投机者了。

因而网络视频这个行当,纵使是用户们喜闻乐见(甚至已不能缺少)的食粮,也是广告主们愿意投放广告的乐土,但同时也是一个难以即刻玩转的把戏。繁荣下的激烈竞争是为了营造入股、并购、上市的欢快氛围,而大家伙使劲的搅拌亦是为了能够更加精彩地运转下去。当然,还有些搅和的方式没有在国内见到典型,像Netflix那样的线上出租恐怕不会在国内上道,《纸牌屋》倒是引来一阵热议,号称大数据的胜利。不管怎么着吧,相信钱是硬道理,寡头是坚固的靠山,也相信优胜劣汰。

再一个,期待客厅的智能化实用化能够快速迈上一道新台阶,这对网络视频也将会是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