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股票

Facebook,里程碑过后前路漫漫修远兮

5月18号这天,估计所有正常点的媒体都关注了互联网新贵Facebook君在纳斯达克资本市场进行首次公开募股的新闻。七年过去,FB成长惊人,目前底盘稳固,用户数量庞大,口碑良好,也有自己的盈利模式,随之迎来了成长道路上重要的一站:IPO。

上市,这种从资本市场和(特别是)法律层面不得不干的活动对于已经站在浪潮之巅的Facebook而言,只不过是进一步扩充资金池、显摆显摆陡然上升的市值,以及为小扎克伯格增加点家产而已。如今代码“FB”已经参与到纳斯达克市场大屏的滚动中,接受银行家、投资者们和政府的细致监视。驶出这一站,顶着光环的Facebook显然还有很多路要走。

IPO前,貌似大多数人都信心满满,因而最终发行价也提到了38美刀。不过上市当天FB的股价相当令人心惊肉跳,下午一度差点跌破发行价。幸而投资者们使出浑身解数将股价拉高,最终以38.23刀撑到收盘。据说Facebook此次IPO的最大承销商摩根斯坦利没少发招,这才避免尴尬。我虽不懂股票,对证券市场交易的理解也只是停留在港剧《大时代》中,但我也知道股价与市场预期和信心休戚相关。或许这场戏剧化的IPO之旅也预示着Facebook未来的道路依旧漫长而荆棘密布。

左近,通用汽车放弃了继续在Facebook网页投放展示广告,转而将重点挪至社交平台的营销之上。这对FB的广告业务而言不是一个好消息,而据数据显示,其展示广告差强人意的点击转化率也与10亿用户这个数字显得极不相称。此前的S1文件也说明了Facebook广告收益增长幅度下降的事实。关于搜索引擎与社交网站哪个才是网络广告最佳平台的争论由来已久,显然社交网络服务的广告模式还在成长与不断革新中,目前的case不能说明社交网站就此落败,但也给Facebook提了个醒:Do Something to Improve It.

与当年的微软、Google类似,若非法律限制,想必Facebook无意上市。上市给企业大幅增加了营运所需要的现金,但亦会带来不少的问题。首先是创始人或管理层对公司的控制权问题,早年的乔大爷和后来的杨致远都在这块石头上栽过跟头,扎克伯格应以此为戒,动用手段稳固好自己的位置。目前看来他做得都很不错。另外,上市后公司日益扩大的规模、拓展的业务和增加的人力会冲击原有的制度和文化。保持黑客文化?如何避免官僚化?长远的看,这些问题很现实,也很重要。

IPO后没两天,身家倍涨的马克·扎克伯格就与他可爱的华裔小女友结为伉俪。事业爱情双喜临门,多么美好的故事啊!不过对于一手创立的社交网站Facebook,他老婆的母国可没那么买账。抛开政治立场、意识形态的原因使得Facebook根本没什么可能直接进入景德镇市场不说,就算逮着个机会到天朝一展拳脚,腾讯、人人这些本地大佬会让你个外来仔好过么?相当不见得。所以扎克伯格虽然娶了个华人媳妇儿,10亿人口的Facebook跟13亿屁民的天朝依旧相隔甚远,且并无陆路可通。除了难以打开中国这个肥肉市场以外,Facebook还需面对在全球各地都会遭遇的审查、隐私权等问题。

原本就攥有9个0的用户数量,笑傲一方。上市后,Facebook更是个大家伙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Facebook未来会在社交游戏、电子商务、移动端拓展很多很多的业务,收购很多很多的公司或团队,成为所谓的互联网巨头。坐拥如此资源,相信Facebook会开拓出更多的业务模式和更好的盈利模式,给互联网行业和众多的用户更多的惊喜。

总的来看,IPO之后的Facebook,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跨过这道里程碑,向着朝阳前进吧。

VOC——荷兰东印度公司

今天是2012年3月20日。410年前,“海上马车夫”们成立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股份制公司:联合东印度公司(荷兰语:Vere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

1762年,邻近Table Bay的Noord-Nieuwland号帆船。

自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来,欧洲都沉浸在大航海时代的美梦中。率先开拓海上贸易线路的伊比利亚国家,卡斯蒂利亚王国(或译作卡斯提尔王国,即西班牙)和葡萄牙王国都是中央集权国家;而作为后期之秀,荷兰有着与西、葡完全不同的政治经济形态。

1568年,尼德兰爆发了反抗西班牙哈布斯堡统治的八十年战争,信仰新教的北方七省组成乌得勒支同盟,史称“七省联合共和国”(Republiek der Zeven Verenigde Nederlanden/Provinciën)。

Leo Belgicus,“荷兰狮”描绘1609年的低地国家地图。

此后,独立的低地联合省开始依靠殖民地建设与航海贸易迅速发展,进入“黄金时代”。16世纪80年代,一些荷兰商人雇佣Cornelis de Houtman前往葡萄牙刺探商业情报,并以此成立了海外贸易公司。

Cornelis de Houtman,荷兰探险家。他发现了欧洲去往印度尼西亚的新航道,后投身于香料贸易。

这家公司于1602年与国内同领域的其他13家公司进行合并,名为“联合东印度公司”。下图为合并后的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标识。

VOC,联合东印度公司的荷文缩写组成的标识。

荷兰东印度公司以阿姆斯特丹为总部,在米德尔堡、鹿特丹、荷恩等地设有办事处,董事会由七十余人构成,但实际掌权的共17人,被称为“十七绅士”。

还原后的荷兰东印度公司摄政“十七绅士”会议室,位于阿姆斯特丹的东印度公司大楼内。

公司的初始资本为650万荷兰盾,且握有国会所授予的贸易、外媾、军事、金融等多项特权。荷兰东印度公司以国家公信为依托,每次出海之前向人们集资,航海归来后即向出资人派发利润。这种资金和利润称为后来“股本”和“股息”的前身。1609年,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成立,公司股票即刻在此上市。

1623年11月7日签署的一份东印度公司债券。

依靠着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及其所展现的资本的力量,荷兰一跃成为强大的“海上马车夫”,一度在各个大洲均有占领的土地,其中光由荷兰东印度公司管理的就有南非、锡兰、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台湾与澎湖等。1669年,公司拥有150艘商船、40艘战船,约2万的员工及超过1万的雇佣军队。鼎盛时期的东印度公司股票,股息高达40%。

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商船。可以看见此帆船中间桅杆所挂为荷兰伯国(今荷兰省)的旗帜。

17世纪后半叶,在经历了多次与英国的战争后,荷兰的海上力量遭受重大打击,此后海上地位为不列颠所取代。轰轰烈烈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威名亦被英国东印度公司盖过。

今,NASDAQ行情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