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数学

行棋的傀儡打字的猴

The Turkish Chess Player

有两个看起来毫不相关的小故事:

  • 匈牙利人肯佩伦曾经在18世纪晚期发明了一台机器人,这个穿着土耳其长袍的机械棋手技艺颇为高明,在欧美巡展期间击败不少的人类棋手。
  • 据说如果让一只猴子在打字机上上随意地按键,只要有足够多的时间,就可以在它的作品中找到任意一部巨著,比如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

第一个故事,在历史上真真正正地发生了,许多看客都亲眼目睹了机器人内部复杂的齿轮机械装置,但实际上发明人肯佩伦本就是一名魔术师,而这台号称自动下棋的器械是由躲在内部的棋手手工操纵的傀儡,言重些,土耳其行棋傀儡甚至常被后世定义为一场“骗局”。

后一个故事呢,即便用的都是“据说”、“如果”、“只要……就”这样的模棱两可或虚拟的词语在描述,现实中也无法真正实现,却是概率论研究中介绍零一率所使用的无限猴子定理,也就是这才是我们所说的“科学”。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行棋傀儡让世人以一种新奇的目光观赏到不可思议的机器人,虽说当时的科学距离发展出计算机、人工智能这样的科技相去万里,一台能与人博弈的机械实属荒诞。但在魔术师精妙的障眼法下,无论是对弈者还是观众,都能近距离地目睹这样的神奇,既喜闻乐见,再将它看作一套有着不错机械工程设计的舞台艺术,真伪倒还真居于其次了。

反观打字的猴子,如果真要问世这样一本《哈姆雷特》,那这只猴子的寿命要到天荒地老的级别,还得有办法让它不眠不休地坐在那台打字机前工作——当然这些都是不可能的。这个定理只用来形象地阐释概率领域的原理,较真的话,科学家们会拿出复杂的数学公式证明给你看。我最怕数学了,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讨厌并看不懂公式,所以科学家才会用猴子打字的故事来解释吧。

虚者实之,实者虚之。虚虚实实,这世间大抵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