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车停转,旅游类网站的尝试何去何从

在tech2ipo看到了两篇关于风车网失败的总结性投稿,分别来自于风车网前CEO陈晓峰,和风车网前身蜻蜓网的PM孙庆新。想起当初风车网测试期间还闻讯去微博里讨要过测试码去体验,如今这个项目却已game over。

陈晓峰在总结里用很多篇幅述说了一些关于团队、资源、花钱之类的感想,最后在产品方面传递了一些经验;而孙庆新则将视角整个落在产品角度分析。后者对前者的产品观点提出了一些异议。

经历了风车网项目失败之后,陈晓峰对旅游社交化乃至许多垂直领域的社交产品都产生了“不太明朗”,建立社交图谱的“难度很大”的认定。

旅游和大众点评(包括团购)非常不同。前者一年一次,一次掏很多钱,有点像结婚, 一辈子隆重一次,砸锅卖铁; 后者一周一次,一次几块钱,有点像生活,茶米油盐。前者使用频率很低,后者使用频率很高。前者使用频率很低,后者使用频率很高。

但孙庆新认为,“关注旅行”与出行是两码事,频率并不低。

长途旅游是低频,但关注旅游并不一定是低频,而且短途和周边游是高频……

孙认为风车网失败的原因之一是其大方向有误,没有抓住出行或活动的“决策”这一强需求,而指向了“记录和分享”,“而且风车最后已经不是在做旅游了,而是做活动的review,那么活动其实并不是刚需也不是高频也非大众”,且整个模式缺少明确的商业化出路。另外,包括产品用户群、规划周期等都方面亦存在短板。

我不是人人网的活跃用户,自2008年高中毕业注册校内网始,较少登录,权作未来同学录使用。但是当我偶然看到风车网测试的消息时,寻找途径去要了测试码进行了体验。回想起来,这不仅是因为SNS模式的流行,也是由于在我的意识中,“旅游”在目前是一个吃得开的社交主题,有吸引力。

不过经过短暂而又浅尝辄止的简单体验,我就没有再次访问风车网,直到听闻项目终止。没有在这个旅游社交网站留下更多信息的原因,只是因为当时缺少可分享的旅游经历——我想:下次去哪旅游完了照片我会上传的。但是半个月后,我就忘记了这个网站的存在。

所以我认同孙庆新的看法。旅游类网站的落点应该首先落在解决出行决策需求之上,其后利用人气布局社交;反过来,充沛的UCG社交内容自然而然地会丰富可供更多人决策所需的资讯。

一个案例就是国内的旅游网站穷游网。最早在果壳网上知道这个网站,以自助游欧洲的主题,创办于2004年,内容包括旅游攻略、问答、论坛,也提供酒店便捷预订的功能,帮助用户旅行者“住”、“行”的问题。既能满足出行者的需求,也为自己提供了生存所需的商业化模式。

目前穷游网的社会化特征还不是特别强(UI界面上),但站点上的大多数内容毫无疑问都是用户分享的。另外,网站以“穷”游为名称和主题也是很讨巧的,毕竟旅行性价比也是大多数旅行者很关注的问题。

风车死了,穷游活得还不错。旅游类网站何去何从,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