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思索一块自留地

Categories 凿壁借光, 随心所欲
《雅典学院》,拉斐尔1509年作。

哲学是什么?

哲学之于我而言,意味着什么?

坏消息是,有了哲学一词,让人们多问了至少如上两个问题。

在世间之人发明philosophy这个概念之前,对万事万物的思考就已经在发生了。而在有了这个词以后,此类思考就会显得相对系统并且有迹可寻一些。

人类的大脑赋予了人对真理求索的渴望,点开了后世称之为哲学的天赋树;而哲学的先行逐渐地蔓延开来,才结出逻辑学、伦理学、美学、政治学种种果实。在伯兰特·罗素看来,哲学介乎神学与科学之间。实际上,正是哲学催生了后两者,毕竟对于宇宙运行的规律与方式,不同的人思考了之后会有自己的解释。

大多数时候,哲学总是显得高高在上,毕竟哲学家们总是用着晦涩的语言穷尽着人类认知的边缘,要不然就是在思考“思考”本身。当然,要是能够在《哲学的故事》里偶然遭遇过一番关于伏尔泰或者尼采的些许趣闻,还是可以体会到这些常常执拗偏执,看似高不可攀的哲人,还是会如普通人一样,有着令人会心一笑的琐事。

柏拉图怎么想问题?康德或叔本华又是在与什么事儿死磕?哲学也许就是他们寻求智慧和真理工具,引领着一种观察、质疑以及思考。

至于本体论是在说些什么,或者经验主义与理性主义究竟在争论些啥,有时也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所以对于我一个寻常人而言,多了解几分哲学的意义全在于得到了启示:多思索——在这一点上,它对于历史上所有先哲、全人类,都是无差别的。

真他妈刺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