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走那个阿尔西比亚德斯

Categories 抱残守阙, 谈天说地
《苏格拉底把阿尔西比亚德斯从性爱欢悦的拥抱中拖走》

接上前一篇的话题,游戏时长近五十个小时了,《刺客信条:奥德赛》里出现一众历史大佬的戏份,怕是也敌不过一个阿尔西比亚德斯来得令人印象深刻。

这个出现在伯里克利宅邸聚会里的小年青给游戏中的雅典城带来了浓郁的某种气氛,一种以(主要特点为放纵的)性作为形象塑造点的气氛。

这整段对于阿尔西比亚德斯的戏说,想必是建立在浩渺历史对他的轶事记载之上的。育碧历史观你懂的,不过至少玩游戏让我知道历史上有这么一号人物,以及能够试图去想象——古希腊尤其是雅典城邦——在某个历史时期曾经有过与其他时期存在差异的社会风貌。

回过头来,阿尔西比亚德斯作为一名政治家、军事家的身份反而在那些香艳的戏说章回里就显得分外地黯然失色了。毕竟这很契合希腊人创作希腊神话时努力描绘那一抹香艳底色的风格。

那么这幅法国人画的画里的苏格拉底是不是特别地显得不合时宜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