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露声色的美妙——《阴翳礼赞》

Itsukushima Shinto Shrine

日本严岛神社的大鸟居

日式审美非常独特。

初中时期玩Play Station 2平台上的游戏《源氏》,操控源义经来往鞍马山与玉依人之庵,再到五条大桥同武藏坊弁庆激战,场景画面还比较精细,明窗叠席,萤灯青案,对传统(平安时代)日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慢慢地,从电视、书本各个方面接触到日本文化的具象多了,也便逐渐习以为常。按说大量元素延自古代中国,但也显然在漫长的时间以及差异的理念下发展出许多不同的形式。尤其是将一海之隔的日本和与中国有陆路接壤的同属东亚文化圈的朝鲜半岛、越南相比,独特性更可树一帜。

tree的博文了解到“侘寂”的概念,及至之后延展到知乎上对“侘寂”美学理解的谈论中才得知有《阴翳礼赞》一书。

要我说谷崎润一郎首先称得上是一位细腻的生活家,其次是个传统主义者。他生活在一个极速变化中的日本,于是这位略存不甘的,上了年纪的谷崎,将变化两端的差异审视点滴记录下来,用口语化的文字写就,颇为从容,又不失风韵。

谷崎认为黯淡幽隐的日式审美有别于西方人对明亮整洁的追求,更符合传统东方人的喜好,在这一点上中国人也并无二致。因而对于中国的物事和古人,在《阴翳礼赞》中也不时随手撷来,用以佐证。

从建筑、器具到生活习惯,这种包含阴翳的美被归结为朦胧、沧桑、淡柔、厚重,乃至是一种“风流”。而西式的富丽堂皇和光洁锃亮总是让作者感到无所适从,望而却步。在如厕这件事上,谷崎很有话要说,因此除去《阴翳礼赞》一节中涉及到的文字,另又有《厕所种种》一个章节特别言明他的看法。如厕并不及其他例证,比如漆器、玉石那般典雅,但无疑是生活的重要方面。谷崎认为将如厕的场所从室外的茅房搬进贴满瓷砖的室内,首先丧失的是“风雅”、“花鸟风月”,失去了原有的趣味。

对厕所的理解是文章趣味性的亮点,除此之外,对各种东方器物的描述——玉石为何比红宝石温润,木碗为何比银器雅致,壁龛的设置映衬出何种效果,日本女人的肌肤在点缀下又有着如何的妙处——都显示出了东方审美独特的优雅。林林总总,念念不忘。私以为,正是阴翳将暗处显现一种辩证的对比,给予了明亮处更显著的生机。正像文中所说的:

“那朦胧的古画和黯淡的壁龛是那般和谐一致,使得图案不鲜明非但不成为什么问题,反而让人感觉这种不鲜明恰到好处。”

不正是如此吗?

在这种对阴翳的喜爱及正在失去的遗憾之下,谷崎甚至还表达了对当时尚未如日本一般大面积接受西方文明的中国的些许“期盼”。

“现在,走到中国和印度的农村,那里仍然过着同释迦牟尼和孔夫子时代几乎相同的生活。但他们毕竟选择了合乎自己性情的方向,虽然迟缓,多多少少总是在坚持进步。说不定有朝一日,不需要借鉴别人,发见真正适合自己文明的利器,以取代今天的电车、飞机和无线电……”

不知道他若是活到今日,会不会发出一声叹息。即使是当年未有沾染的内陆,此时也已经被西方实用性的文明压制或征服。

也或许这种粗浅的想法只是一种无端,毕竟阴翳礼赞已经给了我们一个极美的启示,去发现生活中的雅致,并拥有借用而来的机会,成为我们独到而精巧的品味。这就足矣。

不露声色的美妙——《阴翳礼赞》》上有1条评论

  1. merrytang

    你说他是个细腻的生活家,对这个结论我不能再赞同。而这也说明你是个富有生活情趣的人,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