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教廷@Twitter

最近一段时间把难得的下班闲暇时光都用在编辑维基百科条目上了,为了争取在6月底前把“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提升为优良条目的水平,默默地奉献着我已所剩不多的青春与热血。教皇乌尔班二世在克莱芒召开宗教会议一节,引得我浮想联翩:本笃十六世拿着自己的iPad在twitter上发推:孩子们,万能的上帝希望你们乖……

在十字军东征时期,乃至前后很长一段时间段内,教皇领导下的罗马教廷是西方世界一股重要的力量,这种力量集中体现在宗教对整个世俗世界大众的影响之中。自西门彼得始,他的继任者们就自恃为耶稣基督在当今世界的代表,见证着天主教会的兴衰。历代教皇们的牛逼与糗事都不老少,有过英诺森三世大手一挥各路诸侯们纷纷指哪打哪的风光;也有阿维尼翁与罗马两个大爷互吐口水互不相让的尴尬。不过我觉得最具戏剧性的还是格列高利七世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四世展开的皇权与教权之争,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看一下维基百科上的“叙任权斗争”这个条目。大概的剧情是这样子的:

  1. 格里高利和亨利玩三国杀,格里高利是主公,亨利则抽到了反贼。
  2. 亨利对格里高利用了一张过河拆桥。
  3. 格里高利出了张万箭齐发,亨利没闪,掉血。格里高利还想对亨利用杀,亨利看自己血不多了,忙耍了着阴的说啊我不是反啊我是小内内,你别杀我先。格里高利信了,pass。
  4. 又轮到亨利了,他回头对格里高利出了张杀,格里高利没闪,死了。
  5. 不过貌似他们玩的三国杀跟我们的不大一样,主公死了继续玩。忠臣们选出新的主公,继续杀反贼……

中世纪,教皇和教皇国除了雇佣一些 made in 瑞士的士兵用以礼仪和自卫以外并没有军队,却可以通过控制人们的思想来达到凌驾于世俗世界之上的权威。类似上面那样国君跟教皇吵架,教皇就没少开除国君的教籍,你爱哪玩哪玩去,不过就是满世界有人追杀你。就类似现在你要是不小心被学校劝退了,你爹妈也会跟你没完。

在很多时候,罗马教廷给现代人留下的印象就是刻板、腐败与残忍。为了维护教宗话语伟正光的分量和世界所有阶级同志的领袖的身份,教会没少干一些颠倒黑白、挑拨离间,乃至杀人灭口的事情。小学时老师教导我们,伟大的科学家布鲁诺就是被邪恶的教会烧成烤肉的。及至16、17世纪宗教改革,罗马教会也带着天主教信众们疯狂扮演坏蛋的角色,不过此时的西斯廷已然式微,西方大多数区域的天主教也就逐渐被新式的教义所取代。而后,教皇亦淡出了历史舞台。

尽管撒丁国王跟墨索里尼都没有把教皇赶出梵蒂冈城,但此一时彼一时,教皇早已失去了当年的地位和话语权;人们沉溺的是facebook和twitter,而不再是圣经。实际上,从2009年开始,老迈的本笃十六世就已经听取了智囊们的建议,用智能设备和SNS发表语录,传播福音。

没错,本笃十六世他老人家正是左手iPad,右手Tablet S;一边“Like it”,一边“retweet”。21世纪,上帝的代表也淹没在信息的海洋中,不知是应该欢喜还是该悲伤。

God will bless you.

follow一下教皇陛下吗?

 

罗马教廷@Twitter》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