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与小众

我这个人,有时候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奇怪。高中以前基本上没看什么港片,周星星的喜剧片、古惑仔系列,似乎同龄的一代个个从小都耳熟能详,我却经常在闲聊中被搞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各种武侠系列高中之前颇不屑一顾,所以不知道段誉他爸究竟是段正淳还是段延庆,直到大学才顺应时代潮流一口气读完金大侠十四部著作(不过至今古龙先生的作品一部未读)。

如果问我小学时代最爱看什么电视,答案一定会让身边的诸多大哥笑场——Discovery那种类型的纪录片。

话说非洲草原上的斑马和鬣狗都没能令我成为一位生物学家,所以我更喜欢用业余爱好来解释这些行为。人人都有自己的爱好,这些爱好或普遍,或罕见;或正常,或怪异。伟大正确光荣的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教育我们,意识反作用于物质,所以我们的爱好也会引领着我们的行为。

上面的一段话用于阐释我理解中的大众与小众对立统一存在的世俗原因。大众源于大众的需求,小众来自小众的兴趣。

大众与小众这哥俩最近孰优孰劣,谁是谁非,总是可以引发一些思考。

首先,大众与小众的定义一定是辩证的,相对而言的。思密达国最大的搜索引擎Naver.com在泡菜的世界里是大众的选择,但一旦放眼世界就显得毫不知名,不过一小众的高丽文字搜索工具罢。所以要称一件事物是大众或小众,在理论上实际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在描述之前必须先指定好范畴。比如在天朝这种人满为患的疙瘩里,任何全国范围内“小有名气”的女星,其人气就很可能大大超过斯洛伐克天皇巨星的派头。这样说来问题就有点棘手了,因为若按这个意思走,文章就写不下去了。幸而人类都是高等生物,有能力从作者的意图和上下文的行文中寻找定义范畴,所以我也斗胆以随意和不严谨的方式继续写下去。

用下面这个递进关系简单意思意思大众与小众:

0→小众 →X →大众 →1(0<X<1)

大多数以营利为目标的事物会希望自己更大众,一直往箭头指向的方向走,但绝大部分的大众都很难走到1这个象征着“所有”的数值上——工商银行做不到,中移动做不到,微软和通用电器也做不到。而标榜自己为小众的事物,往往未必指望大幅度地向箭头方向进发,但同时它们也绝不会希望倒退至0,因为那意味着消亡。

从大众和小众的来源动机区别看,也有一些不同。借用下无处不在的马斯洛需求理论。大众的东西往往源于需求金字塔的下面几层。穿衣吃饭、安全保障。家庭主妇们每周例行奔向沃尔玛家乐福购置家用的行动将这些零售业品牌捧为巨头;辉瑞和默尔克这些医药公司虽然我不熟悉,但据说也很牛逼。而小众的东西在金字塔上基本就得往上捣鼓,从成就感和受认同的角度找一找理解,而不属于类似上面那样刚性的需求。整天寻思哪款新出的电子设备怎么破解,或者收集某球星所有签名鞋的做法看起来都不像是为了单纯的混口饭吃。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小众社区的内容在圈外人看来更显得专业与深度。

从信息传播的类型审视,大众意味着大众传播,有重峦叠嶂般的信息源与受众、海量的信息流,是Facebook与Google。小众类似组织传播,端点较少,波澜不惊,也许但信息质量和传播效果会更好一些,是Quora和Ask.com。

对于创业者,大众或小众可以作为产品市场定位的选项,但大部分的投资人和股东无疑更喜欢前者。

大众,是一种姿态。小众,则是一种心态。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大伙儿看着办吧。

大众与小众》上有2条评论

  1. lvning_24

    初中看NBA之前,我也更喜欢看动物世界之类的!

  2. Me

    小众是一种心态,大众则是一种势态。个人观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