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夏天是用以追忆的味道

近来开车循环听的是一首Valder Fields。

发行在十一年前,也算是一首老歌了;不过轻松明快的节奏会让人在狭小的空间里、阴暗的天色下,依旧感受到夏日普照万物的阳光。

Valder Fields是何许之所在,不得而知,大抵只是Tamas Wells在缅北的雨林中遐想时脑海中的一个意象。然而正如歌词里杂乱无章地描述的那样,少年时候夏季漫长的白昼总是和无所事事的状态一起令人印象深刻。

模糊的记忆告诉我,似乎是初中的校园广播曾经反复地播放这首Valder Fields,夹杂在Westlife的Seasons in the sun和My love这样更“老”的歌曲当中,于是乎这样的曲目也就成为现在回忆当日时光影像时自动播放的BGM。

即便Valder Fields并不像电影《菊次郎的夏天》与《契克》那般清晰具象地描写往昔的经历,但是正如记忆本身是片段性的,有着模糊不定的细节,更多的是靠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来贯穿和支撑一样,当我回想年少时暑假时光,无论那是百无聊赖,或是忙碌于某件现在会嗤之以鼻的事情,大段的记忆总是浓缩在几个重要的画面中,画面里不变的是夏季特有的短袖、汗水、太阳光。当Valder Fields的旋律响起,颇为遥远的往昔画面就能够跳动起来,好似翻动的连环画,重新跃然于大脑的沟回之间。

这时,纵然乡郊公路上整修路面的工程车占据着半个车道无比嘈杂地在进行作业,已然堵塞的交通伴随加塞的车辆而状况百出,轻松的音乐依旧令我坐在车里保持着一种恬然的心境。有时也会淡淡地感叹一下时光荏苒,马路上的车子还能在红灯前停留片刻,走错路了大不了倒车或是开回头路,少年的夏天怎么就稍纵即逝地成为遥远的往昔呢?

For another one, I guess,
If department stores are best.
They said there would be delays,
And only temporary pay.

在下一个阳光明媚的天,记得找个草地上阴凉处,就地躺下——一整个下午——放空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