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春是否会再来——《阳光普照》

Categories 凿壁借光

叛逆少年阿和在辅育院期满行将复归社会之日,同伴齐唱《花·心》与之送别——

『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再开。』

阿和,最终成为这个充满了悲剧的故事中为数不多的结局看似与影片标题还算较为契合的一个角色。

不过,自从阿和在狱中得子、结婚,得知哥哥阿豪去世,再到出狱后与父亲和解,为家庭生计打两份工……他已不再是那个不受家庭待见又可以没心没肺的小痞子。不再为一个人而活,生命中有了『羁绊』。自那时起,阿和就更多地能够理解这个世界舞台运转幕后的沉重负荷。

菜头出狱,则已然成为全无羁绊的孤苦伶仃之人,内心燃烧着对社会的仇视,在人生道路上也并没有多少选择。菜头以一介反面人物的方式出现,酝酿并制造戏剧冲突,让观众咬牙切齿。然而影片并没有试图将他一黑到底,在细节的描绘上,显示出菜头内心或许也有片刻柔软。但他终究死了——死于另外一出悲剧的诞生。

阿和与阿豪的父亲阿文,终其一生是一名试图以『把握时间,掌握方向』座右铭来规范自己和儿子的驾校班教练。在『正道』上行驶了太久,终于在引以为傲的长子坠楼身亡之后,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拥有与失去。曾经他只承认一个儿子,后来他真的只有一个儿子。为了这个从前不被承认的儿子,阿和踩足了油门,从正道之途肇事冲下……在自述这段经历的时候,阿文是一个罪犯,但他身上某一部分的灵魂受到了救赎。

阳光少年阿豪,倍受关注的优秀学生,为人温柔可靠,学业奋发上进,俨然是未来可期的有为之人。却在一个毫无征兆的清晨,自楼顶纵身一跃,匆忙告别了这个世界。看似成长在关怀的阳光下,不料这过于明媚和煦的光照也能吞噬一个人。阿豪就成为了伪善世界的牺牲品,在通往高楼的途中难堪重负,选择以极端的方式来找寻容身的阴影。

『阳光普照』,一个原来人人口中用以形容阿豪的褒奖之词,谁曾想却是他想要逃离的可怖世界。

时间无法倒流。有些人(菜头)的家庭破碎了,一去不复返。阿和在另外一个破碎过的瓦砾里得到了重新开始的机会,这机会很宝贵——却也是建立在许多无法挽回的失去之上。或许,正是需要经历过失去,我们才能在他人那里成为(不完美却)更好的太阳。

这个星球46亿岁了,她绕着太阳转了46亿年,接受着恒星的光与热,孕育出自然生命与人类社会。她还将有几十亿年的寿命。在这几未来遥远的十亿年里,春夏秋冬四季更替,花开花落循环往复,阳光亦将日复一日地照耀在星球上空,自然也允许另一半时间的黑夜以及白日里出现片刻的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