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亨利花枝招展的文字世界

Categories 凿壁借光

总觉得自己在文学作品上的涉猎和理解过于贫瘠,于是也曾尝试着读过一些王尔德或是泰戈尔。我承认他们许多的词藻与意境颇美,也有一些诸如『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般令我大概永生难忘的句子(当然,翻译也很出彩),不过正如这寰宇间有着可谓异彩纷呈的万千总总,世人尽可于其中各取所需——欧·亨利那些短小却不时能爆炸出漫天彩带的文字对我的吸引力更大一些。

欧·亨利生于十九世纪中叶北卡罗莱纳的一个寻常家庭,经历了多种职业与人生起伏。这与王尔德或是泰戈尔生来富贵的境遇截然不同,想必也是他的作品内容贴近地气的解释。

置之于故事中细腻的叙述或描绘性文字不仅引入浮想联翩,同时也不禁猜测,这绝对是出自于一位富有生活阅历的人之手。对于作为读者的我来说,欧·亨利的文字富有生活的气息,同时又带着美国式语言生动的幽默戏谑,远比一些文字层面的艺术更易读易懂易感受。

无论是搬到德克萨斯砂石尘土间大段青年时期的生活,还是30岁之后接连遭遇了经营周刊失败、受盗用公款罪起诉、逃难洪都拉斯、妻子病逝以及监狱服刑等等挫折际遇,以及后来在纽约成为职业作家后收获名利却也失去了生活的节制导致健康状况下降,都给欧·亨利与他在短篇小说创作中的笔触打下了鲜明的烙印。结合他的生平和写作生涯,想象一个作家的创作过程,也是和阅读“欧·亨利式结局”同样有趣的事情。

他的死和未完作品《梦》纵令人唏嘘,也唤人联想。也许把这看作是一次“欧·亨利式结局”的创作,更符合世人对他的想象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