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切存在,荒诞虚无——《燃烧》

Categories 凿壁借光
《燃烧》剧照

李沧东的电影《燃烧》有令人感觉神奇的体验,题材略显悬疑的基调下,整个叙事整体上又显得波澜不惊,看完后却回味了许久。

人存于世的意义在于什么?

住在乡下的老房子里,没有正经工作,还得为官司缠的父亲奔走的穷困之人为着什么目的而活?

住在富人区,开着豪车,“时下里工作与玩已没有什么分别”的富庶之人又是为了什么目的而活?

申惠美则是夹在这之间处境的人,她有着贫穷到只身打零工还卡债的处境,同时也有着以表演哑剧、游历非洲等方式来寻找内心答案的举动。

跳脱Little Hunger,成为Great Hunger,纵情在地平线与天的交际,感叹落日夕阳的完结之美,不知觉流下泪水。坡州的黄昏,惠美在钟秀的老屋前放情舞蹈,为本片加入了一丝虚幻迷离的色彩。

对于青年李钟秀而言,接触到同样年轻的申惠美以来,日渐触碰到更加深刻而催人消沉的精神世界,更是难以捉摸在日照之下何谓真实。

惠美手里的橘子存在吗?她的猫呢?年少时家的附近确曾有一口惠美提及的井吗?突然出现的母亲是真实的吗?Ben烧过的塑料棚到底在哪儿?……

坎坷不顺的人生究竟如何左右?刚刚埋入内心深处代表着希望的火种凭何无端湮灭不见?人际间的物质与精神鸿沟为什么达到令人难以理解?虚幻和真实之间是否存在区别?

触碰过这一切之后,似乎眼前整个社会的轮廓都模糊了,就像日落之际天边的那一抹渐变色的夕阳,在壮阔的火红刚刚过去后不久就会陷入暗淡的沉寂。“如果能像最初就不存在那样消失掉就好了。”——惠美曾经这样评价过非洲草原所看到的夕阳景象。

夕阳是殆尽前的燃烧。少年时钟秀烧掉了母亲的衣物,Ben则自述喜欢周期性地焚烧塑料棚。人人都对燃烧有所期许,既期许于熊熊燃烧的过程,也期许于火焰吞噬一切的满足感。

那就燃烧吧,把一切美好的,丑恶的,真实的,或是虚幻的,统统付之一炬,焚毁殆尽,消失于天际,消失在内心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