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谧的诗句,清新的空气——读《飞鸟集》

夏天的飞鸟,飞到我的船前唱歌,又飞去了。

秋天的黄叶,它们没有什么可唱,只叹息一声,飞落在那里。

在炎炎夏日里读到《飞鸟集》中的这样一句诗句,竟对黄叶颇有些希冀,显得十分无知和粗鄙了。

书的装帧很精致,纸页亦很精美,不过更加清新明丽的是那短小却丰富的诗句。短诗的内容不外乎自然万物和人心思索,简单而跳跃,淡泊而深刻。默读,犹如打开一扇破旧城堡的天窗,新鲜的空气替代飘扬的灰尘,扑面而来,灌入你的鼻腔,清肃整个肺部。

瀑布歌唱道:“我得到了自由时便有了歌声了。”

多么浅显的道理,却被泰戈尔用如此生动有趣的方式描述于笔尖。如果瀑布真的是在歌唱,那必然是一首欢快嘹亮的歌曲,宣泄着满腔自由自在的愉悦。

每一首短诗都是一个故事,有着一样赅简的语句,有着厚实但无不雷同的内涵。它展示的是字句和韵律,也许还有一些意境;但它们最终在述说些什么,想必由阅者各自去想象,去理解,去填充。

露珠对湖水说道;“你是在荷叶下面的大露珠,我是在荷叶上面的较小的露珠。”

耐人寻味,细腻隽永。

据说泰戈尔的诗最初是由孟加拉语写就,韵律感很强,可惜在英文和汉文的译版中都无法体会。但是毫无疑问,同为文人的郑振铎所译的版本把原作中最柔美的意蕴贴切地转化为了汉字,将“生如夏花”的绚烂传达给了世人。

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