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卡托们的妥协

Categories 抱残守阙, 谈天说地

公元前的地理学者绘制地图的时候,想必他们中的大多数不会猜到后世的同僚们将遇到投影形式的困扰。这全然是因他们脚下的一方土地皆属一颗球形行星的表面,而非如同展开的莎草纸那般的平面。

无论是等距、等角或是等积,无论是圆柱投影还是圆锥投影,千百年来所有的地图投影都有所缺陷,这全然是为将一个三维的类球体降维至一个二维的平面来呈现的过程中无法回避地必然性地须丢弃一些事实的事实,而失真在哪处完全是一道选择题罢了。

这或许可以用来解释二维世界为何永远无法向上理解三维世界。

然而平面的地图应用面太广了,因而所有的妥协看上去都是必要的,甚至有意义的。人类一贯性地展现了他们的实用主义。追逐真知的道路上,能够意会,想来也不必处处都用真实作路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