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小祖咒和他沙哑、具象、跳跃、白话的摇滚

左小祖咒演唱会

慎思楼五楼某间宿舍的音频界曾经一度被两大公放势力控制,其中一个就是睡在上铺的吴baby,内容以左小祖咒的“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为代表。因此左小祖咒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宿舍内剩余的人类视为靡靡之噪音,没落着什么好。

此人给人留下的标签化印象是沙哑的嗓门、古怪的旋律、风骚的调调以及跳跃的歌词。这一度令我认为他唱歌是不是在录音棚里对着节奏和词稿随便瞎嚎两嗓子就算是成品了。但演唱会或者音乐节上他现场唱的——除了少数情况忘词之外——跟音频上唱的无甚区别,说明那些歌确实就是这么唱的……

李承鹏说左小祖咒的跑调是为了纪念这个不着调的时代,好像是有一点点这个意思。但是左小祖咒在紫金大剧院的演唱会上也调侃说别以为听左小祖咒的歌就觉得有内涵,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依旧穿着深色的外衣,拉碴的八字胡撇在嘴唇上,一只脚的皮鞋踩在舞台前方横躺的音箱中间。

从他那些具象地却又跳跃的白话歌词里,你能听出些许那种离奇的前半生经历、东村里自顾自嗨的创作以及《为无名山增高一米》那样的思维格调,所形成的产物在世人眼中,徜徉在艺术与装逼的广阔道路上没有定论,也就不足为奇。

此人时常游离于地下,碰一些不便细表的人,写一些不便细表的事,这都为他的摇滚与思想与艺术增添了内容,饱满了他的人物形象,因此左小祖咒才能是左小祖咒,而不仅仅只是奇怪的曲目。有时候你会觉得他是个妥协者,有时候又能听说他被查水表。

派头和谈吐都会向陌生人述说他是个半职业老流氓。

最后回到他的歌上来。刨去那一惊一乍的口音与唱腔,左小祖咒歌词所描述的东西——和若干摇滚以及大多数新民谣一样——既具象,也时而跳跃,供我们这些精神世界越来越无处寄托的闷骚和疯子细细把玩。目前听过的左小祖咒里最不喜欢的一句歌词是《忧伤的老板》开头的第一句,居然拿因果关系的逻辑来糊弄人,风格很不对。

谢谢路易,她让我很有动力去到另外一个省份去听一听左小祖咒;不谢吴baby,他让我想爬上去把他的音响扔下去正中阿伦的音响以便令其同归于尽。

左小祖咒和他沙哑、具象、跳跃、白话的摇滚》上有1条评论

  1. sasiky

    只能接受几首歌,最喜欢的是《当我离开你的时候》,和陈珊妮的现场版MV 非常有感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