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荆棘

Time Traveler's Wife, The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是我在豆瓣标注的第800部电影,大概我应该留下篇纪念。

尽管很早之前就对应着标题想象过内容,不过实际上从未看过原著,对导演和大多数演员也没有什么了解,完全是奔着瑞秋·麦克亚当斯而来。

很遗憾,故事中的男主人公——时间旅行者亨利——并不像我一贯脑补的那样有着对自身进行时光旅行的操作主动权。甚至在每次穿越之后都不得不接受衣不蔽体的尴尬。更可悲的是,即使频繁在时光内穿梭,亨利也无法干预并改变些什么(否则电影将变为《X战警》外传?)。这样的设定充分地给予了作者和编剧将故事填充为一部充斥着悲伤情调的理由。

时间旅行者亨利从5岁开始不停的经历着自己无法有效控制的时光穿梭,至死没有摸透其中的原因和规律,或许连自己也说不清是褔是祸。如果没有未来自己的穿越,如何得以与最值得心仪的女子产生交集(而且可以看着她一步一步长大),并最终走上相濡以沫的生活。但如果没有同样来自未来的穿越,又岂会让自己和最深爱的人一同遭受着惶恐与不安?

个中滋味,设身处地,五味杂陈。

亨利无法改变带走母亲生命的车祸,无法改变带走自己生命的枪击,但他却令6岁的克莱尔迷恋上自己,并不断出现在她成长的每一个阶段,为她带来等待之后的惊喜。当得知自己将在不久的将来撒手人寰之后,他为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带来能开出大奖的彩票,他不遗余力地找寻她最喜欢的房子,并且在为避免爱侣继续流产而结扎“之后”,最终又和克莱尔培育出结晶。时间旅行者无法对时光改变些什么,而对于她的妻子而言,却又真真切切地改变了许多。

或者电影跟原著都想表达一种超越于时光之上的爱情观。这样的情感更多地以克莱尔的角度,凄凉地表现给观众。无论时间走了多久,她都在等待着丈夫在下一秒出现,给她拥抱的惊喜。

时间正如荆棘。记忆中,《本杰明·巴顿奇事》也在“时间”和“爱情”上做文章。尽管时光的荆棘的形式有所差异,给人的悲怆感却几分相似。不过,或许克莱尔比《本杰明·巴顿奇事》中的凯罗琳更多一些大喜大悲,也多一份翘首的等候与期盼。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中出现最多的场景是克莱尔娘家宽阔而富有乔木的草地,大概这儿也是终亨利一生穿越而来次数最多的地方。在这里,亨利遇到了最年轻的克莱尔;也是在这里,亨利中弹倒地。但是我想说的是,电影中这片场景分外美丽,一年复一年的春夏秋冬有如隐约的跌宕,为这个别具匠心的故事增添了视觉色彩上的美丽。

电影末尾,就在晚秋的草地上,克莱尔和女儿再一次整理好亨利的行装和自己的心情,等待着他的下一次来临,那是在一片荆棘地行走时难得可以收获的短暂喜悦。

这时候方才发觉,(至少对我而言)原著名中更吸引眼球注意的是“时间旅行者”,电影更多地展示着亨利的与众不同,但这样一个偏正短语的中心词——以及作品本身——其实为我们奉上的是一位坚贞不渝的女性,那个始终相信未来依旧会有惊喜的克莱尔。

完。

 

另:关于在正常时间线里到底是亨利先认识克莱尔还是克莱尔先认识亨利的问题,果然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样无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