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历的一小步

Categories 抱残守阙

如果你注意到了的话,大英帝国1752年的历史上并没有今天。

实际上,大英帝国的1752年日历上缺少了9月3日至9月13日整整十一天。

那是因为在那一年的9月,英国及其殖民地(包括北美十三个殖民地)在历法上转而采用格里历,以替代已沿用千余年的儒略历。

格里历亦被称为额我略历,是1582年时任天主教教皇额我略十三世在意大利医生、天文学家里利乌斯等人的倡议下,颁布教令进行历法改革中开始使用的。

格里历沿用了儒略历的纪年,但特别规定所有的世纪年,若非能被400整除,都不再设置闰日。例如,如果按照儒略历,1900年的年份数字能被4整除,算是闰年,应当有2月29日这一天;但是在格里历里,这一天就被取消了。

之所以改革,是由于当时的教会每年都须按教义所说的方法计算并规定当年复活节的日期——春分月圆过后的首个星期日。可是人们渐渐发现,按现行历法得出的春分日与实际春分的间隔越来越大。这可直接影响到复活节如此对教会意义重大的日期的定义,意义非同小可。教皇和教会于是乎在专业人士的协助下发布了『新版历法』。

误差实际上源自于人类历法中一年的平均长度与地球公转回归年长度之间的差异。我们现在知道,一个回归年的时间长度大约是365.242199074日,一个春分回归年的长度则大约是365.24237日。格里历的历年平均长度是365.2425日,比儒略历的365.25日更接近自然运转的数字。换个说法,格里历将儒略历每128年就将误差一日的情况,优化为了每3300年左右才误差一日。

于是,额我略十三世规定,1582年的10月4日过后,即跳过10天直接到10月15日,以弥补多年以来形成的误差。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波兰等地虔诚的天主教国家第一时间响应了教皇的号召,采用改革后的历法。法兰西、瑞士以及其他一些地区的天主教国家则在当年稍晚时间或是一两年内进行了效仿。

当然了,这是在统治阶层的层面。据说有许多民众反对这一改革,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担心地主会据此来多收取10天的地租……

当时的欧洲新教国家基本没有理会天主教会的号召,显然主要是政治上的排斥性无视行为。但这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毕竟历法更贴近自然才能实用。

新教国家普遍在18世纪才跟上步调。当崇尚科学的大英帝国终于采纳格里历的1752年9月,误差已经达到了11天。

信访东正教的俄罗斯、希腊,以及伊斯兰国家土耳其则要到20世纪才进行这项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