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碎片》,开篇即结局

Categories 凿壁借光
a still from Memento
《记忆碎片》剧照

《记忆碎片》的观众只需要将所有叙事片断倒过来,重新穿插;但是对于Lenny来说,他的处境却是每隔十分钟,他那受损的大脑就会将他最新鲜的短期期记忆全部打包清除。

故事伊始,就有个可怜鬼被爆了头,血溅了一地,还有墙面。这场景被固定在了一张相片上。宝丽来相纸被摇啊摇的,图像竟然消失了……刚开始的长镜头大概就是想说明这个电影一定程度上就是要倒着看的。

纹身、纸条、照片,这是Lenny为自己打造的“严谨且有系统”的方法,这一切所指向的目的是找到一个John(or James )·G____,之后向他复仇。

二十分钟下来,观众是一头雾水的,但是克里斯托弗·诺兰和他的剧本显然是想好了故意要这么干的。

还有一个纹在手背近虎口位置,总被提及,在黑白镜头下出现的Sammy——另一个患上短期失忆症的家伙。这个名字被一次次提及,穿插在Lenny这个保险公司侦探的故事中,既作为Lenny对自己病症状况理解的补充,也在试图让人知道Lenny保留了那些未经历顽疾之前所拥有的记忆。并且这与Lenny复仇动机的存在是一致的。

诺兰安排了一个Sammy害死妻子后被安排在疗养院的镜头,在不经意的一瞬,坐着的Sammy变成Lenny。这个把戏让人想起搏击俱乐部里头的一帧小彩蛋。

当一个人失去完整的记忆能力——准确讲他还会将存在的记忆与失去的记忆混淆杂糅时,即便创造出一种自认为“严谨且有系统”的手段,在世事的玩弄以及他人正常的人类生理机能面前终归是徒劳无力的。因此在记得与忘却的转瞬,悲哀的Lenny在复仇这项目标的驱动下被Teddy或者还有其他人所利用。当经历了无数次失忆再重新理解的反复循环后,Lenny发现已在他为自己搭建的惯性记忆与复仇大计中迷失,甚至于被他人牵着鼻子走。这已是影片末所发生的剧情,但在叙事上,这发生在时间线的前段。

于是Lenny决定利用自己的缺陷来弥补错误,“相信即使闭上眼睛,世界仍然存在”,并了结利用他来牟利的Teddy——另一个John·G____。他最终做到了——也就是片头发生的事情——用的是片尾在愤怒中给自己留下的线索“fact 6”。片尾与片头即是整个碎片的始终,拼图的两端。

他点火烧掉了杀Jimmy以及另外一张看似在庆祝复仇成功的相片,但在爆了Teddy的头之后,他拍下这一幕。在完成一场救赎式的复仇后,Lenny终于有了一张能够告知自己大业已成的凭证。

I Have Done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